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報社簡介 自由廣場 專題報導 評論 社論 今日新聞
「台灣加入聯合國是不可被剝奪的權利!」圓桌談話會(91/8/31)

主辦單位:台灣北社、自由時報
主持人:台灣北社社長 吳樹民

與談人:
.前白宮經貿顧問、北社財經組召集人 徐福棟
.總統府國策顧問、前國防部副部長 陳必照
.外交部研究設計委員會主委 劉復國
.立法委員 周清玉
.台綜院戰略與國際事務研究所研究員 廖宏祥
.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 廖福特
.台灣北社社員、國際事務組 郭義彥
.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台灣北社社員 陳隆志(出國,以書面提出)
記錄:記者羅添斌、田世昊、施曉光、陳鈺婷

加入聯合國 台灣權利不可被剝奪

主持人吳樹民:

 過去在參與推動包括世台會等活動時,政府與民間立場上並不一致,然而在對世界衛生組織等活動時,官民可以攜手合作,前後已經有所改變,但對於我國推動加入聯合國議題,國內共識則需要政府來推動,但目前卻看不到這一點,民進黨與執政當局也未有效凝聚共識,這是一個相當大的危機。

 這種情形若持續下去,人們的熱情將會逐漸消退,執政的民進黨及政府對此應該要反省檢討,因為民間及政府若是各走各的路,不是好現象,民間也會有挫折感。

 我國要在國際上獲得肯定,是一條長久的路,政府花一分力,絕對比民間出十分力,成效上還來得好,希望國人對此要有了解,更希望政府有此體認。 

今年我用中華民國(台灣)叩關

劉復國(外交部研設會主委):

 台灣加入聯合國確是不可被剝奪的權利,為推動台灣加入聯合國,外交部由次長高英茂組成專案小組因應。

 國內推動加入聯合國已十年,每年我們都在思考,究竟還有何努力的空間。

 今年外交部推動加入聯合國的工作內容,部分與往年雷同,但也有一些特別的地方。

 在新政府執政進入第二階段,我們結合國際關係與國際法學學者意見,在策略上提出新的訴求,也就是強調,一九七一年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案,當時只解決中國代表權的問題,並未決定台灣代表權問題,至於台灣是否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也未被決定。

 台灣加入聯合國需要長久努力,每年我們都會根據新的議題與實務操作經驗找到新的方向,今年最特別的是,用中華民國(台灣),這種強調台灣主體性的名稱申請,並透過友邦提案,不管政治現實如何,聯合國確實沒有照顧到台灣人民權利。

 政府思考加入聯合國的策略,首先要考慮國內共識的整合,其次是兩岸關係,再者是國際情勢。我們不希望推動台灣加入聯合國,演變成台灣對中國的挑釁,因此今年我們以穩定、低調方式持續推動;在國際情勢方面,我們希望台灣加入聯合國的說帖或論述,能讓國際友人接受。

 除了藉由友邦提案,由於去年聯合國大會中反對我加入聯合國的發言多了很多,因此今年我們希望能透過外交努力,讓無邦交,但對我友好的國家,可以透過另一種方式支持我們,至少不要發言反對,這些努力將可在二週內見到成績。

 除了場內透過友邦提案,場外將透過文宣,配合非政府組織與民間團體力量,發起「台灣禮敬」活動,希望在聯合國大會開會時,以較軟性、自發性方式,讓國際媒體與各國外交代表瞭解,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的權利應該被重視。

 或許我們常認為,台灣推動加入聯合國已相當努力,事實上,其他國家推動加入國際組織的運動,不只是自己人參與,也常將運動推動成「國際性」活動,未來我們可思考結合國際友人力量。

 我必須強調,就政策面,政府站在第一線工作,一定要考慮到務實面,在推動加入國際組織時,需要更謹慎,不希望因此在國際社會上產生不良後果,雖然要往前衝,還是要顧及我們的最大利益。

以弱戰強 可採不對稱戰術

廖宏祥(台灣綜合研究院戰略與國際事務研究所研究員):

