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報社簡介 自由廣場 專題報導 評論 社論 今日新聞
中華民國91年9月6日星期五
我要投稿
越南如何防治登革出血熱
雙連埤整治 物種消失
搞垮健保 對勞工無益
固有領土的迷思
外蒙古獨立的經過
中國媽祖統戰台灣媽祖
中國經濟正在減速



越南如何防治登革出血熱

☉蘇益仁

 八月二十五日在疾病管制局的資助下,我赴越南胡志明市(西貢)第一兒童醫院考察登革出血熱的防治及醫療體系。回國後驚覺台灣有兩例登革出血熱死亡的案例,死亡率達八%,與胡志明市的零點二%死亡率顯然高出甚多,值得醫界重視及檢討。

 越南的登革熱病例每年近十萬人,重症的登革出血熱有五千人左右,但每年死亡不到十人,其原因在於他們在十年前開始展開一個有系統的醫療轉介制度及再教育系統,對如何早期辨認出登革出血熱及休克症候群有一套完整的標準守則(guideline)及轉介規範,但其中最關鍵的還在成立登革出血熱研究部,由第一兒童醫院的蘭教授及洪醫師主持,從事登革出血熱病人早期診斷、重症處置,以及諮詢及教育的工作,使得登革出血熱的死亡率由十年前的十二%減低至目前的零點二%,成效驚人。

 我在八月二十六日早上參觀了他們門診病患 的篩檢分類、觀察室、緊急病房及重症病房,就像訓練有素的列車一樣,有條不紊,令我印象深刻。我實際參與了洪醫師的查房十二位登革出血熱及一位登革休克症候群病人,都已受到適當處置及轉危為安,其中的關鍵是幾個關鍵症狀及治療的掌握,如血比容(hematocrit)的判讀、血漿滲透(plasma leakage)之輸液治療、休克前症之判斷都暗藏玄機,影響病人生死的關鍵。他們的檢查及病人處置都十分細心的看病人的出血斑、肝腫、積水變化,每個病人的處置近乎藝術化,沒有用到高貴儀器,及高貴藥品而能讓病人轉危為安, 對台灣的醫界來說有點汗顏。此時,我開始擔心起來,以台灣醫生目前看病之粗糙及忙碌,是否有辦法去處置一位登革出血熱的病人。

 我去越南後的隔天,蘭教授就又風塵僕僕於清早四點開赴越南南方省立醫院指導醫師診治登革出血熱及開辦護理人員訓練班,這些人員有了經驗後再訓練各鄉鎮的開業醫生及衛生所人員。衛生所人員再對家庭進行登革熱之衛生教育,構成一個完整的訓練及教育網路。

 越南因經濟差及民眾衛生環境差,要改善居家環境非常困難。我參觀了洪醫師的鄉下老家,眼見越南鄉村的落後,也怪不得成了登革病蚊的溫床,但他們在洛克斐勒基金會及法國巴斯德研究所的協助下,把醫療體系建立起來,使登革出血熱的死亡率降低了六十倍,其成效驚人。

 回國後,我深思要如何向衛生署建議,應成立幾個登革熱的防治小組,包括環保小組、病媒小組、病毒小組、臨床專家、衛教小組、重症處理小組、病理及登革研究小組,由疾病管制局及國衛院共同來籌組,以有效地來指揮防治相關事宜。

 此次接待我的越南胡志明市第一兒童醫院的蘭教授及洪醫師都曾接受統一企業及國家衛生研究院之資助,來台參與登革出血熱的致病機轉研究,雙方在基礎研究、防疫及病人處置與衛教上可以互補,進行合作,將登革熱的防治及研究推上高峰。謹以本文當作考察報告並祈望台灣登革熱能早日受到控制。(作者蘇益仁╱國家衛生研究院臨床研究組主任)

