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4月10日星期四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副 刊

台灣本土文學的大本營
 台中應是台灣新文學的發軔,係日本殖民台灣二十五年之後,於一九二○年《台灣青年》雜誌的發刊,促進了新文學的誕生。其中呂赫若、張文環、楊逵、龍瑛宗幾位作家的創作,極有突出的表現,獲得東亞文壇高深的評價。

◎陳千武
漢語詩文學
 日治時期,台灣的漢語詩結社,於一九二三年間約有六十多詩社,到一九三六年即增至一八○詩社。這些詩社在台灣互相串連吟詩集會,顯示了台灣智識人士詩文精神活動的特色。其中,北部「瀛社」、中部「櫟社」、南部「南社」形成代表性的三大詩社。而以台中為中心活動的「櫟社」,被視為地位最高最具分量的舊詩結社。
 因為,「櫟社」的聯吟風氣最廣,詩人的心抱持著民族意識,透過集會活動和詩文的創作,保存固有文化,也顯示了對殖民統治的反抗,表現具體深刻的一面。
 櫟社成立於一九○二年,由霧峰的林癡仙、林幼春、燕霧大庄的賴紹堯三位名詩人創辦。參加社員遍及中部各地,如編寫〈櫟社沿革志略〉的潭子人傅錫祺,鹿港的莊太岳、陳槐庭、南投吳步初、神岡呂敦禮、清水蔡惠如等,都是憂國憂時的有心人,也是領導地方的名紳。除了詩文學創作,也熱心參與當時的政治、社會、文化啟蒙運動,與台灣文化協會,吸收新的思想啟發民智,喚起民眾的自覺等,依據「櫟社」的宗旨繼續活動了四十年左右……
 不過,於當時的實況來說,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後一直吸收世界先進國家的新文學思潮,鞏固了文化體制;可是台灣文人仍然以舊漢語詩文,對抗前進的維新文化,確實難予抵抗。這使當時的漢文學家們,深覺得十分無奈。

台灣新文學的發祥
 台中應是台灣新文學的發軔,係於日本殖民台灣二十五年之後,於一九二○年《台灣青年》雜誌的發刊,促進了新文學的誕生。彰化二林人謝春木及鹿港出身的施文杞,於《台灣青年》改稱《台灣》雜誌的第三年,始發表新文學的小說及新詩。之後陸續有彰化縣籍的賴和、陳虛谷、王白淵、楊守愚、翁鬧、南投的吳坤煌、吳坤成、巫永福、龍瑛宗、曾石火,豐原的賴明弘、楊啟東、曾璧三、呂赫若、張冬芳、林越峰,台中的黃衍輝、江燦琳、陳瑞榮、邱淳洸、吳天賞、陳遜仁、葉榮鐘、張深切、張星建、張文環、楊逵、葉陶、莊垂勝等,幾乎占了日治時期重要詩人作家的半數以上,均留有相當水準與分量的小說、詩、戲曲、隨筆作品。其中呂赫若、張文環、楊逵、龍瑛宗幾位作家的創作,均有突出的表現,獲得東亞文壇高深的評價。
 上述詩人作家從事文學創作的個人成就,均屬本土文學發祥在台中,有其實質貢獻的明證。

台灣文藝聯盟和文學刊物
 台中文人張深切、賴明弘,以及台中中央書局經理張星建等三人發起,聯合南北部文友,於一九三四年五月六日,在台中市車站前綠川邊的小西湖酒家,召開「台灣全島文藝大會」,參與大會的作家詩人八十二人,同時組織「台灣文藝聯盟」,並發行《台灣文藝》雜誌,造成台灣文學史上最精采的業績紀錄,也使台中鞏固了台灣本土文學的大本營,提升了台中文化城的聲譽。
 《台灣文藝》雜誌出版第十五期便告停刊。不過,在當時的文藝雜誌來說,算是壽命較長,登場作家最多,文化影響最大,最有號召力的刊物。著名文學評論家黃得時教授,在其〈台灣新文學運動概觀〉一文說過:「《台灣文藝》以台中為活動中心,網羅了全島的作家之外,還跟東京支部始終保持緊密的聯絡,建立了一個堅毅不移的精神堡壘,為了黎明期的台灣新文學運動,留下輝煌的一頁」,這也可以了解本土文學發祥在台中的實況。
 提升台中文化城文化實質的刊物,還有由作家楊逵與葉陶夫婦為中心,賴和、賴明弘、林越峰等,聯繫南部作家吳新榮、郭水潭等合辦的《台灣新文藝》,於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也在台中創刊,於一年半時間發行十五期,另附《新文學月刊》二期及《漢文創作》特輯一冊。而《漢文創作》卻以內容不妥當為由,遭日本當局禁止發行。
 此外,在太平洋戰爭進入激烈時期,由台中作家張文環主編的《台灣文學》雜誌,還有於日本戰敗前後跨越世代的「銀鈴會」詩學活動發行的《岸邊草》、《潮流》等刊物;另於戰後一九六四年六月突破國民黨政權的白色恐怖網,集台灣本土詩人合作在台中出版的《笠詩刊》,繼續發行四十年未曾脫期間斷,建立本土詩文學崛起台灣精神,延伸東亞國際交流的集團性活動,也增添台中文化城榮譽,功績不能忽視。

文學創作活動的功效
 上述,在台中活躍而歷史上被認為相當有成就的新文學作家,如張深切、張文環、楊逵、張星建等前輩,對提拔後輩作家都不遺餘力。他們會異口同聲地說:「台灣的文化、文學資產十分薄弱,必須要創作新的文藝、新的文化資產留給後代。」
 筆者文學少年時,親近的張深切先生曾對著我說過:「日本作家能專心追求個人性的真理而創作,但是台灣作家不單如此,還要負起啟蒙的文學使命感,為了台灣的前途開拓本土文學推廣下去,不能讓那些附庸統治者賣弄優越感……」,台灣文學作家的民族意識都很強,具有自主性地愛這個華麗島。
 事實上,心愛文學創作或欣賞詩文作品的人,都會透過文學的思考,認清自己的存在與存在的價值,判斷事象的是非善惡,負起社會責任感,重視精神生活,做好自己的事業。曾經賣鋼琴的商業廣告說:「愛彈鋼琴的孩子,不會變壞!」是指藝術精神能夠陶冶情操之意。不過,在文學創作上可以說:「愛看詩寫詩的孩子,不但不會變壞,卻會更聰明會懂事而乖巧!」因為詩文學創作本身就是精神的作業,所以文學教育就是「做人根本的教育」,能淨化每個人的心靈思想。
 台中的文學是台灣本土文學的大本營,不像台北的文學是統治者的文學,這個歷史維護了台中文化城有其實質的榮譽。 ●


新聞檢索

台灣本土文學的大本營
〈四方集〉
「全球化都市」以外

父親的遺書

心花
善訟人的故事與觀音亭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