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3月17日星期一
今日要聞
影視體育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解釋李前總統的大是大非

☉李筱峰 

  近月來,心臟不適,少寫文章。再看到過去為了「興票案」而互相叫罵「狼心狗肺」、「軟腳蝦」、「不認同台灣」的雙方,竟然為了權力的追逐而可以「配對」起來,更加使我心痛如絞。而如此貨色,竟然還有許多台灣人在旁扶捧,政治淪落至此,夫復何言?

  日昨,李前總統在世界台灣人大會上呼籲大家要認同台灣國,並談到中華民國可以正名為台灣。聞聽之後,五內俱暢,寬心不少。

  然而,李前總統的發言,立刻引來連宋集團及其「媒體同路人」的強烈反彈。不過,我觀其反應,見怪不怪,這個集團從過去蔣家時代以來,有哪一樣民主改革是他們不反對的?從解除戒嚴、開放黨禁、開放報禁、國會全面改選、保障言論自由、軍隊國家化…,他們都一路反對到底(甚至是用禁令、監獄和子彈來反對)。現在他們拿著當年他們極力反對的民主果實,繼續反對台灣的正名,這種心理脈絡是有跡可循的。不過說也奇怪,台灣要正名為台灣,不高興的應該是北京朱鎔基那幫人才對,怎麼是這些吃台灣米、喝台灣水的「政治絕配」?現在我們總該明白,為何「連宋配」成形時,中國北京當局的媒體會表現得那麼歡欣雀躍的道理之所在了。這一對順應「一個中國」原則、可以替中國完成「祖國統一大業」的「政治絕配」,視台灣的獨立主權如眼中釘,不能容忍台灣國的存在,是可想而知的。了解這個道理,則連宋集團的反應,實在不足為奇,也不足為意。

  不過,在連宋陣營(及其親中的媒體同路人)的反彈言論中,有一句質問李前總統的話,事關歷史的大是大非,我忍不住想試加解釋。他們舉出李登輝以前說過的這句話「我說過反對台獨說了一百多遍了,你們怎麼不相信?」來質問李登輝現在怎麼公開主張台獨?

  要替李登輝先生解答這個質問之前,也容我先反問連宋陣營一句話:你們以前也一天到晚發誓說要「消滅共匪、反攻大陸」,還跟著蔣經國說「不接觸、不妥協、不談判」,現在怎麼向北京勤拋媚眼,大獻殷勤了呢?

  不過,大家千萬不要誤以為李前總統過去有反對台獨的言論而現在主張台獨,和連宋集團過去發誓要消滅共匪而現在卻非常親共,是同樣的道理。這兩件事情是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

  暫且先不談李前總統的例子,先舉我個人的例子來看好了:如果有人閒來無事,設法把廿六年前我在東引當兵時所寫的作文或心得報告找出來,一定可以看到滿紙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及「反對台獨」「台獨即台毒」的連篇鬼話。你能拿我那些言論來指責我前後矛盾嗎?我當時如果敢在軍隊(而且是外島前線)裡面大談台灣獨立,我不僅休想退伍,而且保證判處軍法。說不定我爸爸還會接到一張「貴子弟因公殉職」的通知單。

  同樣的道理,李登輝以一個原本國民黨統治當局「列管有案」的黑名單人士,受蔣經國重用,進入那個外來統治集團的核心,他的處境充滿著危險,不只那些資歷比他深的台籍政客對他眼紅,外省大老也不能情甘心服,而軍特系統,更隨時潛藏著對他的威脅,這樣一位在「虎口下的總統」,如果敢吐露真言,保證立刻在總統府裡面翻觔斗。所以,他開始唯一能做的就是隱忍潛藏,虛與委蛇。因為他知道,蛇窟太猛,不能打草驚蛇。等到基礎打穩,他才一步一步進行民主化改革。

 他在總統府接見海外台灣同鄉時,就曾經透露:「車子轉彎的時候,不要開太快,否則會翻車。」此語就已經吐露他的政策是要轉向的。怪不得他說反台獨說了一百多遍,大家都不相信,可是他們也拿他沒辦法。準此,順便反問藍軍集團,你們當時既然不相信他反台獨,則今天何須質疑他前後矛盾?因為以你們的認定,李前總統不是前後都很一致嗎?

  我以上的解釋,不是今天才在放馬後炮,早在一九九八年底李前總統任內,我就發表〈李登輝有兩個〉一文,我藉用心理學家佛洛伊德的人格理論中的「本我」(原本人性中的我)與「超我」(外在環境、社會規範所要求的我)的概念,來理解兩個李登輝│一個是發自本性的李登輝,我稱之為「台灣人李登輝」;另一個是身為中國國民黨主席、中華民國總統,必須遷就他的周遭環境的李登輝,我稱之為「中國人李登輝」。撫今追昔,我們發現「台灣人李登輝」終於打敗了「中國人李登輝」。

 我們還可以發現,在李總統任期的後半,「台灣人李登輝」漸漸不能容忍「中國人李登輝」而開始表露他的真貌了。例如:後期的李登輝,明白指出「國民黨也是一個外來政權」;李登輝碰到司馬遼太郎時,隨興所至,就感嘆起「身為台灣人的悲哀」;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他在接受德國記者訪問時,索性明白表示「台灣是一個獨立且擁有主權的國家」,正式楬櫫「兩國論」的主張。

 李總統這樣循序漸進的轉變,除了完成他心中既定的「讓台灣政治民主化與主權獨立化」的心願之外,或許也是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博得清譽,讓後人知道真正的李登輝的本貌,是一個有尊嚴的台灣人,而不要讓後人誤以為他和一班台籍政客一樣,只是一隻在外來統治集團裡面搖尾乞憐、撿拾骨頭的哈巴狗。

 李前總統的心路歷程,讓我們看到「不自由的李登輝」到「自由的李登輝」的轉變,其間有著對台灣的深情至愛;然而相較於連宋集團過去要消滅共匪,到現在要親共媚共,其轉變的性質是不能相提並論的。早在一九五四年蔣政權與美國簽訂共同防禦條約時,就已經表明放棄反攻大陸了,卻對內還在欺騙台灣人民要「反攻大陸」,用反共的口號來鞏固其法西斯政權,有良知的知識份子像殷海光,就不客氣指陳「反共不是黑暗統治的護符」。

 然而連宋者流卻效忠擁護,進入其體制內當共犯結構。現在則一反過去的誓言,取悅敵營,罵已經民主化的台灣不民主,卻對蹂躪人權、迷信武力的敵營,網開一面,大獻殷勤。他們把自己的歷史忘得一乾二淨,還好意思說「要對歷史負責」。揆諸今昔,我們發現從當年的蔣家政權,到其今日之「遺形物」連宋集團,這段歷史的轉變真是一場騙局。

 可憐的台灣人,「被人掠去賣還替人算錢」,還跟著連宋集團大罵李登輝,其愚蠢無知,和當年痛罵林肯把他們解放的黑奴,實在像極了!(作者李筱峰╱台灣北社社員、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新聞檢索

平議十一億元採購之爭

解釋李前總統的大是大非

「還權於民」是藍綠陣營的共同責任
從正名運動走向制憲運動
「核四公投」----公民的權力與責任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資訊時代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