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報社簡介 自由廣場 專題報導 評論 社論 今日新聞
「開放OBU貸款大陸台商對台灣經濟及產業的衝擊」座談會(91/8/26)  

OBU放款台商 吞噬台灣資金


主持人:台灣北社財經組召集人 徐福棟

與談人: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 吳榮義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楊雅惠
    
高雄市財政局局長 林向愷
    
中小企業協會理事長 戴勝通
    
北社社員德鷹公司董事長 謝赫民

主辦單位:台灣北社

記錄:記者李靚慧、朱漢崙、陳梅英

  我們了解,如果開放OBU貸款給台商,台灣資金的失血情形將更為嚴重,台灣的血也會一點一點地被抽乾,特別是今日各位舉出的例子,都讓我覺得非常震驚與難過,開放OBU貸款之後,也將使現有的問題更加嚴重。

  事實上,許多人口中的「兩岸」,都只看到了台灣與中國,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將「兩岸」視為「太平洋兩岸」,把視野擴大? 由於我們認為,目前開放OBU貸款的時機不妥,這項政策必須暫停,至少,政府必須先整頓台灣的金融,等到台灣金融問題解決後,再進行進一步地開放,同時也須有條件地開放,例如以台商的表現為開放幅度的依據。

  為了向財政部表達對此政策的意見,台灣北社目前正在草擬一份提案,建議財政部暫停實施此項政策,這項提案預計可在週一(二十六日)完成。如果北社成員沒有意見,隨後就會送達財政部,表達我們對這項政策的意見。

  佈局全球 視野不能侷限兩岸

  中經院研究員楊雅惠:

  目前各界對於開放OBU對台商放款有些正反兩面的看法,贊成的理由包括台灣的銀行若是要成為亞洲資產管理中心,OBU是重要工具;另外,既然OBU只對境內外國人放款,與DBU(外匯指定銀行)之間存有界線,等於是一道防火牆;第三個普遍的看法是,認為錢進大陸原本是一個事實,開放後若能化暗為明,反而有利掌握台商在當地投資的情況與資料的蒐集。

  反對的意見首先為台灣的銀行逾放、呆帳居高不下,與錢進大陸、債留台灣難脫干係。目前台灣金融危機一觸即發,尚須籌資挹注金融重建基金整頓金融,開放OBU放款大陸台商後,台灣金融問題恐將加劇。

  另外,財政部雖然認為大陸資產可以作為貸款抵押,但實際上的問題是,目前台商即使以台灣資產作為抵押,銀行追討就已經很困難,更何況要追討到大陸去。

  第三個反對的理由認為金融檢查恐將難以執行。照規定,財政部有權執行金檢,但是中國大陸是否願意配合,答案不說自明。 雖然也有人說,可以拿他們人民幣的錢借給台商,不過,目前依大陸的規定,外資銀行至少兩年後才能承做人民幣業務,同時有三點二比一的比例上的限制,也就是說對當地企業放款三點二億元才能承做一億元的人民幣業務。

  事實上,兩岸在WTO架構下,因應國際化潮流,開放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但是要如何做,有幾點是值得現在思考的:

  第一,財政部開放後有無相關配套措施,如金檢問題如何克服?債權何以確保?。

  第二,OBU與DBU之間防火牆機制是否堅固。如果防火牆很穩固,則以外國人的錢借給台商沒有問題,不過如果台商所賺的錢只放在OBU,並沒有匯回本國銀行,這應該也不是政策本意。

  台灣一直希望能成為亞太金融資產中心或現在所謂資金調度中心,但是台商與企業的視野不能太短視,只看到台灣與大陸,應該著眼的是全球佈局。

  我認為當一個政策制定者,應該客觀分析正反兩面原因,完全不開放也有壓力,但重點是,若要開放,相關配套措施能否完善。

  主持人:OBU放款防火牆問題的確很重要,而OBU不只對中國大陸開放,也應該放眼全球的觀點很值得鼓勵,我們的野心不能只是放在海峽兩岸,能否跨到太平洋彼岸更值得努力。

  資金回流 無助減緩高失業率

  高雄市財政局長林向愷:

