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1月9日星期四
今日要聞
影視體育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家 庭 婦 女

〈生活調理機〉◎王琳 圖◎何文瑩
糟了 其實沒那麼糟

 「糟了!我的兒子是寫小說的……」,鼎鼎大名的作家黃春明,在兒子黃國峻著作的小說《盲目地注視》序文上,寫下這幾個大字。
黃春明的「糟了」,多少道出做父親不放心兒子步後塵的心聲。
 看到「糟了!」的描述,我倒認為那是舒緩內在緊張與不安的心緒,正因為感覺到危機,才會收起散亂情緒,提振精神,面對可能遭遇的難題。
我認為黃春明寫下的「糟了!」,最深層的意義應該是對兒子的期許及鼓勵,冀望黃國峻堅持自己訂下的人生目標,提筆寫出引人入勝,獲得社會大眾共鳴的小說。
 但我知道有很多人對負面字眼非常敏感,往往不能釋懷。
 一聽到有人慌張地說:「糟了!電腦怎麼當機了,所有資料不是都完了嗎?郁婷,又是妳!妳再敢亂動就試試看?」嚇得郁婷不知所措,好像所有事情都是因為自己不小心所引起的,每個人都要跟她作對,弄得她掉下委屈的眼淚。
 難道郁婷連一點抗壓性都沒有?其實是自小養成的習慣,到了職場上仍然無法擺脫,受困在難以突破的人際關係中,郁婷自然很不是滋味,為什麼一聽到負面的話時,就真的不能控制,難道自己的EQ真的這麼差嗎?
 我相信郁婷的難題,也曾發生在你我身上,負面的話聽多了,整個人不自覺就抓狂起來,定不下心來,直覺認為都是自己做得不夠好。其實聽起來是負面的評語,所代表的真正意義可能有好幾種,其中一種是做得不夠好,必須要加油;而另一種只是宣洩心中的不舒服,所以不用太在意。
 宇青和郁婷卻有不同的處理模式,他始終將負面言詞當做改正點,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在三十秒之內全然釋放,一定要快速轉換成積極能量,想想看究竟是哪堨X了問題?為什麼對方會說這樣的話?而我要用什麼方式改正,才能讓事情做對,並贏得對方的信任?
 宇青正面的思考模式反而引導他不斷修正缺失,學習最佳處世模式。「看你笑話的人,是根本不會說難聽的話!」
 「糟了!」一詞,可以很負面,但也可以很正面,關鍵點就在自己是怎麼想及怎麼做的。人無時無刻都處在險境之中,每一刻都有遇到不知如何化解的可能性,用負面情緒思考的結果,反而會讓事情愈來愈複雜,何不倒出所有不愉悅,然後再讓積極思考立即占滿空間,提振自己心情?
 「糟了!」不是真的那麼糟,而是要給自己預留「我很棒」的空間。

心情分享
 八歲的弟弟和十二歲的哥哥一起玩,哥哥樣樣行,騎車、打球、游泳、直排輪鞋都難不倒他,弟弟就遜色不少,騎個車跌倒不說,膝蓋還流血不止;打個球不是違規亂搶球,就是被蓋火鍋;游泳不是老嗆到水,就是難看的狗爬式。
 哥哥不喜歡弟弟跟,覺得有這個弟弟太丟臉了,什麼都是學一半。弟弟樣樣不如哥哥,有時候還被哥哥嫌遜斃了,不過弟弟就是喜歡跟,哪怕哥哥對他發脾氣,他還是要跟。
 問他︰「哥哥不怎麼喜歡你,幹嘛要跟?」弟弟說話了:「我要像哥哥一樣棒,所以要跟著學。」
 想學,就有希望;不想學,就甭談。



新聞檢索

糟了 其實沒那麼糟

旅遊付款 三三三原則
女友祕密 他媽都知道
2003表演藝術嘉年華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