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6月4日星期三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專責醫院不夠專責

☉ 朱樹勳  

  戰勝SARS,早日恢復以前的正常日子,已成全民迫切的渴望。此時政府規劃專責醫院的做法是非常正確的,但據報載,這所謂專責醫院只收治SARS輕症患者,重症者將送往醫學中心。果如斯,何能稱其為專責醫院。SARS最嚴重者的迫切問題是呼吸衰竭,此時須氣管插管及使用人工呼吸器,這種醫療技術國內地區級以上醫院皆很熟悉,何須轉醫學中心。至於要不要使用到心肺衰竭的終極武器葉克膜(ECMO)體外維生系統,則見仁見智,這不僅是醫療資源的耗費而已,而是到此嚴重程度肺臟會不會再恢復功能的問題,國外尚無使用的報告,國內使用葉克膜的兩位SARS病人最後還是無法挽回生命。果真要使用葉克膜,亦可由有葉克膜經驗之醫學中心或區域醫院之心臟外科團隊來支援,因此專責醫院實無理由將SARS病人大費周章的再後送到醫學中心,以免增加感染的機會。

  專責醫院無論在硬體設備上或是軟體作業上都應是治療SARS最權威的醫院,聘請有使命感的感染專科及重症專科醫師主導,建立治療SARS的臨床路徑。面對SARS病人,最危險的診斷動作是採喉部檢體,最危險的治療動作是氣管插管,因為這二項動作皆可能面臨病人咳出大量病毒,這二項皆要成立小組訂立流程並熟悉技巧,因此須在有良好裝備及訓練之專責醫院由專業人員累積經驗,才能做好。台灣疑似SARS病人的檢體八、九成找不到冠狀病毒,這當中有很多應檢討,其中要檢討之一是:是否真的採到檢體。這關係到採檢者對自身防護的信心與採檢技術的經驗。

  專責醫院應設急診處,接受由外院轉來疑似SARS的病人,並設門診追蹤出院病人。香港的威爾斯親王醫院,新加坡的陳篤生醫院,越南河內的法國醫院都不是什麼大醫院,至少SARS出現之前,我們很少知道它們的存在,這些國家或地區一家醫院能做到的,我們真的需要十四家專責醫院嗎?也許因為我們沒有決心做到真的專責醫院,才需要那麼多家,如果做到真正的專責醫院,成為SARS的終結者,台灣只要五、六家已綽綽有餘了。政府只要重點投資物力人力於這五、六家醫院,其他醫院設立發燒篩檢站,協助找出流竄的敵人,轉送至專責醫院圍堵並一舉殲滅,而不必勞師動眾到全國醫院皆收治SARS,不但打亂原有的醫療體系,且可能讓到處流竄之病毒再成燎原之勢。全國緊繃的醫療體系,也應該有復原計劃了。

  抗SARS之戰,行政問題大於醫療問題,抗煞能否成功,就要看政府是否採取有效的策略及行政的魄力與決心而定了。台灣安危,在此一舉。 (作者朱樹勳╱亞東紀念醫院院長)

 

 


新聞檢索

專責醫院不夠專責

宋楚瑜在選總統

余政憲與唐吉訶德
誰怕公民投票?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