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2月12日星期三
今日要聞
影視體育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媒體改革之道,檢視經營權!

◎臧汀生

 日前因為澄社發表黨、公職人員兼 任媒體董監事的名單,並要求陳總統履行競選承諾,促成黨政軍徹底退出媒體,還給媒體獨立自主的空間,而其中唯一擔任無線電視台董事長的蔡同榮立委,頓成眾矢之的;民進黨的黨政高層也頻頻施壓於蔡立委,敦促其做出選擇。同一時間,泛藍軍的牽涉者,紛紛表態放棄媒體兼職,實質操控媒體的國民黨更揚言,要將其所擁有的媒體全部信託化。似乎只待蔡同榮一點頭,從此台灣媒體便可望全面獨立自主地發揮第四權,而台灣的民主化便可步上坦途了。果如其然,則今日澄社的這聲獅子吼,便是台灣民主政治臻於化境的關鍵。然而,不 知辨別所有權與經營權的分野,罔顧今昔媒體生態的本質,卻夸夸其談的澄社,能否說明為何在當前國事蜩螗之際,大炒這盤冷飯的理由呢?

 是因為當前執政的民進黨,挾其執政優勢,遂行操控箝制,而使台灣各媒體噤若寒蟬而乏諤諤之諫嗎?是台灣各媒體趨炎附勢報喜不報憂,而喪失新聞工作良知嗎?事實是,當前台灣媒體譏嘲攻訐在朝人士的言論,已蔚為風潮;乃至杜撰抹黑執政團隊的惡行,也習以為常。請問,在這個人人可見,歷歷可證的事實下,執政的民進黨真正掌控黨政軍嗎?其黨政軍又真的操控了媒體嗎?那麼澄社為何大炒這盤冷飯呢?

 在正常情況下,談論傳播媒體應該區分所有權與經營權。資金提供者擁有所有權,其目的在透過董事會所任命的經營階層的妥善經營,創造股東的利益與名譽。而所謂妥善經營,就是在獨立的新聞編輯經營權之下,依其新聞專業與道德,進行新聞材料的選擇、報導與評述,獲取大眾的信任與接近,從而吸引廣告投入,創造媒體所有權人的利益與名譽。準此,吾人關注傳播媒體的重點,便不必是所有權的歸屬;而應該在經營權是否恪遵新聞獨立、公正、平衡、客觀等等準則。

 戒嚴專制的時代裡,傳播媒體的設立,在國民黨的壟斷下, 其稀有且獨佔的商業暴利,自不待言;能夠分享這個暴利而成為股東者,當然也不只是黨政軍,同時也包含許許多多黨的外圍組織。此乃執政的陳水扁政府根本未能真正完全擁有老三台的所有權緣故;從陳文茜在國民黨外圍組織的支持下,得以擔任台視董事,足以為證。至於經營權中的獨立編輯權,則也透過其文工會的把關查核,確保了絕大多數從業人員的黨性與忠貞。當時別說是各公私媒體重要幹部(如總編輯、總主筆)的任命,即使基層記者的雇用,也必須報請文工會調查核准。其新聞材料的選擇,當然更必須 篩選、過濾,甚至適當地「製造」,以配合其政策需要。

 過去,我們很天真地以為,只要國民黨的黨政軍釋出媒體所有權,則媒體經營權便得以獲得解放而獨立、公正、客觀、平衡,人民便可以獲得健全的資訊,從而進行理智的判斷,而民主政治便得以實現。我們過度高估了那些意識形態已經被國民黨完成洗腦的從業人員之道德良知。殊不知,這些所謂「資深媒體工作者」,正以其資深而竊佔各媒體的要津,高揭新聞專業與獨立的大纛,以其黨國一體的意識形態,自覺或不自覺地,繼續遂行對全國人民的洗腦呢!

 準如前述,所呈現的事實是,傳播媒體所有權 的歸屬,根本不是現階段改造媒體的首務;其標的應該是經營權中編、採、報、評的公正、平衡、客觀的程度,以及從業人員政治背景的調查。以澄社成員的知識素質,筆者既無意以陰謀論揣測其炒冷飯的動機,也不敢高估老三台全面釋股後,親中資金伺機侵入的危害,卻不能不指出他們做功課太偷懶了。以至於只從各媒體所有權部分的董監事名單入手。如果肯用功的話,便應該調查全國各媒體從業人員的黨籍背景與政治傾向,以及其編播內容的公正程度,量化製表公諸社會大眾,作為全民視聽選擇與判斷的依據,以澄清人民的 智慧,如此才庶幾不愧為「澄」社吧!

 至於,蔡同榮立委則應該借力使力,要求澄社先完成上述工作,然後再對自己的進退做出聲明,功莫大焉!(作者臧汀生╱彰化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新聞檢索

媒體改革之路,請再進一步!

媒體改革之道,檢視經營權!

南斯拉夫能變,中國也能變嗎?
看中國對新疆之鎮壓
ROC vs. Taiwan,申請德國簽證的不愉快經驗
海外受辱,問題出在被誤認為中國人
以正確的理由護衛正確的事-回應「自然資源維護與永續發展」
好山好水盡成「極樂世界」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