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6月17日星期二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民主的浪潮能及於何處?

☉林立

 伊朗首都德黑蘭延燒著大學生民主運動的怒火已經超過一周了。在一九七九年何梅尼執政下勵行古蘭經政教合一的教義、拒斥西方文化、並毫不留情地肅清異己的伊朗,如今出現這群初生之犢抗爭伊斯蘭基本教義政權的行動,除了令人感到突兀錯愕之外,在佩服其英勇之餘也引人思考:到底民主的浪潮何時、又究竟能否打到所有至今仍實行專制統治的地區去?

  自從共產集團與資本主義陣營長期對峙的冷戰結束後,著名的日裔美籍學者福山出版了「歷史的終結」一書,預言地球上再也不會有文化圈之間的對抗,西方民主及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終將勢不可擋,最後被所有民族接納。

 反之,另一知名學者杭亭頓則大唱反調,認為世界並不會演進成為一個單一的文化體系,而是會永遠保存六、七個文化集團共存、無法融合、不斷引發摩擦與戰火。而九一一事件,更被許多人視為是福山預言的破滅,有人更以「歷史終結論的終結」譏笑嘲諷之。

 除了伊斯蘭文化圈持續是一個與西方周旋頑抗的範例之外,又如新加坡倡導的「亞洲價值」也成為在經濟體制上願意追求自由市場的富裕、而卻又在政治上嚴峻拒絕自由化的東亞國家獨樹一幟與西方分庭抗禮的理由。似乎,福山的理論顯得悖離事實而該自己覺得羞愧尷尬不已才對。

  面對這樣的批駁,福山去年曾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回應,他指出:至今看不出有什麼不可踰越的文化鴻溝能阻擋西方價值的奔流,每年都有成千上萬住在所謂反對西方價值之國度的人民「用腳投票」、用盡心機想移民到西方,可見所謂反對西方價值並非其廣大人民的心聲,而只不過是其統治階級為了永遠獨攬統治利益的藉口罷了;即使是被黑袍教士統治了近四分之一世紀的伊朗,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也都希望生活在一個更自由開放的氣氛中;而早在一九二三年的土耳其,在其民族英雄凱木爾決意實施西化後至今,更沒有遇過什麼反彈,走在伊斯坦堡繁華的街頭,紅男綠女一如歐美的城市,實為伊斯蘭文化並非無法與西方調和的最佳例證。

  福山指出,今日伊斯蘭世界之所以對西方滿懷憤懣怒火,這股仇恨真正原因與文化的難以調和根本無關,而毋寧是源於目睹西方今日的興盛與飛揚跋扈、以及曾經擁有光輝歷史的伊斯蘭文明今日的殘破衰弱之下的悲情激憤。 雖然,福山已點出了問題真正的癥結,但是他卻仍然低估了問題的難解。

 固然今日與西方文化存有各種形式大小不一的扞格的國家,衝突的根源並非源自其文化中有什麼與西方民主絕對不可修改調適的因素,而真正原因是帝國主義的欺凌,但是這種不平等關係所造成的後遺症才是最難解的結,更何況這種以強凌弱的關係如果持續存在,而人類又似乎普遍存在強者永遠不會放棄主宰他人的天性的話,那麼,悲情將是千年不化的,世界也永遠不會達到太平的一日。

  其實,福山何其天真,過去,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對抗根本就不應被理解為一種文化的衝突,而本來就是一種強勢階級欺凌弱勢階級之下所造成的衝突;壓迫與被壓迫的主體換成民族或國家也是一樣。

 而其衍生的結果是被欺壓、或是曾經在歷史上被欺壓過的國家中的專制政權可以擴大製造這股悲情來煽動操控民眾,造成弱國人民自己又帶給自己更大的不幸。

 看來,要讓歷史不再紛擾,除了不切實際地祈求強者能良心發現之外,還是要靠弱國的人民擦亮他們的眼睛走上正確的道路,才能自求多福、重見天日。 (作者林立╱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副教授、台灣教授協會副秘書長)

 


新聞檢索

民主的浪潮能及於何處?

自殺也有社區流行嗎?

非典型權力饑渴症候群
廢除刑法100條 宋楚瑜有功勞嗎?
高明見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省的教授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