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2月9日星期日
今日要聞
影視體育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綜 合 新 聞

超越痛苦極限 劉俠一生真善美

記者趙靜瑜╱專題報導

  早在七○年代,學子界就流行看杏林子的書,流行用她的話放在自己的作文當中;二十一世紀網路時代興起,杏林子對於人生的歷練與心得,同樣在網路世界裡佔有一席之地,劉俠的文字反映人生,歌頌人生,這些金言佳句不但不會因時代而淘汰,反而因為時間的粹煉而顯得更加甜美感動。

  出生時,母親怕劉俠養不大,特意取了「俠」字,期望這個女娃活得健康自在,沒想到身體上未必健朗,卻活出了一個實踐家的偉大心靈,去年二月二十八曰,劉俠才剛剛度過她的六十大壽,當時她說,「對我這樣一個每天活得上氣不接下氣的病人來說,每天都是我的生日」。

  對於自己的疾病,劉俠說:「在一張三尺寬六尺長的病床上,只要好好努力,也可以有所作為,也可以為自己開創一片新天地。」杏林子,她不願意放棄,清晨醒來發現自己仍然活著,可以聽,可以看,可以說話,可以呼吸,可以思想,可以愛,可以做一點自己喜歡的事,心中真是充滿了歡喜和感謝,就好像聚寶盆,每天都有一個新的生命跳出來。

  病痛的杏林子樂觀堅強,釋放出更多的愛,這樣的堅韌形諸文字,超越痛苦極限,不但是試煉人的潛力,也表現人性的真善美。

  四十歲那年,杏林子為自己寫了一副對聯:「天地無限廣,歲月不愁長」自況心境,更有一種行到水窮處後,坐看雲起時的悠然。

  在《另一種愛情》當中,劉俠說出了自己生命中出現的愛的插曲,種種情愛掙扎,小愛如何延伸至大愛,「這個世界似乎再也沒有什麼令我眷戀不捨的,只除了人。每當我的觸角伸得更廣更遠,我的根便扎得更牢更深,我於是被這一片大地整個攫住了」。

  杏林子文如其人,她說自己是「名病人」,形容自己身上的病痛分五級:小痛、中痛、大痛、巨痛、狂痛,五痛不分晝夜隨時伺候,別人不忍見她病痛纏身,生不如死,她卻說:「有時候感覺自己就像叫化子一樣,因為擁有的東西太少,所以得到任何一點點都備加珍惜」。

  信仰是劉俠面對死生的最大氣力來源之一,劉俠自己的證道裡表示,上帝和魔鬼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魔鬼千方百計只想叫人死,上帝卻千方百計只想叫人活,而且活得更好,更起勁、更快樂。

  「所以祂給了人信心、希望、勇氣,還有愛;教導我們如何在痛苦中保持信心,在灰心中保持希望,在危難中保持勇氣,祂也不斷用愛來滋潤我們飽受創痛的心靈,好叫我們的生命重新充滿生氣,勇敢地活下去」。

  時間追趕著劉俠,劉俠也從文字裡勸戒讀者把握著時光,「來不及的愛,來不及表達的歉意,來不及挽回的錯誤,來不及實現的諾言,來不及送出的祝福,來不及離別前最後的擁抱……我們總有太多的來不及。我們總以為時間會等我們,容許我們從頭再來,彌補缺憾。」劉俠文字裡的敘述是這樣的,「豈不知『撒旦如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噬的人。』災難永遠在我們猝不及防的時候當頭砸下,你無從躲避,無能怯懦懼,心膽俱碎,招架無力。我們唯一能做的,只不過在還來得及的時候,小心呵護手中的珍寶,一刻也不要放鬆。」劉俠說,「不論我失去什麼,也不論我失去多少,有一樣東西卻是任何人所無法剝奪、任何事所無法磨損的,那就是『生命的意志』!」當然人生總避免不了許多拂逆的事,劉俠說,「當我們不願意接受卻又不得不接受時,就只有忍耐了」。

  「我把所有的愛,留給我的父母、親人、以及所有曾關心我、幫助我的朋友。

  我把所有的祝福留給天下人,不論是好人、還是壞人,我都祝福他們有一個積極的人生,給這個世界多創造一些和平安樂,基督天國的理想也能早日在地上實現……。」杏林子在散文《視死如歸》中提及這些,她也坦然面對,也直言這就是她遺囑的其中一部份。

  「就這樣,我也勇敢地跨出腳步。

  我知道,重要的是在付出,因為,唯有從付出當中,你才能有所獲得,有所體認。 能夠愛,是一種福氣,是一種智慧。

  單單為我們有這份力量付出,就讓我們歡歡喜喜地做吧!」這些字句裡流露的劉俠,就是她一生令人緬懷的心靈映照。



新聞檢索

劉俠猝逝 捐大體遺愛人間

涉傷害致死 印傭美娜收押

劉大姊走了 殘友社福界悲痛
超越痛苦極限 劉俠一生真善美
愛與幽默 杏林子譜出生之歌
劉俠之弟 盼建立監護工安全機制
慢性病患 國內缺乏專業照護
專技人員特考 擬採隨到隨考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