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2月15日星期六
今日要聞
影視體育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回應「菜鳥與查某」

◎劉芳伶

  拜讀「菜鳥與查某」一文(自由廣場,二月十四日,下稱「菜文」)。該文指控司法封閉有集體暴力或權威心態,筆者身為律師感觸良多,原則上可以同意,不過對於該文所舉的例子則不能茍同,蓋其所舉例與「司法封閉有集體暴力或權威心態」並無關係。唯其有所誤認者,亦可能係受媒體誤導台灣媒體之司法記者常因專業法律常識不足,而有錯誤之報導,常成為事務所茶餘飯後談笑之素材,故有「菜文」之類者亦不足怪。

  以下針對文中所舉兩案作分析:其一,「菜文」因近日報載有被告因辱罵法官為「菜鳥查某」而遭判刑八個月,感到憤憤不平,認為該女法官是「見笑轉生氣」又是「缺乏人生閱歷的溫室小花」,且認為判八個月而非六個月(得易科罰金),顯然是同僚相護,要「整死」被告(下稱前案)。其二,該文又以「強吻女生判無罪一案」,認為此事可為「司法封閉有集體暴力或權威心態」之支持證據(下稱後案)。

  唯,就後案,據筆者所知並非無罪,而是不構成強制猥褻罪(刑法第二二四條),但仍構成強制罪(刑法第三零四條第一項:「以強暴、脅迫使人行使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按我國刑法第二二四條規定,「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之行為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而何謂「猥褻」?此有最高法院二十七年上字第五五八號判例明指:「所謂猥褻,係指姦淫以外有關風化之一切色慾行為而言,苟其行為在客觀上尚不能遽認為基於色慾之一種動作,即不得謂係猥褻行為。」故並非所有的親吻動作都能構成刑法上之猥褻行為,而該案承審法官審酌雙方所陳述之事實與證據後,認為雖有親吻的事實存在,但該行為尚與「色慾」有間,故認為僅構成強制罪。則媒體以「強吻卻無罪」為標題,未免太過聳動也太過粗糙,至於「菜文」以之為據欲論證「司法封閉有集體暴力或權威心態」云云,就顯得薄弱無力。

  而就前案,則筆者更感到懷疑,蓋刑法第一四零條第一項規定,「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當場侮辱,或對於其依法執行之職務公然侮辱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百元以下罰金。」第三零九條規定,「(第一項)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第二項)以強暴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則依據媒體所描述之情,被告應係觸犯公然侮辱罪,而相關法條如上所列,如果要判到八個月,那麼只有可能係第三零九條第二項之強暴犯公然侮辱。

  若此,媒體卻沒有提到該被告以「暴力」犯「侮辱」,而僅以「侮辱法官判八個月」為標題,又是一種令人不敢恭維的媒體暴力。而筆者本欲將前案之判決全文尋出,只可惜媒體所提供之資訊不足,以至於無法尋獲。惟就媒體本身之報導,從法條面檢驗之,就有相當之可疑。

  基上,筆者所欲強調者,司法改革係台灣永續發展與進步之必經道路,不過台灣之媒體身為第四權,如果要扮演好監督的角色,也應該多方充實法律專業,而不要只以新聞價值商業利益譁眾取寵,造成人民對於司法之誤解甚至對立。

  大家於吸收媒體所提供之司法訊息之時,可聞之但絕不可全信之,更不宜人云亦云、妄下斷言。

  就「菜文」內容,筆者補充幾點意見,其一,「菜文」稱「本來女法官就比較少」,這是錯的,現在女性司法官(包括檢察官與法官)已經非常多,尤其地方法院(以筆者執業之台北、板橋、士林為準)幾乎已經超過男性。其二,「查某」並非一般日常用語之稱謂而係一種輕蔑性之歧視字眼,如「菜文」之作者有習慣稱呼女性為「查某」,管見以為最好停止使用,因為過去您所遇之女性不願與您計較,是寬宏大量,這是道德層面。沒有人有權利以習慣為藉口而以粗鄙字眼稱呼或形容他人,以下筆者提供一則司法院解釋字號與判例予您參考,院字第一八六三號解釋文,「以粗鄙之語言在公共場所向特定之人辱罵時,倘為其他不特定人可以聞見之情形,而其語言之含義,又足以減損該特定人之聲譽者,自應成立刑法第三○九條第一項之罪。」

 最高法院判例二十八年上字第二九七四號,「某氏當眾辱罵某甲,不得謂非公然侮辱人之現行犯,無論何人皆有逮捕之權。則上訴人徇某甲之請,當場將其逮捕,本為法令所許,除於逮捕後不即送官究辦,另有單純私禁之故意外,要不成立妨害自由罪」。

  簡言之,台灣之法律禁止公開辱罵他人,如果為之,尚可以現行犯逮捕,故此,辱罵他人非權利,是值得非難的;而主張法律上所規定之權利,要求法辦公然辱罵他人之人更無何可恥之處,這是捍衛合法權利,是值得稱讚的。故前案與所謂「司法封閉有集體暴力或權威心態」其實毫無關聯性。至於被辱罵者要否原諒辱罵者而不以法律追究之,此乃道德修養之問題,如能為之且心中無怨,此為聖者,筆者佩服之,如不為之只因怯懦怕事而實則心中仍有氣有怨,則為鄉愿者,筆者即難茍同。但筆者最不敢恭維者係有好事者因事不關己而以聖者自居,要求他人亦能成聖,若此,應先自問,如受辱者係自身或父母妻兒則是否同處,如不同處,則此等心態則為鄉愿中之鄉愿,蓋豈能以自己也達不到之高標準要求他人,如能同處,則己身雖聖,則猶嫌苛,莫忘嚴以律己寬以待人之道,且就他人所行者如果符合人間律法,又有何可訾議耶?(作者劉芳伶╱律師)



新聞檢索

宋楚瑜又再權勢政治黑白講

回應宋楚瑜的萬言書

看「國親合、連宋配」
回應「菜鳥與查某」
從興票案談司法正義
元宵節的文化意義
「神采飛羊」多了兩個ㄋㄟ ㄋㄟ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