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6月5日星期四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SARS 流行後的省思

☉金傳春 

 台灣歷經霍亂、小兒麻痺、第七十一型腸病毒、口蹄疫、登革出血熱及此波嚴重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多次大流行之健康威脅、經濟衝擊與社會恐慌後,一幕幕重複的戲碼不斷多次上演,究竟問題何在?是否我們尚未有深刻的反省?為何幾度傳染病傷亡慘重之後才覺醒「預防勝於治療」的公共衛生真諦?

 台灣公共衛生學會推動的「公共衛生師」體制多年來深受少數醫界人士反對而難以順利推動,致使政府長久「重醫療而輕衛生」的食古不化制度甚難吸引優異年輕人才加入流行病學行列工作。試想去年南部噴了上百萬的殺蟲劑與這次SARS流行耗費的上億經濟損失,若早有眼光重視各地方防疫人才培養,怎會至今醫療院所在如此重大流行的國難期間竟然「自掃門前雪」?或是對SARS病人採取「選擇性」的禮遇,錯失許多治療病患與掌握防疫先機的黃金時間!

 再看我們各醫院的感染控制也是在體制上從未受重視,很少醫院的院長或副院長擁有傳染病專業素養,所以遇到院內已有兩位醫護人員發燒時的「流行警覺度」開始是不足,後來居然是「自我處理」,而忘了院內感染是要考量建築設計、通風設備、職業安全、環境衛生、流體力學、傳染流行病、醫院管理、心理衛生、衛生教育等多方專業。難怪SARS流行之際的某些醫院僅見各重大主管拚命開會而見不著人,待感染源悄悄散佈多人、東窗事發才被動(迫)尋求專業協助!未來改進方向可加強醫護人員的流行病學觀念,並由榮譽制度著手,對於感染控制評鑑經常在95%以上的醫院,給予網路「醫院金獎」表揚,讓感染控制成為如養成「飯前洗手」的醫護人員好習慣。

 事實上,台灣的醫學教育是「菁英教育」,即使近年有心人士大力推動「通識教育」,然而在僅重視醫學「專業考試」評量的環境裡,通識教育常轉化為藝術教育或空泛而表面化的倫理教育,在「急功近利」的惡質大環境中發揮不了多大作用,所以對SARS病患「敬而遠之」,甚或因受電視新聞每小時報導醫護人員死亡而過度恐慌之後,讓SARS或非SARS患者延誤醫治!更糟的是因「面子問題」而未及時發布「院內感染」,導致許多家人的悲慟。換言之,究竟台灣的醫學人文教育出了什麼嚴重問題?畢竟儘速減少任何「可預防」性的死亡應比「面子」更為重要,如何快速教育醫護人員、病人、病患家屬關於SARS的「正確」思考與防治,又如何讓醫護人員在「第一時間點」可問到「感染來源」、波及者或流行群聚現象,將更有助防疫時效。

 西方人在高等教育過程中特別提及如何建立「利益迴避」(conflict interest)的體制,又在公與私衝突中重視「公益」遠勝「私利」的價值觀,尤其在「誠為上策」(Honesty is the best policy)社會中,對於「不誠實」而影響他人福祉更是引以為恥,且辦起公事是對「事」不對「人」,即使張三不同意李四的某些看法,仍能在公事上「合作」以期達共同理想目標。然而,在流行病學追問SARS「感染源」時,不難發現「不誠實」極易造成防疫死角;有的公司老闆見SARS病例也未快速通知其他員工以避免後續感染。彷彿從小的「禮義廉恥」等價值觀,在SARS流行時的一剎那中才端見人性深層面最該珍惜處卻流失得如此不自覺!如何視維護他人健康為第一要務,又在現實社會中激勵年輕醫護╱醫技人員熱心於公共衛生的傳染流行病工作,以預防未來更快速流行的新滋生傳染病是當前的首要工作。

 顯然地SARS是再三提醒我們醫療體系中上自行政首長,下至每位醫護人員、病患與病人家屬的「公共衛生」社會責任觀,一旦當全體國民誠願維護他人健康優於政、經、顏面問題等其他考量,台灣必可免於SARS的大流行危害。(作者金傳春╱台大流行病研究所教授)

 


新聞檢索

王金平沒有自主性

SARS 流行後的省思

教師的納稅,一國兩制
選舉築夢,得意忘形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