雙連埤整治 物種消失  

☉陳清枝

 一個私人的湖泊,卻擁有八十科二○二種水生植物,佔全台三分之一的品種,埤中更有六科九種的魚類,包含在台絕跡的青將魚。湖上有除了日月潭之外,僅有由水生植物和腐植土所天然形成、像足球場般大的草毯浮島,會在潮中漂移。更有多種珍貴的昆蟲,像除了陽明山之外,最大族群的漆黑蜻蜓。

 然而它卻從水利地,轉而成為私人擁有的土地。因此當地主向縣政府提出土堤整治時,縣府依法准許地主整理,除不可超過五千立方公尺的土石管制外,幾乎沒有任何法令可管,任由挖土機進出湖區,讓物種糟蹋、消失。同樣情形亦發生在其他各地區。為拓寬道路,清澈的溝渠消失,路樹被砍除,湖泊被填平、污染。為造林,砍除已成林的次生林,種上小苗,以領取補助金。為防洪整治,將山溝全部水泥化,造成魚蝦滅絕。

 根據聯合國全球環境展望報告中指出,地球生態系統,正迅速遭受破壞,五十年後,地球資源將面臨枯竭,森林面積縮小,海洋、河流被嚴重污染,所有物種瀕臨絕種。再加上過度使用石油化,造成大氣破壞、氣候異常,水患、乾旱、土石流不斷,人類亦將遭受滅絕。

 因此,人類對待自然資源、環境的態度,成為今後我們能否繼續生存在這個星球上主要的關鍵。若再肆無忌憚、不知尊重疼惜大地,處處以貪婪、自私的心態,毫無止境地開發利用,則地球資源枯竭,人類、物種滅絕的時間將會到來,這不是危言聳聽,或只是推測預估而已。

 一個小小的雙連埤(不到二十公頃),正是整個台灣對待自然的縮影。我們可以有很多理由,以我們的觀點,來興建土堤,整治湖區,加以開發利用,結果是物種的消逝,生物的滅絕。

 在食物鏈中,當下層的物種消失後,最上層的消費者,會因為沒有食物而死去。水生植物、青將魚、草毯、漆黑蜻蜓,正是我們人類食物的最基層,如果今天我們沒有這份認知,危機將不遠了。(作者陳清枝╱荒野保護協會宜蘭分會會長)


搞垮健保 對勞工無益

☉陳西鶯

 到過健保局聯合服務中心的人會發現,許多癌症、洗腎、罕見疾病等病友或他們的家人,申請重大傷病卡,也看到許多忙於換健保卡的慢性病人,如果沒有健保,這些家庭怎麼承擔得起昂貴的醫療費用?

 的確有人繳不起健保費,埋怨健保雙漲措施,政府對經濟困難者,現行的失業補助、紓困無息貸款等辦法,仍嫌不足,應加強有關社會救助,才能保障弱勢民眾的醫療權利。

 無論全民健保或社會救助,其經費都須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我們不可能要求好馬不吃草,祇有大家依法繳交健保費或繳納稅捐,才能建立社會安全網。

 奇怪的是,地方政府帶頭積欠健保費,北高兩市更甚。衛生署最近因健保財務吃緊,調整健保費,部分工會領袖或政治人物發動勞工朋友,進行反健保調漲遊行,更揚言鼓動勞工抗繳保險費。表面上打著爭取勞工權益的旗號,實際上可能是為個人爭取選票,置社會公益於不顧。如果勞工盲從附和,除了帶來個人欠費的法律困擾,也傷害健保制度。到時候健保營運不下去,無法替病患支付醫療費用;那些帶頭拒繳保費者,大都有錢有勢不靠健保,而廣大的勞工朋友和家人如果生病了,誰會幫助您?

