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4月19日星期六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SARS事件的省思

☉林明鋒 

 做為一位感染科醫師,對於SARS這樣一個時疫,無可避免地捲入其中。我的工作與生活,開始有了變化。首先召開醫院的感控小組會議,制定有關應對SARS病患的處置與隔離流程,其次就是對於院內員工舉辦SARS的在職教育,加強大家對SARS的認識。而上網瀏覽SARS的相關資訊,幾乎成了每天的功課。這些資訊每天翻新,從疾病的定義到處置原則,都可能被更正,而且還必須留意台灣的防疫規定可能與WHO或美國CDC不同。前來就診的病患開始質疑醫護人員未能全面戴口罩。上級衛生單位每天有關SARS的公文,遠較過去任何一個傳染病的防治更密集。為了疑似SARS病患的處置及隔離病房的調度,衛生署強制要求署立醫院空出十張護理之家病床,以供民眾不便居家隔離之用。我的門診病人中,開始出現完全沒有臨床症狀,從下飛機離開機場後,便直奔醫院要求做所謂「無SRAS證據的檢查」。

 對於我們疾病管制局,身為一位基層的臨床醫師,應給予掌聲,因為有這些防疫專家的努力,讓台灣能在這一場二十一世紀流行病的風暴中,受創最小,達到零死亡及零社區感染的目標。然而在第一線工作的我,也從中看到幾個問題:

 一、.戴口罩是否要一體適用於未來及全體醫護同仁?台灣一直是個肺結核盛行率不低的國家,肺結核是透過空氣傳播,這類病患在廣大的候診區而不自知,是否更值得我們關切?如果隔離這些病人就診不可行,那麼只對現階段SARS流行時要求戴口罩,是否為趕熱潮、搶短線的做法?

 二、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對臨床醫師有一定箝制力,SARS已經列為第四類傳染病,醫師面臨這類可能病患很難不通報。然而以台灣現在的情形看來,一位病患如果被貼上SARS的標籤,可能就是苦難的開始,因為個案本身及其家屬的日常生活可能都要被限制。我要問的是,SARS如果是飛沫或接觸傳染。說穿了,不過就是一種病毒性肺炎,這樣的防治是否過當?如果不是,那麼我們對於流行性感冒病毒所造成的肺炎,又怎樣看待?SARS的死亡率約三%,有多少疾病的傳染力及死亡率遠高於此,但我們又投注多少心力於其防治、是否採用相同的標準,以及我們有沒有足夠的社會資源來支持這樣嚴格的防疫標準?

 三、衛生署強制要求所有可能之SRAS病患入院接受隔離治療,本來就已使得各醫療院所互踢SARS病人。四月十七日又逕行宣布所有去過感染區的病患,只要出現發燒及感冒症狀,不論有無肺炎,一律隔離治療。如此強硬規定,不管專業判斷的法規,姑且不論其如何踐踏醫師專業,但就實務面而言,亦不可行。以台灣呼吸道隔離疾病而言,多數給予肺結核病患作為隔離治療用,如果貿然擴大解釋範圍,將使上萬往返兩岸三地的民眾,一旦因一般感冒病毒被感染,也必須承受隔離之苦,付出龐大社會成本,同時隔離病房也不敷使用。而空出十床不合格隔離病房規定之病床,作為居家隔離之用,更是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原則,這些毫無症狀的病人,怎樣希望他們在院內遵守規定待在病房,而不是四處走動,更容易散播病原?

 四、對於毫無症狀的人員要求照胸部X光,更顛覆我們的傳統醫學訓練。我們的訓練總要求必須先有臨床的臆斷,再做可能的檢查加以證實。如此亂槍打鳥式的檢查,其實是徒勞無功的。而有關中正機場量體溫一事,如果旅客有心規避,其實於量體溫前先服用退燒藥,就可能出現漏網之魚。而更多可能的情況是,罹患SARS的人量體溫時,並未發燒而入關。(作者林明鋒╱衛生署新竹醫院感染科醫師)

 


新聞檢索

老師,請讓國中生過得快樂一點

不是評鑑,是考驗

言論自由的自省
SARS事件的省思
Sars病原水落石出
豬仔議員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