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2月16日星期日
今日要聞
影視體育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回應「菜鳥與查某」

◎思量

 慕迅醫師「菜鳥與查某」一文(自由廣場, 二月十四日)提及:審理案件之女法官因「心虛」,「竟然把民眾一般的日常用語稱呼視為是『侮辱』」,又「要怪過去國民黨政府推行國語之成功,使這位努力用功讀書、『遵守』校規的女法官,會把『查某』這樣的日常稱呼,視為必須告上法庭的低級、藐視人的低俗台灣話」,作者認定女法官因自己是少數而心虛,又認為這點小事不足以告上法庭,這難道不是作者以男性本位的立場來揣度職場少數女性的心態,甚至作者本人就是如此看待專業領域的女性呢? 再者,詞彙是死的,語言是活的,在日常言談中,死的詞彙加上說話人 的聲調、情緒,或是情境的不同,就會賦予它不同的生命。譬如:問路時,同樣用台語,你會說:「查某,借問…」還是「小姐(台語),借問…」而被問者又會有什麼樣的情緒反應呢?

 因此,筆者認為該案之被告使用「查某」這個字眼,並非只是粗不粗俗的問題。

    筆者在大學任教多年,某次下課後等候電梯時,遇見某系與筆者不熟識的男性副教授,短暫交談後,他問筆者教什麼課,筆者回答:「國文」,他立即說:「哦!劉小姐!」

 為什麼已知是同校任教的老師,他不稱筆者為「劉老師」,而稱「劉小姐」呢?筆者的確是「劉小姐」,但在學校場合卻特別做這樣的稱呼,不論他的原因為何,我相信慕迅醫師也不會否認那是一種故意輕視的態度吧?

 法官在審理案件時是中性的,他當時唯一的身份就是「法官」,他擁有法律賦予的權威,這是民主國家的國民都不會否認的。而在此時,不服的被告卻故意提出性別問題,來質疑和混淆法官的權威,難道慕迅醫師還會認為這不是一種侮辱,或是根本您認為女性的專業能力本就該受質疑?

    「菜」文所述:「但此一判例就明顯透露 出這些法官們可議的心態:對我不敬、整死你,還不判六個月,得易科罰金,卻是八個月…」令筆者想到許多被當學生的心態,他們會在網路上謾罵老師情緒化、就是看他不順眼,所以才當他,卻從不提及自己一學期來上過幾堂課。如果有老師要告學生,一定被道德勸說:學生不懂事嘛,何必跟他們斤斤計較。因此錯誤從不被改正,學校教育越來越駝鳥,學生越來越囂張。 如果身為法官都不該挺身而出,捍衛人的尊嚴,和法庭上法律、法官尊嚴,人民是不是可以有樣學樣,更加輕視法律?「人必自侮而人侮之」,如果法官在法庭上被 侮辱而毫無異議,那麼法官成了小丑,法院開庭審案豈不成了鬧劇一場?(作者為大學教師╱思量是筆名)



新聞檢索

誰才是有風度的台灣人?

國家定義的轉型

高醫療賠償時代來臨
建立第二套保險系統的時候到了
催生「庇護法」 堅持人權立國
回應「菜鳥與查某」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