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廣 場

實習教師----台灣次等公民

☉實老

  拜讀「實習教師.村里長與外勞」一文(自由廣場,十月二十日),由於本身為實習教師,讀完後不禁熱淚盈眶,一看作者,原來是母校台師大的教授,更不禁為曾教授為實習教師的仗義執言感到安慰,至少,在這個將實習教師棄如敝屣的社會,還有人真心關懷這失落的一群!

  四年前,懷抱著為人師表的夢想,錄取台灣師範大學,原以為經過四年專業的師資養成教育後,能夠成為誨人不倦的教師,沒想到政策一夕數變,師資開放,各大專院校紛紛成立教育學分班,師範院校已不再是唯一的師資培育單位,師大畢業而無法成為教師的,大有人在。然而外界對師範大學的眼光依舊,一談起「師大」二字,仍覺得我們就是「未來的老師」,殊不知師大的光環已褪色,留給我們的只是沉重的負荷。

  「師大畢業,不當老師要幹什麼?」這個問題是師大生的疑惑。我常問自己一個問題:「要是考不上教師甄試,我要怎麼辦?」面對現行中等學校教師缺額僧多粥少,即使師大四年的專業師資養成教育也毫無用武之地。到一般公司行號謀職,錄取我們這些師範生有何用,幫助老闆教育員工嗎?

  從師大畢業,成為實習教師後,對於未來的疑問更形巨大。由於現行教育法規不明,實習教師在學校的地位也跟著曖昧不清、妾身不明。有些實習教師,遇到的實習學校較為敦厚,除了一般的行政實習、導師實習、教學實習外,不會額外加重負擔。然而幸運的畢竟是少數,多數還是逃不了被學校壓榨的命運。在我同屆的同學中,有人最為誇張,一到實習學校,便搖身一變成「代課老師」,原來是學校遇缺不補,刻意等待實習老師來填補空缺,好一點的學校會給代課費,然而差一點的,代課費全無,只因為我們是「實習教師」,而上課是教學實習的一環,壓榨我們理所當然!

  我的實習學校不是最壞,但也不算最好。實習教師明文規定有三種類的實習:行政實習、導師實習、教學實習。可是當中卻沒有載明工作範圍及內容,於是人人各有一套說法,只要說得通,礙於實習成績的壓力,我們只得乖乖順從。行政也得作、導師也得當、教學更得精,蠟燭三頭燒,還要我們有最好的表現,三不五時還要配合學校的政令,全體實習教師來個廣播劇或者聖誕節戲劇演出,能拒絕嗎?至少我不敢!

  實習學校有位老師要我以正式教師自處,管教學生才不會心虛,我自問確實做到了他的要求,每天比學生更早到校,在全校師生都離開了之後,才踏著夜色回家,可是我的薪資每月只有八千元,扣除食宿之後,所剩無幾,教育法還規定實習教師不能兼職!我知道政府是希望實習教師能專心實習,不要被外務干擾,可是光是月薪八千元,在物價昂貴的台灣如何生活?縱使教師是神聖的「志業」,也不該讓我們淪為比有最低薪資一萬五千八百四十元保障的外勞還要低等的公民吧!

  我曾經在實習班級讓學生進行一項遊戲,遊戲中要他們回答幾個問題,其中一個是問他們長大以後最想從事哪一種工作,赫然發現班上近四十名學生中有十二個孩子想當老師,這其中又有十個是女生。我盯著「老師」這兩個字,淚流不止,想到國小二年級時的我,也曾在紙上寫下「我以後想當老師」。我不知道該怎麼對這十二個孩子說明,要當老師得先修習教育學分,然後備經壓榨的實習,在疲憊不堪後接著參加教師甄試,在十萬多名流浪教師中爭取不到百分之十的教師缺額,才能成為教師。倘若未能錄取,只能失業。

  為了思索該如何回答,一夜無眠,讀到曾教授的文章,雖然在師大時我未修習過曾教授的課,但曾教授關懷我們這群次等公民的心意讓我無限窩心,回想近半年來的實習生活,首次有人真心關懷並且發聲,真教人感動哪。

 

中華民國92年12月22日星期一
新聞檢索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