  我與吳院長及戴理事長在經發會中,都參與了兩岸組的討論,我認為財經部門目前的政策,在積極開放之餘,無論是OBU或其他,都無法有效管理,導致債留台灣的現象,因此我認為在「有效管理」方面,目前是較為忽略的部分。

  我想以一個例子,來說明企業紛紛出走大陸的影響

  根據統計,去年高雄市家戶可支配所得成長率,高居全台灣各縣市的第三名,不過,今年高雄市原定的個人綜合所得稅稅收,卻較往年減少,營所稅更少了五十億元。分析其中的原因,雖然高雄市失業率高、股市表現不佳,但家戶可支配所得卻仍然成長,顯然失業等因素不是主因,許多南部民眾離開台灣至大陸工作,才是關鍵。

  台灣人至大陸發展的主要問題,在於與台灣就此脫節。近來我觀察許多中小企業的貸款,發現許多企業主其實早已舉家搬遷,並且以台灣的房地產抵押借款,如果到大陸後做得好就罷,一旦個人經營出問題,就出現債留台灣的現象。

  赴大陸發展的人,又以管理階層的比率最高,導致留在台灣的多為低技術、中高年齡、生產力偏低的層級,由於其個人所得偏低,導致國家稅收減少,但政府支出並未減少的現象,要維持政府的正常功能,其實極為困難。

  財政部的功能,主要就在於「金融」與「稅制」,其中金融講很多、稅制談很少。許多人認為開放OBU放款台商是要求資金回流,但資金回流之後也沒有進到國內,也沒能在國內生根投資,實際功能又如何?

  近來我們進行了一項研究,發現只要區域投資對中國的比重愈高,當地的失業率也就更加嚴重,呈現正相關的結果。因此,即使透過OBU制度,使資金得以回流,但回流的資金也無助於解決當地失業率攀升、人才外流等問題。

  台灣最基本的,應該問國家的競爭力在哪裡?最基本的,應是政府的軟硬體建設、稅制的簡化、基礎設施,這些都不談,只在談資金回流問題,就是本末倒置。

  台灣要讓台商及外商願意投資,投資環境必須改造,這是財經部門應該做的。現在進行一些投資申請,還須經過繁雜的程序,稅制也沒有簡化,基礎設施又沒做好,政府做不好又讓企業外移,外移後又無法有效管理,結果失血愈來愈多。

  以高雄的例子為例,外移的人數這麼多,其中管理人才、科技人才、中小企業都是台灣經濟發展的動力,如果都一一流失,台灣的競爭力也將跟著流失。

  至於OBU的問題,只是企業出走大陸的大問題中,一個技術性的小問題,重點在於政府如何簡化稅制、加強基礎建設、改造台灣的經營環境,以提升廠商的投資意願。

  另一方面,國家發展策略不明,原本設置OBU是為了做亞太金融中心,但銀行只想至大陸開設分行、拓展市場。但是國內的金融問題就已經如此複雜,若再考慮到兩岸政治問題,防火牆勢必得建得更高更厚,但事實上,大企業籌資管道眾多,用不到OBU,小企業也不必用,因此對台商有何幫助,我還抱持質疑態度。

  尤其其中衍生的問題,在於政策不斷的開放,卻未能進行有效的管理。

  我就發現,許多出走的台商,利用台灣的不動產向銀行抵押貸款,然後全家搬遷大陸,住址填寫在廈門,銀行仍然給予貸款,如果經營得好,因為舉家搬遷,錢也不會回來。

  目前銀行不良債權攀升,高達一兆多元,其中七千億元為不動產,這些龐大的不動產,若由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處理,打三折計算的話,國內不動產市場勢必受到打擊,最大的副作用,自然就是衝擊台灣經濟。

  我想,這個問題應該比OBU更嚴重,因為OBU還有防火牆,但企業出走,國家稅收大幅縮水,未來政府稅收減少,又該如何因應?應該回頭想想,如何讓台灣的經濟競爭力提升,而不是讓企業出走更方便。

  政策錯誤 加速台灣經濟崩潰

  中小企業協會理事長戴勝通:

  政府開放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對大陸台商放款,說是符合國際化與自由化潮流,但政府忽略了目前台商一窩蜂往大陸投資這種「逃難式」國際化,將造成台灣更大的傷害。

