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4月12日星期六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對抗SARS的英雄

☉許英昌 

 自從一九七三年以來,已有三十種新病原,包括伊波拉、愛滋症等,然而沒有一種傳染病像SARS散布得如此快又廣。然而四%的死亡率,比伊波拉、天花等的死亡率低,在於全球優秀醫療人員二十四時待命。然而無國界醫生組織醫師厄巴尼(Carlo Urabani)自我犧牲奉獻,及時警告全世界,使疫情備受注目,而不至於迅速蔓延。厄氏也因接觸病人後不到一個月,於三月二十九日病逝泰國。

 厄氏在越南河內服務,是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平洋傳染病的主管。一位陳姓美國商人似乎感染肺炎,高燒及乾咳,住進河內法國醫院,醫院懷疑和一九九七年香港禽流感有關。

 厄氏在二月底看到陳姓商人,很快發現此疾病的傳染力強,並將整個醫院消毒,並要求醫護人員戴口罩,穿雙層防護衣等,在貧窮的越南,這行動很少見,並報知相關單位。厄氏告知朋友,整個醫院都可聽到護士在哭泣,人們邊跑邊叫充滿恐懼,厄氏不知道這是什麼,但確定不是一般感冒。

 陳先生在香港待過Metropole飯店,可能在那兒受到一位從廣東到香港參加婚禮的醫師所傳染。調查人員發現,這位醫生已傳染給其他十二位房客,房客並將此病原帶往新加坡、多倫多等地。當厄氏到河內法國醫院時,這病原已擴散。陳姓商人在死前已傳染給八十多位患者,半數乃曾照顧過他的醫護人員。

 三月九日,厄氏和WHO在河內的主管及越南衛生部官員會談四小時,嘗試解釋SARS疾病的危險,必須隔離病人及檢視旅客,即使將影響經濟及形象也得實施。厄氏告訴越南當局,情形並不太樂觀。數十名醫療人員也倒下,三月十一日法國醫院開始隔離,其他醫院也實施,這項行動被認為是阻止疫情在越南擴散的重要步驟。厄氏和妻子也有不同意見,她質疑厄氏為何不置身事外,卻堅持治療傳染率如此高且病危的病人呢?厄氏回道,「若我無法在此情況下仍堅守崗位,那我來此做什麼?」厄氏認為人不需要自私,必須要為別人著想。

 三月十一日,他飛往曼谷參加學童去除寄生蟲的會議,感覺很累,同事也感覺不妙勸他休息。美國疾病管制中心道威爾醫師,半夜在曼谷機場和厄氏會面,厄氏面色虛弱,揮手要他離遠一點,彼此相隔三公尺,九十分鐘後,救護車才到。在曼谷醫院第一週,厄氏已退燒並感覺好一點,但他了解病情進展,告訴同事「我害怕」,這出自於一平常對生命充滿期望熱忱及活力智慧的人而言,相當不尋常。

 WHO專家從澳洲及德國帶來抗病毒藥ribavirin,這藥對某些人有效,但對厄氏無效,只好放棄。當厄氏肺臟出現斑塊時,厄氏要他太太帶小孩子回故鄉。她送小孩子從河內回義大利後,自己飛到泰國,厄氏已住進隔離病房。太太只有一次看到他是清醒的,只能藉著對講機通話,他肺部逐漸虛弱並用呼吸器協助呼吸,在清醒時,他要求神職人員給予最後儀式,希望將肺部捐出供科學研究。即使在強大呼吸器下,厄氏的肺積水並得靠嗎啡止痛,但仍回天乏術。

 厄氏在醫學院時期,即當義工組織團隊,帶著殘障人士到亞德里海海邊野餐,他是寄生蟲專家,對於越南血吸蟲、寮國及柬埔寨的鉤蟲等的防治很有心得。工作熱忱使他廢寢忘食。他認為寄生蟲造成極大傷害,但只要價值三分錢的藥,即可除去腸內的蟲,因此積極參與東南亞國家學校的除蟲計畫。他雖無法改變當地居民吃未煮熟魚的習慣,只好教養魚業者,避免魚池受下水道污染。

 一九九九年,當無國界醫生組織領取諾貝爾和平獎時,厄氏強調醫生的責任在於「和病患在一起」,多麼感人。厄氏觀察入微,臨床上的直覺,引起國際社會的注意,使SARS有所控制,才不至於造成全球大流行。更讓我們感觸到,不論何時何地,總有一群人從各個角度協助社會更安全、更衛生、更溫馨,而這股力量,乃來自人們心中的價值觀與熱忱,這份愛與關懷讓許多人起死回生。中國衛生部門的最後道歉於事無補,已帶給全球人類一波波混亂與恐懼。然而厄氏的執著與病患同在,點亮人性中最溫暖的一盞燈。(作者許英昌╱英騰生物科技公司負責人)

 


新聞檢索

一個獨裁政權之垮台

禁食一餐分擔伊拉克的苦難

反戰靜走為和平----五團體反戰靜走聲明
對抗SARS的英雄
張國榮與我的祖母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