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8月4日星期一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醫療行為是否為消費行為?請說明白

☉郭正典

 在台灣行醫的風險不小,除了有世上僅有的刑法伺候外,還有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消保法要求醫院即使沒有過失也要負起賠償責任。

  為了辨明醫療行為是不是消保法所規範的消費行為,醫界從八十三年一月消保法公布實施日起開始和法學界、公衛界及許多社會人士爭辯,認為醫療行為是醫師對病人提供醫療專業技術與服務的行為,不同於消費者自行使用商品之消費行為。但是醫界的努力完全沒有效果,醫療行為仍然被認為是一種消費行為,消保法還是沒有將醫療行為排除在外,直到今天。

  SARS肆虐台灣期間,社會大眾普遍認為冒險抗煞是醫事人員的「天職」,總統也曾宣示「防疫視同作戰」,政府官員及媒體更把醫事人員的不願繼續抗煞視為陣前逃亡,但卻沒人稍微想一想:一項被國人認定為消費行為的醫療行為,怎麼突然間變成一種「天職」了?不願意繼續從事醫療消費行為的人,怎麼一夜間變成陣前逃亡的逃兵了?今天若有一位商人不願意做某筆可能會虧本的生意時,有人會認為他有虧「天職」嗎?或認為他是陣前逃亡的商界逃兵嗎?我想任何稍有常識的人都不會如此頭腦秀逗的。但是我國民眾、官員及總統卻認為不願抗煞的醫事人員有虧「天職」,是醫界逃兵,莫非醫界抗煞是一種不是消費行為的醫療行為?如果抗煞不是一種消費行為,那抗煞以外的其他醫療行為呢?  

  或許經由這次SARS的洗禮,國人終於了解醫療行為是一種神聖的救人行為,而不是做生意買賣的那種消費行為了。有些醫界人士也在期盼,或許SARS疫情過後,國人會感念醫事人員在SARS風暴中的慘重犧牲而同意修法,將醫療行為排除於消保法之外,還醫界執業尊嚴。但是,醫界且莫作夢。就在SARS已近尾聲但還沒有離開台灣的六月十九日,消基會的律師在報上宣稱,若民眾及醫事人員確是在醫院感染SARS,則依消保法第七條及民法第一九一條之三的規定,他們可向醫院請求損害賠償。七月六日消基會且付諸行動,要求在公立醫院發生感染死亡者政府應給予國家賠償及撫卹;如在私立醫院發生感染死亡者,消基會將協助家屬依消保法提出訴訟。SARS來時說醫事人員不去冒險救人有失醫療天職,SARS近尾聲時又說醫療行為該用消保法規範,這些人真是口齒伶俐啊,也不怕閃了舌頭啊!既然已有民法第一九一條之三可替染煞民眾求償,為何還硬要引用消保法?

  如果防疫視同作戰,則政府用公權力強迫醫事人員去醫治SARS使之不幸感染SARS時,是染煞民眾、政府還是醫院該賠償醫事人員?醫院本來就有來自病人的各種細菌及病毒,故若病人在醫院感染到SARS時,病人是該向醫院求償還是向把SARS帶到醫院的病人求償?或是向把SARS傳給全世界並隱瞞疫情的中國政府求償?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家醫院的負責人敢確保其醫院符合我國消保法第七條所要求的衛生與安全性,消基會的律師卻要求我國的醫院只要有院內感染就責無旁貸,消基會是否希望我國的醫院都不要收治已有感染的病人,以免感染下一個病人?

  如果社會大眾平時認定醫療行為是一種消費行為,可用消保法規範,但在發生SARS疫情時又說拒不抗煞的醫事人員有違天職,且是敵前抗命的罪行,則不僅醫事人員無所適從,遲早會得精神分裂症,法律的尊嚴也將受到嚴重斲傷。法律不是自助餐廳裡的餐點,可以完全不顧事理的正當性與連貫性而任意選用只對自己有利的法條。醫療行為是否為消費行為的認定關係到下一波SARS來襲時政府是否有立場要求醫事人員冒險抗煞,及醫事人員應採什麼態度抗煞,故醫療行為是否為消費行為,政府及社會大眾應儘早說明白,好讓醫界知所遵循。(作者郭正典╱台灣心會理事)

新聞檢索

觀選雜感

用常識來評論花蓮縣長補選

花蓮選戰之後
IMO獎牌、傑出數學家與資優教育
醫療行為是否為消費行為?請說明白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