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3月13日星期四
今日要聞
影視體育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高雄市正副議長賄選案記事本末

☉蘇盈貴

 二○○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參加王天恩先生公祭,沒想到竟一腳踩進了高雄政壇的地雷區。

 高雄市立殯儀館擠得水洩不通,高雄的政治人物全部到齊,在等待、閒談之中,得知高雄市議長候選人的三組人馬:朱安雄、蔡松雄、蔡慶源,其中有兩組已經合流,且買票金額每階段五百萬元。

 十二月二十三日,得悉民進黨高雄市議會黨團已經決議邀請朱安雄加入民進黨,好讓這場賄選可以合理化。我想,若真如此,那麼民進黨的形象將會賠光。台聯中執會後決議,由台聯的兩位高市議員,自己出來互投對方為正副議長,清清白白開出兩張票。

 十二月二十四日,黨部早上緊急請葉津鈴、趙天麟從高雄北上,跟主席與黨團一同召開記者會,宣示台聯參選這次高市議長的決心,告訴大家,我們從不在乎成敗,只在乎典範。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天,我的心情持續惡化,下午四點半,在議場外遇見東森新聞記者朱玉馨,他問起我,明天正副議長選舉將會如何發展?我忍不住痛批,台灣的民主政治是不是死了?爛到如此地步,我們豈能坐視不顧、麻木不仁。

 十二月二十五日,該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議長、副議長分別由朱安雄、蔡松雄勝出,兩人各拿二十五票,擺明上演搭檔競選,共同賄選的戲碼。

 下午四點半,我召開記者會,痛罵國親的沈淪,感嘆地方政治的腐化,要求政府給人民一個交代!行賄、收賄毫不避嫌,如果檢調不積極辦案,請檢調首長換人,若不換人,要求法務部長下台,如果法務部長依舊眷戀官位,我就辭職下台,如此骯髒的政治選舉,我忝為司法委員會的一員,捫心自問:司法委員會還有什麼監督的功能呢?

 隔了一個小時,法務部長陳定南表明立場,再三強調檢調一定會積極查辦到底。

 令人心痛的賄選案中,唯一振奮人心的是陳總統改革的決心。

 民進黨在二十四日召開臨時中執會,身兼民進黨主席的陳總統,告訴大家「今天的新科市議員,明天的階下囚。」撤銷民進黨高雄市議會黨團邀請朱安雄入黨的決議,表明「敢跑就殺」,任何一票跑票,就開除黨籍,令秘書長張俊雄、勞委會主委陳菊、中常委陳其邁南下高雄,親自督陣。

 據我所知,二十五日早上張俊雄等三人來到高雄市議會,卻被黨團以自主運作為由,趕出黨團。黨團曾一度想要反抗,但最後還是屈服。由於陳總統的處置得宜,使得民進黨至少保住了黨中央掃除黑金決心的清譽。

 反觀國親兩黨,變成全民公敵,連宋兩人成為人民的箭靶。以往意見相左的藍綠陣營,這次卻意見一致,同聲譴責,畢竟,黑金是人民之痛,因此這種奇異的景象就發生了。

 十二月二十六日早上,民進黨高雄市議會黨團召開記者會,詹永龍罵我破壞泛綠的團結,請台聯要嚴加控管我的言行。我回答,詹永龍這個人前科滿坑滿谷,人品至此,還不知道反省,真替他感到羞恥。

 話才剛完,檢調二、三百人,兵分四十路,拿了搜索票,進入三十一個市議員的辦公處所搜索。在詹永龍居家酒櫃裡搜出面額二千元的新大鈔,總數兩百萬,這些鈔票拆都沒拆,相同的麻紗捆紮,與朱安雄、吳德美夫婦的賄選鈔票源自同一家,皆來自第一銀行鹽埕分行,同一批序號,是市面上尚未流通的新鈔。

 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四點,司法委員會審完刑事訴訟法,我在會場召集朝野各黨及行政院、司法院相關部門,協商有關刑事訴訟法、選舉罷免法、刑法逕付二讀的部分條文。