 何況,全民健保費,一般受薪勞工祇自付三十%,職業工會勞工自付六十%,加總平均自付四成左右,也就是說政府和老闆幫忙付了六成,勞工得到的是一百的福利。所以勞工朋友,為了讓健保繼續照顧大家,合理調整保費,雖不滿意但可接受,請不要被誤導而傷害保障自己家人的健保制度。

 有人說健保局應加強追討地方政府欠費,筆者舉雙手贊成,等台北市政府聲請釋憲定案後,健保局應依法執行。有人說健保財務短絀,何不由政府拿錢補貼,筆者則不敢苟同,因這樣會排擠國家其他建設,或轉嫁由子孫負擔。

 勞工朋友,了解真相之後,就不要跟著部分人士做不理性的抗爭。大家要珍惜健保,我們要做的是,共同來督促健保主管當局,防杜部分醫師與病人的醫療浪費,一起來抓健保的米蟲!(作者陳西鶯╱健保志工)


固有領土的迷思

☉張國財

 最近,有一則關於「中華民國」固有領土的「神話」假面,在台灣史上即將被真實地重新歸位。

 話說一九二一年已獨立的「蒙古人民共和國」,雖然已堂而皇之於一九六一年加入聯合國,卻長年被「中華民國」視為「固有領土」。這麼荒唐、自瀆的「固有領土」,好不容易隨著外交部長簡又新九月二日宣布的「我國與蒙古政府將互設代表處」而可望劃下句點。半世紀以來,睜眼說瞎話的國內各級學府史地教科書的反智教材,有關蒙古的部分,在重寫後,大概不會再誤人子弟了! 

中國固有領土云乎哉?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固有領土」論更扯了│自從一九四九年打下天下後,它治權從來不及於台灣,也沒有任何一天有效管理過台灣,可是,它和世界各國建交或訂公報時,總是費盡心機地想要對方「承認」「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不是領土的一部分,一般只和鄰國有所爭議,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範圍何在,竟然還要一一和世界各國尋求「承認」,不是心虛、胡扯又是什麼?

 不客氣地講,所謂「中國的固有領土」這一句話,根本上是毫無意義可言的。打開中國的歷史看,夏、商、周、秦、漢、隋、唐、宋、元、明、清一路下來,不要說漢疆不等於唐土,成吉思汗鐵蹄馳騁的天下也有別於朱元璋管理的皇朝。請問:歷史上的中國,有那兩個不同的朝代擁有一模一樣的「固有領土」?既然如此,那「中國的固有領土」云乎哉?當年成吉思汗的騎兵曾經征服過歐洲地區,只不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何不出面宣稱「歐洲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華人民共和國動不動說「台灣自古屬於中國」,這裡說的自古不知有多古?中國一向號稱有五千年的歷史文化,那五百年前也稱不上「自古」吧?好了,清朝將台灣收入版圖是一六八三年的事,距今五百年不到,乾隆版的《大清一統志》中就不打自招曰:台灣自古以來乃「荒服之地,不通中國」,清世宗在一七二三年頒發的詔書中坦言「台灣地方自古不屬中國,(清)皇考聖略神威,取入版圖」。台灣如果在秦、漢、隋、唐、宋、元、明之際已經是中國固有領土的話,取代明皇的清王朝豈有不知道的道理呢?

 一八九五年,清朝將台灣割讓給日本(請注意:是割讓、不是租或借)。今天,如果日本也宣稱台灣是其固有領土,不怕笑掉國際人士的大牙嗎?

台灣是台灣人固有領土

 荷蘭、西班牙、日本以及中國的明、清、中華民國等政權,都曾經或長或短統治、佔領過台灣全部或一部分,這些外來政權,誰也沒有資格說台灣是其固有領土。聯合國憲章第一條開門見山指明「尊重人民自決原則」,一九六六年聯合國國際人權盟約第一條第一句就是「所有人民均享有自決之權」(All peoples have the right of self-determination),住民自決,已然廿世紀中葉起的普世價值。在此觀點下「台灣是中國固有領土」的痴人說夢根本不會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同!

