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4月1日星期二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深入香港SARS疫區訪察紀行

☉蘇益仁

 雖然台灣迄今(三月三十一日)SARS可疑病例只有十三例,但每天參加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的專家會議,深深感受到涂署長、李副署長及陳局長背負著國人莫大的壓力。再思及清明節即將到來,未來一兩週台商將大規模往返兩岸掃墓,可以預見,台灣的SARS疫情將如壓力鍋悶爆開來。

 身為病理學家,我對這塊土地上的人民有一種責無旁貸的使命。一、二十年來,台灣科學研究人員一直在反省一個問題,我們究竟能否去解決台灣面對的醫療問題。此次SARS疫情的發生,在病因的探究上,遠不如一九九八年我在台南成大與腸病毒作戰時的得心應手,原因在病例少,檢體取得不易。再加上香港及美國CDC發布SARS病因的差異,一為間質肺炎病毒(metapneumovirus),另一為冠狀病毒(coronavirus),使我決心深入香港來了解疫情,並親身與香港負責疫情的微生物及病理學家討論,以便有助於台灣的防疫及研究。

 三月三十日下午四時三十分,我搭上長榮八七一班次的飛機飛往香港,此時香港正爆發大規模的社區感染,很多朋友及同事關心我的安全,但身為國家衛生研究院負責感染症的研究人員及疾病管制局的顧問,不敢赴疫區會是一種羞恥與違背專業倫理,我於是向疾管局同仁要了三個R95規格的口罩趕赴機場。在機場,大部分的旅客皆戴上口罩,機場工作人員亦然,見怪不怪矣。R95的口罩戴著真是受苦,我於是向工作人員要了一個一般的口罩戴上。於六點三十分抵達香港時,香港中文大學的談兆麟教授已在機場等我。他是此次香港SARS疫情的作戰指揮官,首次於三月十八日以電顯發現間質肺炎病毒顆粒,他在百忙中撥空接機,令我十分感動。這是多年來彼此互相研究腸病毒、禽流感,及嗜血症候群所建立起的友誼。

 我們隨即赴餐廳與談教授的家人用餐,談教授的女兒剛從英國回港度假,一家人好不容易可以在SARS疫情正烈時聚在一起。談教授在過去兩三週因負責香港疫情,已成了英雄,在餐廳時很多人向他打招呼,也深深體會香港疫情的嚴重。

 在由機場赴餐廳的路上,我不斷向他提及幾個關鍵性的問題,包括SARS病毒真正的元兇到底是冠狀病毒、間質肺炎病毒、披衣菌或是另有其他可能,病毒的感染途徑、病毒的病理學及診斷,以及SARS的治療等等。

 此次SARS疫情最詭異的地方是病毒的傳遞感染方式,約一半的病人是醫護人員,連WHO第一位發現SARS的醫師、香港醫管局局長及威爾斯親王醫院院長皆受到感染,此一傳播方式幾乎要逼人六親不認。這隻病毒元兇究竟是何面目,當然成了世界各地至少十處實驗室的科學家所欲揭開的謎。

 談教授至三月三十日止已接到一百五十七例SARS的檢體,他以LLC-MK2細胞株培養間質肺炎病毒,以Vero E6細胞株培養冠狀病毒,共已培養出四十七株間質肺炎病毒株及五株冠狀病毒株,因此他認為間質肺炎病毒是主要元兇,而冠狀病毒是次要元兇。此一觀點及發現,與香港大學及美國CDC發布的幾乎皆由冠狀病毒引起的有很大的出入。台灣CDC的陳豪勇研究員小組也已自勤姓台商太太及兒子的咽喉拭子中以PCR引子偵測出冠狀病毒來。此一基本的差異原因何在,是此次SARS疫情最須解開的謎。

 比較令我驚訝的是,談教授發現,在很多病人發病早期的排便、鼻咽分泌物,及眼結膜皆可發現大量病毒,這樣的發現對病毒的傳遞感染會是很重要的防疫及公共衛生課題。談教授一直認為,旅館爆發的廣州劉教授案例及社區大規模感染與空調較不相關,而與直接或近距離接觸上述分泌物中的病毒有關,因此,公共建築的消毒及排泄物處理就成了主要的防疫工作。(作者蘇益仁╱國家衛生研究院臨床組主任)(上,明日續)

 


新聞檢索

深入香港SARS疫區訪察紀行

SARS癱瘓香港

高雄人不再沈默----今日上午九時赴高雄市議會抗議
高雄人豈可不戰而降!
連戰當選日,台灣投降時
一個中心為忠,兩個中心為患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