 台灣加入聯合國是不可被剝奪的權利,這是相當具道德正當性的觀點,而我要以戰略觀點解讀。

 外交部過去幾年的方法是透過友邦提案,今年的說帖似乎略有進步,也就是以二七五八號決議案未提及台灣地位,稱中華民國(台灣)有權加入聯合國,同時也不再要求設立委員會研議,然而今年仍委由友邦提案,除耗費不必要的外交資源,似乎也隱藏我政府劃地自限,不敢正大光明正式申請加入聯合國的心態。

 中國大台灣小,要以小搏大、以弱戰強,就必須採行「不對稱戰術」,我與北京的外交戰,不宜正面決戰,應採虛實交錯、各個擊破的靈活突擊戰術,台灣加入聯合國可為虛,亦可為實,端看決策者戰略運用藝術。

 外交部既然已將推動高層互訪列為首要目標,因此現階段大張旗鼓、堂而皇之的正式申請加入聯合國,將加入聯合國當作虛的戰術運用,應可達到混淆、欺敵的效果,是符合我國家利益的戰術。

 既然我國採行外交攻勢,外交戰略更應系統化,不侷限於偶發性與分散性的出招。

 過去兩年,外交部工作重點為少數非政府組織(NGO),容易讓北京防禦,因此我們應該對世界上所有的國際政府組織(IGO)作系統分析與評估,一次挑選多個目標加入,北京勢必窮於應付,並給予我們可趁之機。

 另外,雖然在座各位一再提到魄力、馬拉松等觀念,但外交部現在的做法與心態仍相當保守官僚,既然要採取外交突擊戰,政府可以組成幾個游擊隊,甚至納入外界力量與資源一同努力。

主權獨立 加入理直氣壯

陳必照(總統府國策顧問、前國防部副部長):

 台灣有權利加入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原本就是相當理直氣壯,不需要討論的問題,從國際化的觀點或國際政治的觀點,台灣早就應該加入聯合國。

 全民與政府資源的投入後,大家還是希望可以看到成效,否則對民心士氣不利,基於這個考量,我認為政府必須以列表方式,嚴肅面對其他外交空間的可能性,而不是只有把目標放在聯合國,其實還有其他國際組織可以加入。

 外交部有必要考慮推動加入其他的國際性政府組織(IGO),例如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銀行成立之初,當時緬甸、印度都還不是主權獨立國家(state),但仍以不具主權象徵意義的名義country成功加入。

 台灣任何的動作,對中國而言都是挑戰,絕對會反對到底,但對其他第三國家而言,雖然很難直接承認台灣,卻可以告訴中國,「從我們的觀點,台灣的確符合country的形態」。

「智障思維」 別再自廢武功

徐福棟(前白宮經貿顧問、台灣北社財經組召集人):

 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最大問題,就是台灣人民長期以來缺乏尊嚴與信心,國內應該要排除一種「智障型」的思維及行為,因為不論從歷史、國際法、人道以及聯合國憲章的觀點來看,台灣絕對有權利加入聯合國。

 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文早已經說明一切,蔣介石政權早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今天我們如果說要「重返」聯合國,就是自己在剝奪加入聯合國的權利。

 當我們向國際社會說「我們」有權利參與聯合國的時候,國際人士會問「你們」是誰?是「中華台北」?「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如果用錯了名字,就會讓別人納悶我們到底在想什麼?做什麼?是不是有點「智障」?

 台灣應該正名國際,堂堂正正,有信心地走到國外,國際上大都認為我們叫做「台灣」,無論你再怎麼解釋「中華民國」,別人還是搞不清楚。

一邊一國 正宜建立共識

周清玉(立法委員):

 要加入聯合國,國人的共識很重要,在多年努力後,應有九成以上國人贊成參加聯合國,但一旦談到如何加入,國內還是有人侷限在過去的神話中,在陳總統提出一邊一國後,這方面國人應會有更清楚的共識。

