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3月13日星期四
今日要聞
影視體育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副 刊
《女鯨談詩》◎ 李元貞
日據時代女詩人黃寶桃

 讀了黃寶桃現今僅存的詩與小說之後,驚異地發現她作品的細膩與批判的力量,兩篇小說〈人生〉與〈感情〉字數精簡而神韻無窮,裡面對階級、性別、國族與女性的關係又描寫得細膩有力,讓我聯想起以農民畫家自稱過的梵谷的低階級的人物畫的有力線條。黃寶桃作品的內容也是如梵谷的繪畫,描寫人們平凡的日常生活,不像一些悲天憫人的男作家那麼在作品中議論滔滔,卻細膩地將女人的階級與性別的悲歡動人地描繪出來。她的詩如〈秋天的女人聲音〉,音調之美透過日翻中都感受到,而〈故鄉〉一詩中妓女對家國的嘲諷也形象鮮明。我對她的作品在驚豔之餘,極想多讀她更多的作品,卻從學生呂明純的研究中得知她一樁至今未明的文學懸案,讓我一直耿耿於懷,每次想起每次心痛。

 這位有偉大作家筆力的黃寶桃,有一篇小說〈官有地〉入選了楊逵主編的日據時代《台灣新文學》第一期懸賞募集的作品,後來卻沒有被刊登出來。她在《台灣新文學》第一卷第七號中發表了〈詩手〉一詩,副標題為「寫於歷史小說〈官有地〉被拒絕發表的那一天」,從此黃寶桃就在文壇消聲匿跡了。這篇小說被拒絕的理由及這篇小說的文本都消失在歷史的迷霧中,我跟詩壇前輩杜潘芳格通過電話,她很難過地說:「才七十多年,作品就找不到?我託張良澤找找看。」在此且看〈詩手〉這首詩:「周遭被濃煙吞沒/ 醋酸般薰人/讓我眼鼻刺痛」、「我真的無法忍受了/從黑暗工廠街逃脫/不顧一切奔馳向明亮海洋/ 忽然!前方被黑暗籠罩/一隻巨大的黑手向我伸來了!/我看到毛茸茸的黑手了!/我看到巨大的指節了!/ 細看又是無數的手,向我逼近……」、「(我不得不恐懼地閉上眼睛)/ 傳來了聲音/ 由上方敲打而下的聲音/由四周撞擊傳來的聲音/紛擾重疊/從四面八方湧來吸附著我/那些聲音愈來愈強大/ 除了伸手掩耳,我別無他法。」、「無數的手阻止我前進/大量雜音,讓我失去說話的自由/雙足被強勢禁止,寸步難行/——我一直是直立不動的嗎?」詩的結論是她難以向前邁進,甚至懷疑她自己走進寫作歷程的意義:「我一直是直立不動的嗎?」

  黃寶桃這首宣告封筆的詩,描寫阻止她前進的黑手形象鮮明:「一隻巨大的黑手」、「毛茸茸的黑手」、「巨大的指節」、「細看又是無數的手」,看出阻礙她寫作的力量有多麼強大!接著她描寫阻礙她發言的聲音也上下左右,看出她「失去說話的自由」不止一個力量(譬如說日本殖民政府),可能也有文壇內部的雜音。然而目前是無資料可進行任何討論,這種阻礙女作家創作的政治、文化勢力如果無法討論出來,對像黃寶桃這樣優秀甚至朝向偉大的女作家多麼不公平!她的創作生命就此斷滅,是一樁女作家的歷史冤案!想起日據時代男作家呂赫若因鹿窟政治冤案而犧牲,被文壇心疼地挖掘出來,讓讀者們永遠傷心感嘆,而黃寶桃案卻無人知曉在意,女作家政治文化問題就這麼無聲無息不見了,台灣文壇竟出現如此的大漏洞,讓我時時掩卷嘆息! ●


新聞檢索

酸臭之夏─上
〈四方集〉
魯賓遜與台灣
日據時代女詩人黃寶桃
欖仁樹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