 從今天起,我們要大聲說:台灣,是台灣人的固有領土!(作者張國財╱台灣教授協會執委、北社社員)


外蒙古獨立的經過

☉陳春生  

 台灣已於九月一日在外蒙古(正式國號蒙古國)烏蘭巴托(Ulan Batar—意為赤色英雄之都)正式設立「台北經濟貿易代表處」,這是我國與蒙古國建立親善關係的開始。但是在台灣出版的中華民國地圖及中小學教科書,還灌輸給國民錯誤的觀念,以為中華民國的領土主權還是一片「秋海棠」,這是非常可笑的,也是造成今日台灣青年國家認同混淆的根源。

 蒙古人民爭取獨立的過程是一頁滄桑史,獨立建國之前的蒙古王公,多為元朝皇室的後裔,蒙古人統治過中國,中國人卻未曾統治過外蒙古。明太祖推翻元朝政府,將蒙古人驅逐於漠北,並未佔領外蒙古,因此元朝皇室子孫乃在漠南漠北各自成立小國,實施自治。滿洲人征服中國兼併蒙古,也並未派軍隊駐紮其地,事實上也沒有中國人移往外蒙。

 清末政府派三多為駐庫倫(即烏蘭巴托)練兵大臣,所有機關之經費皆責令蒙古官吏供應,而蒙古官吏則取自蒙古人民,人民不堪其擾,遂相率逃避。一九一一年七月庫倫活佛哲布尊丹巴,派代表團向俄羅斯政府求援,並表達脫離大清帝國而獨立建國的願望,其文曰:「大俄羅斯人民至高無上,察罕沙皇帝,乃強而有力仁愛絕倫,保佑黃種者,其自身即道德之化身。倘吾人能自相援助,吾人將不失過去之地位,而黃種亦將永享和平。

 古人云,強者當助弱小。至尊之沙皇乎!望鑒吾人之誠意,賜予矜憐,吾人之哀求保護,實如大旱之望雲霓。」另一方面,庫倫當局號召全蒙人民文曰:「竊查清國遣派大臣駐庫以來,欺壓蒙眾,騷擾地方,…漢官執掌國權,辦事多不平允,需索蒙眾,敗壞宗教一切舊規,並不體恤,因而各自失望,…非圖獨立,斷難生存。」

 蒙古人民苦難如此,甚得俄人之同情。當外蒙代表團返回外蒙時,俄國政府派兵護送,並軍援刀槍一萬五千枝,彈藥七百萬發,這批武器是以私人商業軍火名義轉送外蒙的。

 一九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外蒙 密召各旗蒙兵集中庫倫,三十日以正式通牒送庫倫三多辦事大臣,聲明:「蒙古已定宗旨,將全土自行保護,定為大蒙古帝國,公推哲布尊丹巴為大皇帝。」當晚七時,即限令三多及其所屬文武官員兵役,三日內搬出蒙境。十二月一日早晨,蒙兵千餘人所過之處,毀市場逐官吏,並將滿清駐軍繳械,三多偕其家眷及職員避入俄國領事館尋求保護,後來搭西伯利亞鐵路的火車回北京,烏里雅蘇台將軍不戰而逃,蒙古人民驅逐「外來政權」宣告獨立,時為一九一一年十二月二日。十二月二十八日,活佛哲布尊丹巴在庫倫登基,國號「大蒙古國」 ,年號「共戴」,組織新政府,比漢人推翻滿清政府,建立「中華民國」還早四天。外蒙並非中華民國「固有之疆域」。

 可是,由於俄國企圖在東方發展,外蒙古的建國運動頻生波折。他們原想聯合內蒙人民共同建立一個獨立的「民族國家」並未如願,以致今日內蒙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下,成為「內蒙古自治區」,尚未得到真正的自由。由於中俄政府關係複雜,在外蒙互爭利益,因此,外蒙在一九二一年二月有「第二次獨立」;一九二四年七月有「第三次獨立」。是時的中國尚在北洋軍閥割據的時代。