  何謂逃難式國際化?就是碰到問題不思升級,只想儘快往大陸跑。

  事實上,從以前的傳統產業到現在的高科技產業,台灣一直飽受這種「逃難式」國際化傷害。這種國際化只是把台灣的產業連根拔起搬到大陸去,而政府的開放OBU對大陸台商放款更將助長產業外移,對台灣衝擊更深。

  我並非不贊成OBU放款給海外台商,倘若台商的投資真的是基於全球化、國際化考量,能夠與國內產業產生良性互動,這種放款業務值得做;但目前台商赴大陸投資則並非如此。

  我也要說,當初經發會對兩岸經貿政策做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的決議,但目前政府在管理面卻出現錯亂;我要提醒政府,應該是管理面要加強,而不是只談開放。

  政府與其開放OBU對大陸台商放款,不如思考如何讓還留在台灣的中小企業得到更多資金發展。

  事實上,中小企業所能貸得的資金不斷減少,從去年六月的三兆元縮減到今年六月的二兆八千億元,但同一時期公營事業所貸得的資金仍有二十%成長率。

  政府要知道,錢都是老百姓的,不是國外的,倘若一味拿錢挹注大陸台商,替當地製造就業機會、幫忙賺外匯,對台灣人民而言並不公平。

  政府也必須要有所體認,就是在大陸的政治干預下,兩岸的金融往來不可能做到真正的自由化。例如台灣的銀行在大陸當地不能吸收人民幣存款,因此政府將自由化、國際化的政策思維套到兩岸經貿政策,根本行不通。讓台灣的銀行對大陸台商放款,只是從台灣拿更多的錢出去,等於是鼓勵台商外移。

  我也要提醒政府,要使OBU發揮資金回流功能,幾乎是不可能,因為生意人的心永遠比其現有資金大兩倍,有了盈餘只會想繼續擴充,而且產業到哪裡,資金就會跟到哪裡。

  目前OBU的資產總額有五百億美元,雖然財政部聲稱只開放三十%對大陸台商放款,但未來比率肯定會繼續增加,我只怕在兩年內,至少會有四百億美元因此流到大陸。

  但這些資金流入大陸最後幫的不見得是台商,反而是大陸當地人。

  我的大陸台商會長朋友告訴我,目前大陸約有四十萬的台商服務業,但在中共的法令限制下,這些台商還必須以別人的名義開設,也因此常發生合夥人反而吃掉台商公司的情事,最離譜的就是台商在大陸包的二奶到頭來吃下台商的公司,把台商掃地出門,這些台商因此變成無業遊民。政府花出去的資金等於是養了大陸人。

  我最憂心的是政策的錯誤,因為如此將造成台灣經濟更大的崩潰,所謂國際化、自由化的觀念,政府不能誤用,否則只會加速吸乾台灣的動能。

  開放非鼓勵 管理機制應完備

  台經院院長吳榮義:

  我認為不能鼓勵台商外移,是今日我們關注的重點

  雖然經發會當初完成「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的共識,但是開放不是鼓勵,管理問題更是關鍵。在談論OBU對大陸台商放款將造成哪些衝擊前,應先了解何謂OBU?

  事實上,所謂OBU本質上應該是outside to outside,即主要業務就是向外國人收款,向外國人放款,設置目的為金融機構的國際化。OBU享有許多優惠,包括不必提存款準備金,又不須繳營所稅、營業稅等。同時不需要對第三者提供資料。

  就目前台灣金融狀況而論,台灣的金融機構,呆帳、逾放問題已經很嚴重,台商債留台灣、錢進大陸的情況也屢見不鮮,若台商不賺錢,往後這樣的情況會不會更加惡化,令人憂心。

  事實上,台商在當地做生意,為當地創造那麼多就業機會,在當地借款應該不成問題,若能因此賺了錢,又把錢拿回來這樣才厲害,沒有說在母國借錢,還把債留在母國的,這是比較大的問題。

  台灣的銀行對於企業投資大陸仍持續給予融資,又加上開放OBU對台商企業放款,若林局長的觀察屬實,台商賺了錢也不想回來,賠了錢就讓債留台灣,那麼台灣是穩輸不贏的。

  一般上市櫃公司在台灣還有生產基地,政府也還有管道可以監督,問題不大。但一些中小企業尤其是傳統公司,無視於中國的投資風險一窩蜂跑去,若資金取得也不難,反而就不容易升級再轉型。

