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8月14日星期四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抗煞 媒體做到尊重基本人權嗎?

☉陳順勝

 今年四五月間台灣面對了有史以來,來勢最兇猛的疫病 SARS。兇猛有三:面對可怕的疫病擴散與死亡的威脅、媒體污名化的渲染報導及少數醫護人員短暫向心力危機。SARS的實驗室診斷尚未成熟,不論是由喉頭或肛門採檢來偵測病毒或在感染後偵測血中抗體,都還未成熟到足以確診疾病,因此診斷僅能依據臨床要件來判斷為疑似或可能病例,且診斷要件會隨著全球對此病的進一步瞭解而改變。抗煞戰爭,是對抗病毒與人性的戰爭,急速動態變化與戰況劇烈程度是可預期的,戰果無軌跡可循,難預期結果與戰略需充滿創意。雖有困難度,但設若疫情無法成功圍堵,萬一蔓延開來,則百姓何以為安。遺憾的是抗煞戰爭時期,部份媒體的強勢甚至於文字暴力,足以撼動民心、影響經濟,更重要的是摧殘參與戰爭中醫護人員的士氣。

  這期間我受命當醫院發言人,負責對外統一發言,每日固定時間或承命隨時準備研擬精準的發言內容。非正式發言時間,或對媒體所提問題視情節應變發言。我發現大多數敬業的媒體記者日夜不懈敬業地工作,但也目睹某些活生生的報導過程: 一些記者在老闆與同儕競爭的壓力下,製造且報導未經查證與未平衡報導的假新聞,事後有些人也不會臉紅或有悔意。這種風氣折損很多有潛力的記者,叫人惋惜。譬如未南下的北部記者照樣可發現場新聞、頭條誤報殉職、到網頁抓網友的討論當新聞稿、亂抓活生生的人的照片當殉職者遺照…等等不一而足。再者醫學倫理與新聞倫理在某些觀點上會產生衝突,尤其在此次抗煞聖戰中,更明顯的浮現。事件過後,我們曾努力舉辦與媒體之研討會,雙方領域的專業人員就這領域進一步探討,將來再另文討論。本文願就媒體對病人與家屬互動影響先談。

  許多醫療人員與病人或家屬在SARS期間被新聞媒體打擾,媒體反覆打電話騷擾或者來到他們家門口尋求新聞並且不肯離開,或整日以電視跑馬燈新聞轟炸。很多人抱怨他們的生活權嚴重被剝奪,也被下列所發生的事項驚嚇到:包括意料之外的新聞報導、氣憤媒體登出錯誤的資訊或擔憂媒體不應該刊出病人或家屬的故事或者照片。一些SARS病家起初以為他們能透過僅僅接受一家報紙或電視媒體採訪就可以應付了事,但是這個方法往往無法奏效。因為一旦一家媒體介入了,其他記者與SNG絕不會離開。

  媒體在SARS病人病情一開始的時候就引發他們採訪的興趣,但是在這樣一個已經備感壓力的時間又來增加額外負擔。病家和我們憂心媒體這樣的打擾醫院病房,會侵犯到他們的隱私以及騷擾其他病人。有時病家需要有人扮演過濾的角色保護他們免於媒體的騷擾,特別是在病患病情嚴重或死亡的時候。病家有時找一家媒體代言。但最後他們卻失望了,因為媒體的興趣焦點與他們的原意不同,最後甚至於需要有人幫助他們和媒體打交道。

  病人與家屬發現只要其他SARS相關事件再次出現在新聞中, 媒體記者就會再回來找他們。每次SARS出現在新聞中,它也帶回媒體回鍋炒老新聞。病家想要擺脫他們被媒體貼上的社會標識,和隨時都得擔心媒體會刊出了什麼樣的內容。

  當然不諱言的,一些病家反而歡迎和尋求媒體的注意,因為他們認為可以藉以警告其他人關於SARS的一切,且可以得到SARS的諮詢,透過和媒體談話,可以讓病人不被遺忘、透過談話來紓解他們的憂傷、或為病人爭取更好的照護。不過經過我們的追蹤,利用媒體,最後常常事與願違。媒體報導有放大效果,甚至捕風捉影,可能引起負面反應。

  將來任何單位在面對任何危機事件時,應及早成立媒體對話窗口,沒必要迴避問題,這可適度教育民眾,釐清疑慮。而且媒體負有社會責任,要共同消弭恐慌效應的擴張,否則受害的還是全國民眾。我希望大眾包括媒體能從SARS風暴中得到教訓,學習互助與尊重生命與人的基本權利。

  (作者陳順勝╱神經學教授、台教會會員)

新聞檢索

復辟主義的面目

抗煞 媒體做到尊重基本人權嗎?

半個海瑞 全盤醬缸
台灣飛起來 國旗上青天
學歷的意義正在改變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