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4月2日星期三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深入香港SARS疫區訪察紀行

☉蘇益仁

  (續昨日) 與談教授一家用完餐後,回到中文大學旁的Regal Riverside旅館已是夜間十時,一進旅館發覺甚多中國大陸來港旅遊的客人,內心不禁毛骨悚然,希望他們不是來自大陸的幾個疫區,這些大陸來港的旅客竟然沒有一個人戴上口罩,更加反映出大陸疫情的可怕。

  三十一日一早,香港的南華早報在頭版以斗大的標題報導,香港於三十日又新增六十病例,最嚴重的是淘大花園社區又增加三十六新病例,總數已達一百二十一例,記者形容此一社區大樓已成鬼城,居民皆已逃之夭夭,與威爾斯親王醫院一樣幾乎完全癱瘓。台大醫院此次隔離工作做得很好,希望能保持下去,否則如威爾斯親王醫院之慘狀是很難想像下去。

  用完早餐,我拜訪了香港瑪麗皇后醫院,此醫院是香港大學的實習教學醫院,與香港中文大學的威爾斯親王醫院一直是處於競爭狀態。此次SARS疫情,兩家大學及醫院又發表了不同的結果。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科的印度裔教授馬立克皮利斯(Malik Peiris)教授是負責指揮另一場研究的靈魂人物。他曾經在一九九八年台灣腸病毒流行時率隊到台南成大訪察,我們當時給予熱誠的報告,因此此次來訪雖臨時決定,他也很客氣與我晤談半小時。他說,他是第一個發現SARS是由冠狀病毒引起的人,比美國CDC還早先幾天。在他收集的五十個病人中,冠狀病毒的病毒基因及抗體陽性率高達百分之九十,而對照組只約百分之一,因此他認定SARS之病因是冠狀病毒。他甚至不願意提及香港中文大學談教授的間質肺炎病毒,他說,在免疫抑制下,任何其他病毒的合併感染都有可能。是否可能存在第三種病原,才是元兇呢?他不願意評論。皮利斯教授答應將他的抗原抗體偵測系統及病毒檢驗平台提供台灣研究,是此行很重要的收穫。

  離開了香港大學瑪麗皇后醫院,我轉赴威爾斯親王醫院去實地看看病毒實驗室及病理標本。我到的時候,正在進行病理解剖一例SARS死亡病例,我與Choi副教授共同審閱了兩例冠狀病毒解剖例及一例禽流感病例的標本,如獲至寶。SARS解剖例之病理變化類似台大醫院勤姓台商的生體切片,也含有多核巨細胞,這是為什麼談教授認為是副黏液病毒科引起的原因。一例禽流感解剖例則有厲害的噬血症候群變化,頗令我印象深刻。

  訪察了香港中文大學的威爾斯親王醫院的病理後,我感慨良深,他們此次的電顯發揮了功能,包括美國CDC及香港大學找到病毒元兇都是靠著病毒培養,配合電子顯微鏡奏功,分子生物學及免疫學繼而加入戰場,整體工作都是在病理部進行,單一指揮系統,團隊合作無間,與一九九八年我們在台南成大對腸病毒研究有異曲同工之妙,這是目前台灣醫學中心分科過細衍生很多整合不易的缺點所應反省之處。

  此行在台灣疾病管制局及國家衛生研究院的支助下深入虎穴,完全達到我當初來香港訪察的目的。我們在台灣很快就可以建立起冠狀病毒及間質肺炎病毒的檢驗標準流程,使台灣未來在SARS病人的鑑定工作更有依據,避免不必要的拖延及恐慌。此外,SARS究竟是那一種病毒引起的,何以傳播途徑如此詭異、致病機轉及治療如何,都有很大的研究空間,上天保佑,讓我們能安然度過SARS的這一個危機罷!(下,全文完) (作者蘇益仁╱國家衛生研究院臨床組主任)

 

 


新聞檢索

台灣人、中國人和支那人

SARS瘟疫與三通瘟疫

和平之旅與投降之旅
深入香港SARS疫區訪察紀行
愚人節 高市議會開議
罵人老處女者,該被罷免
台灣師大應尊重古蹟 保護老樹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