 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日外蒙古舉行 公民投票,中華民國政府派內政部次長雷法章(筆者於多年前曾作訪問)率團到庫倫監督外蒙公民投票,全境共設四、二五一個投票所,在四九四、九六○人有投票權的十八歲以上公民之中,除七、五五一人因旅行或重病未參加投票外,全部參與公投,總投票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點四,沒有一票反對蒙古獨立。中華民國政府於一九四六年一月五日,正式承認外蒙古獨立。「蒙古人民共和國」於一九九一年改國號為「蒙古國」。雖然,一九五三年二月二十四日「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立法院(萬年國會時代)決議廢除「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並 無損於外蒙古獨立的地位。

 今日台灣中華民國已經是事實主權獨立的國家,並非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主權之一部分。台灣人民不必為獨立建國行使公民投票權,只須在中國企圖兼併台灣時,依據聯合國憲章及世界人權宣言與國民主權原則,舉行公投,探求公意,並由聯合國監督即可。(作者陳春生╱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

中國媽祖統戰台灣媽祖

☉王崇堯  

 報載中國福建漳州媽祖預計九月九日起至明年元月十五日止,足足四個月要來台灣環島巡迴各地媽祖廟做會香祈福活動,其中一站彰化縣伸港鄉的福安宮已明確拒絕協辦此項活動。

 因為單就招待中國這些「食客」就要花費上百萬不說,還得乖乖讓「中國媽祖」來統戰「台灣媽祖」,形成中央、地方假象,這不僅陷入中國「宗教統戰」陰謀,也損害了「台灣媽祖」的獨立自主形象。

 福安宮管理委員會指出:當陳水扁總統最近提出「一邊一國論」時,遭到中國強力打壓,此時此刻突有中國媽祖團來訪,如同「老大」心態,指名環島巡迴各地媽祖廟,顯然假借「宗教」之名,行「統戰」之實。另外,委員會也表明福安宮供奉的媽祖本尊來自中國湄洲,與中國漳州淵源不深,花費大筆信徒捐獻的香火錢接待,恐遭信徒指責。其實,福安宮委員會大可說出台灣拜的媽祖已是「過海」媽祖,非中國的「渡海」媽祖所能比擬;「過海」媽祖已在台灣定居,與台灣人民生死與共。

 台灣漢人移民與媽祖之關係,乃是媽祖在移民過程中扮演海神角色,幫助他(她)們平安渡過險惡的台灣海峽。因此,台灣人崇拜媽祖本是自然之事。只是媽祖信仰自古以來常被統治者運作為政治目的,來投其所好。譬如明國永曆十五年(一六六一年),鄭成功由福建料羅灣率水師來台時,就曾恭迎莆田湄洲嶼媽祖神像三尊,作為渡海護軍之神。後來荷蘭人投降,鄭成功於永曆廿二年拆除當時位於安平渡口的基督教堂,改建為「安平開台天后宮」,奉祀渡海來台的三尊媽祖。

 諷刺的是,後來施琅攻打台灣鄭氏王朝時,為了與明鄭水師守護神的玄天上帝相互抗衡,也刻意渲染媽祖海上顯靈相助,才能攻克。如〈重修鳳山縣志〉所說:「國朝康熙二十二年癸亥,我師征台灣,師次澎湖時,方苦旱;有井在妃廟之左,舊不能資百口,至是泉忽大湧,四萬餘眾既汲之裕如,及澎湖既克,我師登岸,將軍施琅謁廟,見妃像臉汗未乾,衣袍俱濕;迺知神功。」

 當然,這些皆是後來官方為教化人民的政治性宣傳。有趣的是,象徵明國正朔位於台南的寧靖王府,也被清國改建為媽祖廟,即現今所謂的「大天后宮」或稱「大媽祖廟」。另外,康熙六十年當台民朱一貴起來反抗清國時,清國也是宣稱借助媽祖顯靈來平定動亂。〈台灣縣志〉記載著統治者的言辭說:「(康熙)六十年,台匪竊發,天后顯靈,鹿耳門水驟漲數尺,舟師揚帆並進,七日克復全台。」