  原本OBU放款予台商的用意,是照顧當地台商建立資金回流機制,但是若有台商存有上述心態,攜家帶眷並剪斷台灣一切事業的臍帶,那麼這樣的邏輯便不存在,財政部也應該要好好思考,是否有必要對這些台商放款。

  楊雅惠:雖然亞太金融管理中心、資金調度中心用意良善,但是做法不應該本末倒置。無論成立任何金融中心的思想,應該都是為了幫助台灣產業的發展,如果只是為了熱錢流進流出就沒有意義。

  台灣企業也應該要有野心發展成跨國性的企業,觸角延伸到全世界各地,金融業一味的開放,就像鄰近的東南亞國家最後還是釀成金融風暴。

  因此,我的看法還是認為,無論做任何開放,都應該做各種客觀的分析,不必為開放而開放。

  而企業現在一窩蜂往大陸去,其實也沒有必要,以香港為例,回歸前幾年,產業出走、資金外流情況相當嚴重,許多人都以為當時不走,就來不及了。但最近一兩年看來,當初留下來的人反而都有很好的發展機會,可見的重要的是如何找機會,而不是一味往外走。

  現在台灣金融危機一觸即發,政府積極籌資募集金融重建基金來解決,開放OBU放款台商後,逾放情況是否更為嚴重?政府不能不察。這不只是台商錢有沒有匯回來的問題,而是整個金融機構都將受到影響。

  雖然以大環境來看,開放是時間上的問題,但是在相關措施都尚未準備好之前,我認為應該先暫緩開放,待技術性問題克服後,再審慎評估。

  吳榮義:事實上,若是在WTO架構下,雙方秉持互惠原則,那麼開放OBU不是那麼嚴重的問題。只是中國會不會照規矩來?這是很大的一個問題。生意人不能沒有風險意識,以為在國際架構保護下,就沒有問題。

  防火牆機制 碰到台商就失靈

  台灣北社社員德鷹公司董事長謝赫民:

  根據我的經驗,在開放政策下,任何所謂的「防火牆」機制,只要一碰到台商就失靈,特別是目前大陸的台商普遍都有「錢進大陸、債留台灣」的心態,這已成了他們的共同語言,因為大陸台商都認為,「債留台灣比較好疏通,不會殺頭」,但事實上,台商拿去大陸的錢很多是用在對當地官員的交際費,真正成功發展的沒有多少個。

  我認為最不公平的是,這些債留台灣的企業家,就是有管道向銀行拚命挖大錢到大陸去,而且擔保品也不足,反而小老百姓向銀行貸款,卻被嚴格要求百分之百提出擔保品。

  事實上,商人到大陸做生意,真有本事應在大陸募資,但台商的潛在認知卻是認為在台灣比較好拿錢出去,因此拚命拿。加上台灣商人不像以色列商人,政府開放OBU對大陸台商放款,以為有防火牆機制就萬無一失,但不知道只要是碰上台商就會失靈。

  台商從台灣拿去投資大陸的錢已經夠多了,目前台商在大陸的投資總額已差不多是一年半的國家總預算,而且錢進大陸、債留台灣問題已經很嚴重,現在政府又再開放OBU放款給大陸台商,使他們又多出一個拿錢的管道。根據我的觀察,大陸台商的國家觀念及危機意識都很薄弱,只是漫無止境地把錢送出去,卻不回來。

  據我了解,財政部決定開放OBU對大陸台商放款的背後是被一股勢力主導,除了大陸台商之外,還透過立法委員施壓。然而台灣目前的金融壞帳問題已經很嚴重了,又無法追討當地的擔保品,銀行對國內的擔保品尚可處分、查封,但對大陸的擔保品根本不可能,也不能對此打官司。

  我建議行文財政部暫緩開放OBU對大陸台商放款,畢竟此時開放時間不妥,一方面政府稅收不好,另一方面國民黨政府遺留至今的銀行爛帳一堆都還未清除,連新政府都無法妥善處理此燙手山芋,台灣這顆蘋果已經爛了一半,只怕再漫無止境地開放下去會越來越爛。

  財政部至少應該先整頓好國內金融,再視台商資金回流表現,決定是否開放貸款。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