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6月9日星期一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醫師執行醫療業務不應受暴力威脅

☉ 謝卿宏

  在醫療的爭議(糾紛)中,醫師根本就不是強者,而是絕對的弱者,或許有人會說,醫師秉其專業的優勢,在醫療過程中為所欲為,無人能夠監督。殊不知,病患權益意識的高漲,同儕的監督與司法的可能制裁,再加上健保的審查,醫師的醫療過失是很難遁形的,何況,絕對沒有醫師不盡全力來維護病人的安全與健康。

  在醫師生涯中,心中最大的威脅與痛永遠是來自病患及其家屬,畢竟在無法避免的醫療爭議的處理過程中,我們的社會仍傾向迷思於暴力的思維與患者就是弱者的假象,大家都沒有看見三字經、辱罵、威脅、恐嚇等加諸醫師的語言與肢體暴力,當然,抬棺、撒冥紙、包圍醫院與議員和媒體未審先判的暴力,更是隨時在我們的生活中上演著,這樣的行徑真的對以救人為職志的醫師公平嗎?而且在廿一世紀的今天,我們真的還要再倚賴這種「叢林法則」來解決醫療爭議嗎?

  最近,個人有一位主訴嚴重尿失禁與子宮肌瘤的病人,經超音波檢查發現該腫瘤不在子宮內,而是與子宮緊貼,因此初步判斷為卵巢瘤,患者想在手術時把尿失禁、骨盆腔鬆弛與腫瘤的問題一次解決,經尿路動力學檢查後,確定病人有真性應力性尿失禁,而且抽血檢查卵巢瘤指數也正常,於是就安排患者住院做膀胱尿道懸吊術、骨盆腔重建與腫瘤切除。

  開刀時,發現該腫瘤並非卵巢瘤,而是位於腹膜腔固定在薦骨前,在臨床上相當罕見的後腹膜腔腫瘤,由於腫瘤正下方有神經叢,兩旁又有大血管,故當時就會診外科醫師來手術,也馬上做冷凍切片以判斷是否為惡性腫瘤,更緊急連絡患者的先生與家屬到手術室研商對策。由於完全找不到病人的家屬,個人就決定先為患者做骨盆重建與尿失禁手術,並等冷凍切片報告出來與找到家屬後再來處置腫瘤。手術進行中,我們持續透過病房與院內廣播系統尋找病人家屬,當骨盆重建手術完成時,冷凍切片的病理報告也顯示腫瘤沒有癌症的分化,病理科醫師建議我們儘量把腫瘤切除(減積)。由於腫瘤周圍都是神經血管,又極易流血,故在切除部分腫瘤之後就因切割面血流不止而無法進一步施行減積手術。

  患者的先生就在我們完成止血後才到手術室來,那時已離開始通知時兩個小時。這位先生聽筆者說腫瘤是長在後腹膜腔薦骨前,而且可能無法全部切除時,當場在開刀房內咆哮,又只一味責難何以不是卵巢瘤,完全聽不下筆者的解釋,就忿忿然地邊走邊罵三字經,並威脅要對筆者不利而離開手術室。

  此後,這位病人的先生就在很多的公共場合,一再揚言他黑白兩道關係良好,要召開記者會,要找立委,也要找人砍筆者,更要索求「精神賠償」。

  醫師的一生,都是竭盡心力維護患者的健康與權益,在大家期待病人健康權益能夠獲得保障時,我們也希望醫師的人權不會被任意踐踏,讓醫師免於騷擾與威脅,而能夠有更充裕的時間與精力致力於研究與臨床工作,來提升醫療水準與服務病患的品質。

  政府努力經營全民健保來促進、保障全民健康的同時,也要花些心力來防範醫療衝突,杜絕可能影響醫療業務正常運作的暴力,以保障醫師的生命與執業尊嚴。(作者謝卿宏╱台北市立婦幼醫院婦產科醫師)

 

 


新聞檢索

醫師執行醫療業務不應受暴力威脅

眼鏡蛇、果子狸與瘟疫

一等國民 自律性強
香港腳走香港路
讓藥師發揮所長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