 過去加入聯合國努力了幾十年,都是在國外,而國內也需要有清楚的共識,因此在聯合國開會時,除在聯合國外吶喊外,全台各地也應辦些活動,如晚會、遊行,點蠟燭等方式,讓支持者站出來,國外在努力,國內也同時行動支持,而海外許多台灣人在的地方,也應在當地國,一起努力。

 國內的共識很重要,政府政策的推動才是最大的動力,現在陳總統一邊一國的言論,已經跨了一大步,在此情形下,如果學校教育、政策宣導也能很清楚、很堅定、很適時地推動,說明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讓國人有此共識,在政府帶頭下,排除一些名不正、言不順的東西,可讓台灣內部早日有清楚的共識。

政治現實 總有辦法打破

廖福特(中央研究院歐美所助研究員):

 加入聯合國因為違反中國所謂「一個中國」原則,所以無法加入,這些政治現實一定要打破,加入聯合國與國家承認無關,一個國家是聯合國會員國不代表其他國家承認她為國家,例如以色列加入聯合國時,阿拉伯國家贊成,但這不代表阿拉伯國家承認以色列,這是兩件事。

 如果台灣真能加入聯合國,名稱可能暫時較委屈,而聯合國對會員國的名稱也相當具彈性,只要台灣加入,無論任何名稱都無法否定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至於以何種方式加入,是新會員國加入或是重返有很大的爭議,當然以新國家申請加入是最好。

 未來外交部一定要進行多點攻擊,許多國際組織都可以好像要加入,讓中國無法測知虛實,但我們的目標自己要很明確,其實,台灣已經「nothing to lose」,不可能再輸什麼了,友邦僅剩二十多個,國際組織無法加入,現在由零開始,得一分是一分,如果沒開始,永遠都零分。

聯合國非會員 台灣與梵諦岡

陳隆志(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以書面發表):

 九月十日聯合國大會召開,東帝汶與瑞士可望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如此,全世界一百九十二個國家中,除梵諦岡外,就剩下台灣是唯一被排拒在聯合國之外的國家。

 台灣加入聯合國等於是國際社會對台灣的集體承認,可彰顯「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真實,並增加台灣國家安全保障。

 一旦台灣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聯合國可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組織,代表全人類。

 同時,台灣一定會盡全力支持聯合國的宗旨、財政及活動,並與其他會員國分享台灣經濟發展及由戒嚴威權統治轉型民主自由的切身經驗,為國際和平與合作獻身。

 我們友邦今年在聯合國大會支持我國的提案,就特別強調「台灣代表權」這一點,是一個新思維新作風,應得到聯合國會員國的重視與支持。

加入聯合國 請政府拿出魄力

郭義彥(台灣北社社員):

 我提出四個觀點駁斥中國常在國際社會中宣傳「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說法,中國只有一個,台灣也只有一個,雙方必須互相尊重,台灣人必須發出這樣的聲音。

 首先,由領土觀點來看,台灣並非中國的一部份,我們應該向國際社會控訴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台、侵台的野心。

 西元一九四五年有三個與台灣有關的受降令,受降令並不代表主權移轉令,日本放棄對台統治權,並不代表台灣要歸還中國,而國民政府來台,可說是佔領台灣,台灣主權仍屬於台灣全體人民所有。

 其次,我建議提出「台灣人民向聯合國呼籲」的訴求,讓世人知道台灣主權獨立的事實。

 再者,根據聯合國憲章的宗旨與精神,我們應提醒各國,中國的窮兵黷武、霸權思想,及不斷威脅台灣不放棄武力併吞台灣的做法,才是違反聯合國憲章,危害世界和平的麻煩製造者。

 最後,我要強調的是,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加入聯合國如果沿用「中華民國」名義申請,必然會失敗。

 一九八三年聯合國發行的聯合國各會員國國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旗上面只有CHINA這一國號,如果我們用ROC去申請,聯合國如何接納?

 台灣雖然已政黨輪替,但絲毫未能感受到台灣已經走出自己的路,台灣的領導人要有魄力,不能只是在島內喊一喊,要讓全世界聽到台灣的聲音。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