 現今,中國常以「媽祖」來統戰台灣,我們應有警惕。不然有一天歷史重演,中國武力犯台時,說不定中國也會以媽祖顯靈相助來作政治性宣傳,正當化其渡海侵台的企圖。兩國「媽祖」交流是無可厚非,只不過台灣人要知道台灣民間拜的媽祖已是「過海媽祖」,即渡過台灣海峽後的媽祖,顯然已經認同台灣作為家鄉,是台灣「媽祖」,非中國「媽祖」,「渡海」來台統戰後,又得「渡海」回去中國。

 這回彰化縣伸港鄉的福安宮拒絕接待來台統戰的中國媽祖,真是值得大家喝采。但願,更多的台灣媽祖廟起來響應,拒絕中國假「宗教」交流之名,行「統戰」之實。(作者王崇堯╱台南神學院教授)

中國經濟正在減速

☉曾理家、周漢欽  

 中國「北戴河」高峰會決議在九月份召開全國性專門會議,解決當前迫切的經濟問題。時間定在「十六大」之前,旨在穩定人心。

 改革開放二十多年,中國經濟歷經了十年高速成長後,總體經濟環境竟起了轉變,在全球性經濟蕭條未見明顯復甦的環境下,陷入了艱難的困難。

 以今年四月的貨幣供應量MO和M1來看,都沒有達到中國年初預定的目標,就算剔除口徑因素,M2也與預定目標有相當的差距;貨幣流動性不足,大大抑制了經濟活躍程度。面對整個經濟大環境的疲弱,中國通貨緊縮壓力和經濟增長難度將持續加劇。

 中國總產值在二○○○年增長百分之八,去年下降到百分之七點三。而去年第四季只有百分之六點六,低於五年計畫中的官方目標。雖然今年第一季增長百分之七點六,但比較去年第一季百分之八點一的增長度,以年度基礎來衡量,實際上是下降了百分之零點五。中國不斷喊出「保八」、「保七」的產值增長率,無非是想維護國際投資人的信心,以及穩定國內居民的信心。

 為了保持高經濟成長,中國持續以優惠稅 率吸收外資、以擴大的財政政策刺激經濟。今年第一季的政府支出上升百分之二十三點九,而稅收僅較去年同期增加百分之三點四,財政部長項懷誠感慨的說「收入增長太慢,開支增長太快。收上來的錢不足,花出去的錢又太多」。至於導致今日中國財政形勢嚴峻的原因?財政部長的回答只有兩個字 :「盲目」。根據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戴相龍的報告,中國四大國有獨資商業銀行去年底本外幣貸款為六點八萬億元人民幣,不良貸款為一點八萬億元,占全部貸款的百分之二十六點六二;其中實際已造成的損失約占全部貸款的百分之七左右 。這在國外,銀行早就關門了,但在中國的強制管理下,借新債還舊債,靠外資的挹注,靠多印鈔票支撐著。一九九八至二○○○年,中國的債務本金加利息,赤字規模年均增長為百分之三十三點五。

 今年七月份的全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 ,比去年同月下降百分之零點九;其中城市下降百分之一,農村下降百分之零點七,已是第十一個月的連續下滑。戴相龍不好意思的說,中國人民銀行的長遠政策導向是防止通貨膨脹,但近期主要是防止通貨緊縮。高經濟成長下通貨緊縮?這也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下的經濟特色!從官方估算的百分之三點六城鎮登記失業率,到中國學者及西方媒體估算的百分之二十實際失業率,失業人口從八百六十二萬到四千七百八十九萬人不等。三月底,大陸城鎮就業人數比去年同期減少四百一十萬人,比年初減少一百二十六萬人。中國政府 坦承,倘若失業問題進一步惡化,大陸新增失業人數將會超過二千萬人。

 通貨緊縮、銀行壞帳、失業嚴峻…日益侵蝕下的中國財政,預計將創下人民幣三千一百億元赤字紀錄,超過中國總產值百分之三的國際安全線。中國經濟正在減速,陸委會主委蔡英文說「中國經濟出現成長趨緩」,很含蓄。(作者曾理家、周漢欽╱共黨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