中華民國91年9月16日 星期一
 

文 ◎ 古蒙仁 圖 ◎ 江正一
來去峇里島

 恍然之間,那張小床儼然就是個祭壇,我們以血肉之軀就是祭品,按摩女郎則成了女祭司,是唯一的主宰。我們提供素材,讓她們創作。天啊!我們正在參與一場宇宙的創世紀。
 四月下旬,帶領縣內的記者團赴峇里島參訪時,正好碰上當地的新年——也是一年當中最盛大的祭典。家家戶戶的門前都豎立著瘦瘦長長的竹竿,纖細的尾端繫著一串串的布條飾物,迎風漫天飛舞,那竹竿彷彿不勝負荷,紛紛垂掛下來,在風中輕輕地顫動。
 從交通要衢,到街頭巷尾,再到鄉野之間的巷陌,只要是道路的兩旁,都是這番景象。原本還算湛藍開闊的天空,給這些竹竿柔軟的身影一攪和,好像一群八爪魚在半空中飛舞。亂紛紛一團,天空頓時顯得花枝招展,熱鬧不堪。
 竹竿垂覆之處,往往就是峇里島人信仰的核心——一個個像鴿子籠一般大小的家廟,上面披掛著或黃或紅的綢布,一個緊挨著一個,把原本就狹小的院子擠得更為局促,路上行走的婦女,人人頭上頂著一大盤堆得十分整齊的鮮花水果,成群結隊地前往附近的廟宇祭拜。
 這樣的畫面,並不是每個觀光客都看得到,卻是峇里島最美,也最令我感動的一面,怪不得導遊阿南正經八百地告訴我們,我們是最幸運的一群。因為來得正是時候,至於他們的新年,為什麼會選在這春夏之交的時節,與任何年曆的起始都沾不上一點邊,這點連見多識廣的阿南也答不出個所以然來。
 為了讓我們見識這個節日的傳統特色,阿南特別帶我們去參觀聖泉寺。所謂的聖泉,就是一處不斷有泉水冒出來的水塘,四周圍以圍牆,池水是靛藍色的,只有中央湧泉之處一片澄明剔透,泉水源源而出,據說——想當然爾,這泉水是青春不老之泉,也是長命百歲之泉。峇里島人因此在這兒建廟祭拜,香火之盛,冠於全島,儼然是島民的精神殿堂,信仰的核心。
 此言果然不假,因為絕大多數的峇里島人全擠到這兒來參拜了。男子著白衣白褲,成群列隊進到祭壇時神情一片肅穆,女子的衣著則顯得華麗斑斕,一片雍容富貴,她們將頭上頂的鮮花水果等祭品,在神壇前整齊地排列起來,然後神情嚴肅地靜待祭司的儀式,我在那一張張虔誠、肅穆的臉上,看到了他們未來一年的心願和希望。比起原先我們參觀過的那些海灘、溪流,或者美輪美奐的度假飯店,當然更真實,也更令人感動。
 除了頭上頂著祭品,盛裝前往廟宇朝拜的婦女,她們所流露的虔誠與美麗,吸引我的注意之外,峇里島上從事SPA的婦女,她們敬業的精神亦令我為之動容。峇里島的SPA之所以出名,即靠這些按摩女郎的一雙巧手一點一滴推拿出來的。幸好阿南一再向我推薦,使我排除了對這個行業一向抱持的偏見,姑且一試之後才發現其中的奧祕,否則便要與這峇里島的國粹失之交臂了。
 這些按摩女郎都不是以姿色取勝,相反地,她們大多是上了年紀的歐巴桑、黝黑瘦小,卻有一雙十分結實有力的手。她們顯然受過嚴格的訓練,包括人體的筋骨與肌肉的組織乃至解剖學等,否則對人體的結構不可能那麼熟悉,拿捏得那麼恰到好處。
總之,進到那小小的房間,上了那張小小的床,被SPA女郎從頭到腳,再從腳趾頭的每一條神經回到手指尖的每一個關節,都被那雙結實有力的雙手敲打過一遍,滿頭大汗,渾身骨頭好像都被拆散一般躺到漂著玫瑰花的小小浴缸裡,終於可以喘一口大氣,靜靜地躺在浴缸中療傷止痛,回復知覺。這就是所謂的峇里島玫瑰湯。
 大概是食髓知味吧,我在峇里島四個晚上,就洗了兩次SPA,因此有了比較的基礎,兩個按摩女郎都不致令人產生性幻想,卻具備了同樣的耐心與體貼,從頭到尾六十分鐘不講一句話,只是賣力幹活。十隻像鷹爪般的手指,在一陣摧枯拉朽之後,頃刻之間可以化為繞指柔,溫柔體貼。收放之間,宛如一闕交響樂,高低起伏,激昂跌宕,客人如我者乖乖地躺在小床上,只有逆來順受的份,何敢多置一詞?
 恍然之間,那張小床儼然就是個祭壇,我們以血肉之軀就是祭品,按摩女郎則成了女祭司,是唯一的主宰。我們提供素材,讓她們創作。天啊!我們正在參與一場宇宙的創世紀,我們的筋骨經過她們重新雕塑打造之後,彷彿一個個羽化成仙,昇華之後都進了峇里島的天堂。這些女祭司,這些女主宰,你能說她們不虔誠,不美麗嗎?
 當然,每個行業都有良莠不齊的現象,我們經歷的二次「純按摩」,並不代表峇里島上就沒有美眉擔綱的粉味SPA,否則如何應付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遊客?連老實的阿南都不只一次地暗示我們,要盡情一點的話,還可到卡拉OK去狂歡一下。不過都沒有人回應,他也就知難而退了。
