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7月3日星期四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一個不容醫師道歉的社會

☉賴其萬

 
(續昨日)我最擔心的是,如果我們任由民眾恣意破壞醫生形象,甚至以暴力加諸醫護人員,而導致醫生為了明哲保身,變成裹足不前,見危不救,那將會是非常可怕的醫療末日。

  我不禁想起幾年前在新聞週刊(Newsweek)有一篇登載在讀者專欄「輪到我來寫」(My Turn)的撼人經驗。作者是一位整形外科的總住院醫師,有一次在渡假時看到一個醉漢超車而撞入路邊的小溝裡,他當時覺得責無旁貸,就停下車來,跳下去幫忙。他發現這人心跳十分微弱,而呼吸道又有阻塞,十分危急。所以他當機立斷,叫其他路人趕快打電話呼叫急救車,而他就用身上的水果刀當場作了緊急氣管切開,才把這醉漢的生命狀況穩定下來。救護車趕到後,車上的醫護人員也都盛讚他的緊急措施非常得體。

  他看到情況穩定以後就想告辭,但這救護車的司機卻堅持要他留下姓名住址。他說臨危拔刀相助是做醫生的天職,實在不需要留名邀功的。但這司機告訴他,他必須要有這醫生的資料,因為將來萬一有醫療糾紛時才能找到他。這位醫生說他的整個假期就一直擔心這醉漢會不會告他而無法輕鬆渡假。回來後他與他的指導教授談及這件不尋常的遭遇,想不到他還沒來得及提到他與這救護車司機的對話,這教授就聲色俱厲地訓了他一頓,這教授告訴他,在這時代這種見義勇為的好人好事還是少做為妙,「想想看,你有沒有你渡假的那個州的行醫執照,你口袋裡的小刀也沒有消毒過。想想看,一個爛醉如泥的酒鬼,可能肝功能不好而血液凝固有問題,這種車禍也可能引起腦部或其他內臟出血,或骨折。所以這病人不能完全康復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若將來要找醫療麻煩時,你既是無照行醫,又使用沒消毒的儀器開刀,你是一定逃不過責任的。」這年輕醫生在結束這篇社論時,很感慨地說他下次再碰到一樣的意外時,他絕不會那麼笨地停下車來做這種傻事,「我將視若無睹,開車揚長而去,好好享受我的假期」。我想,如果我們繼續縱容大眾不合理地對待醫生,「一個不容醫師道歉的社會」只好逼得醫生為保護自己而不敢認錯,碰到緊急危險的醫療情況也只好裝做沒看見,結果受害最深的卻是社會大眾。

  在國外二十幾年的行醫生涯裡,我有許多揮不掉的醫病之間溫馨的故事,而最不能忘懷的是,我曾情不自禁地在病人床側對家屬說出無法挽回她親人的生命而感到歉疚,結果家屬反倒安慰我說,「我們十分感激你這麼用心地照顧我們的親人,他天上有知,也會很感激你的」,說完後家人一一與我擁抱哭泣。這種經驗激勵我更努力照顧下一位病人,更努力充實自己,而這種能容許醫師道歉的社會才會是醫病雙贏的醫療烏托邦。在此,我由衷地希望國人在親人不幸時都能節哀自制,體諒醫者已盡了他最大的努力,醫病雙方彼此包容,而法律也應該嚴禁民眾以暴力對待醫護人員,讓我們大家好好用心地培養祥和關懷的醫療環境,營造一個讓醫生勇於認錯道歉,竭誠幫忙病人的社會。(下,全文完)

 

新聞檢索

「一國兩制」帶給香港人的惡夢!

勿使公投淪為選舉的工具----政府在公投前應有縝密的準備

一個不容醫師道歉的社會
咱不免擱忍受中國媒體的糟蹋!
請台東人向核廢料說不!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