 事情緣起於今年六月上旬,也就是第一會期的尾聲,由國親共六十八名委員連署,修正刑事訴訟法證據章十八個條文及刑法一四三之一、一四四、一四四之一,並送選罷法第九十之一、九十之二等條文。簡單地說就是要把當選後宣誓就職前的相關正副議長選舉的行、收賄罪除罪化,改成預備犯,以替自八十一年以來涉案的民意代表開脫。

 當在逕付二讀時,被我發現,我召開記者會,批判此舉的不當。不意,天下事難以預料,相關法律及條文在第二會期,也就是九月開議後,經由朝野協商,經院會通過,竟授權由我負責主持。

 其間,院方常致電了解協商進度,我則一直按兵不動。因為我了解大旱望甘霖,必須待時而動,方有作為,否則不免徒勞無功。

 這種不能動又不能不動的壓力,一直到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四點,終於像大江決堤、火山爆發,蓄就了無可抵擋的力量。我在主席台問大家有關刑事訴訟法逕付二讀的十八個條文,因為業已包含才審查完的一○六個條文內,所以照司法委員會審查通過的條文通過,有無異議。沒有異議的話,續行處理有關刑法及選罷法逕付二讀的條文。

 因為十二月二十五日高雄市正副議長賄選案,在二十六日佔據了所有媒體的頭版,每個政黨都站出來自清,與黑金斷絕關係,生怕沾上了就永不得超生。

 我說,時不可逆、勢不可擋,人民望治心切,我們能在這個時候,把宣誓就職前的賄選罪除罪化嗎?把它改成預備犯嗎?如果沒有其他意見,本案不予審議,維持原條文。

 散會時,還不到四點十分。

 十二月二十七日,詹永龍被收押,他的太太則以五十萬元交保。

 十二月二十八日,朱安雄、吳德美被收押禁見,賄選案如火如荼進行,檢警調也雷霆出擊,處處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很多朋友都打電話來關心我的安危,但是他們不了解,我的生命特質,鮮少畏懼,對一個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來說,還有什麼好怕的。

 十二月三十日,早上友人來電,賄選案的資金流程已經找到。

 中午黨部中執會後,黃委員把我拉到旁邊,告訴我,賄選資金來源是從哪些公司流出,而金額半數又流進了三家子公司。黃委員的告知,又再一次印證了上個星期,侯委員告訴我是捷運的承包商的話,再回想早上友人的來電,三方面的消息互相比對無誤。

 隨著我的爆料,賄選案情越來越複雜,我開始擔心會不會因此模糊了焦點。

 我曾在國會論壇中說,台灣除了台北市議會外,其他各地方議會的賄選文化早已是固有文化,議員與議會的關係就好比「貓與魚市場」,政治人物像隻貓,而政治圈如同魚市場,當貓進到魚市場,我們能要求貓不偷腥嗎?貓偷腥是本性,不偷腥反而違反本性,所以我們應該譴責貓,還是要改革魚市場?單方面要求貓不偷腥絕對行不通,真正的改革還是要從魚市場的正常管理來著手。

 賄選案只是一個開端,關鍵不在於誰拿了多少錢,抑或誰是資金來源,要真正杜絕黑金,必須為民主法治找一個根基,在權力運作中建立一個正軌,這才是賄選案的背後意義。

 十二月三十一日,主持完黨團會議後,我先跟所有媒體朋友道謝,謝謝他們這一年來的照顧;第二,向他們致敬,若非他們的全力支持,恐怕這次高雄市正副議長賄選案,也無法順利展開調查;第三,感謝所有黨籍委員,每個人認真打拚的精神,讓我非常感動,值得大家學習。(作者蘇盈貴╱立法委員)


新聞檢索

藍綠對決是好事

高雄市正副議長賄選案記事本末

台語拼音與國家賠償
電影票等於選票?
省水點子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