 事實上經歷了九八年的東南亞金融風暴之後,身處風暴核心的印尼貨幣,曾貶到慘不忍睹的地步,直到今天它的幣值只有新台幣的二百五十分之一,嚴重打擊到印尼的經濟發展,連海角樂園的峇里島的觀光業都受到重創,迄今元氣未恢復。
 觀光客銳減,直接影響到飯店業的經營,峇里島最引以為傲的休閒度假飯店如今十室九空,門可羅雀,尤以非假日期間最為嚴重。我所投宿的RAMADA飯店,是國際著名的五星級連鎖店。傳統的印尼式木造大廳巍然聳立,二百多間寬敞的客房掩映在中庭蓊鬱的綠蔭之間,不難想見全盛時期燈火通明,高朋滿座的盛況。如今人去樓空,遊客卻步,白天時還有工人在庭園修剪花木,晚上只剩下幾盞孤燈,映照著冷清清的迴廊,備增淒涼。晚上我到中庭的游泳池游泳,池畔燈光昏暗,周遭的客房一片漆黑,我獨自在設計得十分精巧的池中游泳,雖是悶熱的初夏夜晚,仍感到池水之中一股冷冽的寒意。
 在這股初夏的寒流中,幸好有台灣旅遊團這股暖流的挹注,才勉強撐起峇里島旅遊業的門面。業者打著低價促銷的策略,從台北飛往峇里島的班機班班客滿,各旅遊景點看到的都是台灣人的身影,百貨公司、超級市場裡開價喊價的都是熟悉的台語口音。台幣一元兌換二百五十盧比的優勢匯率,使得台灣人出手絕不手軟,到處都可聽到「換算成台幣,不過幾百元罷了」的聲調,此起彼落,掩蓋了周遭嘈雜的聲浪。
 最精采的,莫過於離別前夕在「愛之船」上的離別晚宴了,好幾個台灣旅遊團不約而同地上了這艘大型遊艇。遊艇在黃昏時駛離碼頭,沐浴著灌滿海風的夕照,每個人略顯疲累的臉上都閃耀著夕陽的餘暉,每一張興奮的臉龐上都清清楚楚地寫著:「我是台灣人」。在船艙裡,在甲板上,到處都充滿著台灣話的腔調。
 晚宴結束,大多數的遊客都湧向甲板吹海風、看月亮。
一支當地樂團適時地吹奏起輕音樂來助興,台灣旅客點了幾首台灣民謠之後,獲得了熱烈的回響,不知怎麼突然變成了「台語歌曲大車拚」的場面,不同的旅行團之間互相叫陣,一曲接著一曲,大家的手掌都拍痛了,聲音都唱啞了。最後索性跳起舞來,各方較勁的意味更濃,吸引其他各國的旅客都來圍觀,在現場氣氛的帶動之下,他們也跟著手舞足蹈起來,全船的旅客渾然融為一體。
 那晚的月亮又圓又大,像一片飽滿碩大的銀盤,高懸天際,照得海面上一片銀白。哦!我太久太久不曾看過這般圓潤剔透、冰清玉潔的明月了,在熱帶海風陣陣吹拂之下,在波浪規律起伏搖擺之間,我幾疑置身夢境,似真似幻,渾身也透明如風,迎著月光四處飛翔……峇里島當然還有其他的觀光景點和海灘活動,像拖曳傘、香蕉船、浮潛、水上摩托車、泛舟等等,吸引著年輕人競相投入。或許是年齡或心境使然吧!我對這種冒險性的活動已不太熱中,倒是對沿途的鄉野風光充滿了嚮往。
 那些梯田、溪谷、橋梁、海灣、廟宇,處處流露著這座島嶼特殊的魅力,縱目遠眺,馳騁心田,心領神會,都是一種不可名狀的美感經驗。即使足不出戶,坐在飯店陽台的躺椅上安靜地閱讀,心靈上都能獲得極大的喜悅和滿足。
 一如東南亞其他的熱帶島嶼,峇里島所刻意營造的熱帶旅遊風情,確實能吸引都會型的上班人口,成為紓解壓力、放鬆自我的一帖良方。我所帶領的記者團在歷經五天四夜的密集參訪行程之後,絲毫不見疲態,他們是一群大孩子,盡情的放鬆之後,我終於看見了他們平常跑新聞時不易碰觸到的赤子之心,那麼質樸、善良、頑皮而且可愛,事實上,出國對我而言,只是換了一種飛翔的交通工具,我在國內並沒有特別明顯的感受。愈是置身國外,我愈習慣於內省,藉著外物的反射來探索內心的世界,峇里島之行再一次印證了我中年之後心情的轉變,而那一株株修長、柔軟,且繫著布條飾物的竹竿,當它們在風中輕輕搖曳時,正是開啟我這趟心靈之旅的神祕鑰匙啊! ●


(9/16)

Maintained by ching
自由生活藝文網提供重點藝文訊息,並保留近日文章,以方便網友參考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來去峇里島
〈四方集〉
人人都是恐怖分子
《文學有料町11》以寫作為職志
《愚人騃語》
競爭未必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