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5月10日星期六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慎重思考中醫師治療SARS

☉謝炎堯

 大眾媒體報導行政院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將動員四千名中醫師加入SARS的防治,此舉是否獲得衛生署涂醒哲署長和行政院SARS防治專家委員會的認可?目前中醫界認為具「清毒解熱」的中藥可以防治SARS,可是此「毒」不是「病毒」,更不是「SARS病毒」,而是古人籠統的認為引起所有病痛的隱藏於身體內的「毒」,因此,使用放血、催吐和促瀉的清毒療法治療所有的疾病。

 目前台灣居民對SARS的恐慌,類似一九八○年代美國社會愛滋病流行的狀況,當時沒有任何治療愛滋病的有效療法,許多愛滋病病人就到處嘗試各種未經證實的療法,而且指責美國聯邦政府食物藥品管理局不應該干涉病人的用藥行為,美國康乃爾大學的藥理學教授Reidenberg就舉下列兩例,說明不可以濫用未經證實安全有效的療法的道理。

 約三百年前,英國國王查理二世罹患癲癇,御醫使用放血療法、瀉藥和蒸煮草藥去治療國王,把國王整死。一百年後,執筆撰寫美國獨立宣言的Rush醫師,也是以放血療法、瀉藥和蒸煮草藥去治療黃熱病,他的好友,發明避雷針的富蘭克林眼見病人連續死亡,等到一段時間以後,終於有病人奇蹟似的存活下來,富蘭克林很興奮的問Rush醫師是否終於發現有效療法,Rush醫師坦白的回答說:「因為草藥已經用完,現在不用藥治病,放任病人自我康復」。所以Reidenberg說:「在過去科學及臨床藥理學尚未發達時代,醫師們常施行當時不知有害或其危險性遠超過效益的療法,但是因當時不知如何評估藥品的安全性及有效性,而且出自救治病人的善良動機,故其錯誤是可以原諒的。但是現代醫師,如果再犯同樣的錯誤,即使其動機是多麼崇高,也是不能原諒的」。

 一七七九年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因為感冒發燒,喉嚨疼痛,呼吸窘迫,由兩位醫師和一位放血師,使用草藥治療,並且在十二小時內放血二千三百六十五西西,在發病後二十四小時內將華盛頓治死。

 Young JZ在一九七一年出版的「人類研究導論」一書中,記載人類的壽命,在羅馬帝國時代(紀元前二十七至三九六年),平均僅有二十三歲,發現美洲時代(一四九二年),平均壽命是三十歲,到了維多利亞時代(一八三七至一九○一年),平均壽命才延長到四十五歲。一九九三年世界銀行年報敘述一九五○年代,開發中國家國民平均壽命是四十歲,到一九九○年代,平均壽命延長到六十三歲,英國倫敦大學衛生暨熱帶醫學學院的Richard Feachem院長在法國舉辦的一項研討會中說,過去四十年人類健康的改善,遠超過過去四千年。

 我國中醫師用藥的重要參考書「本草」描述三百五十種草藥,於後漢時期出版,台灣大學國文系一位教授依據漢朝歷代皇帝的年號,推算皇帝的平均壽命,只有二十歲,和羅馬帝國時代的歐洲人相當,「本草綱目」是明朝李時珍所編輯,相當於發現美洲時代,可以推測當時的中國人的平均壽命也是三十歲左右。

 治療疾病的首要原則,早在西元二千年前希波克拉底已強調:「Primum, Non Nocere」(首要,不要傷害病人),換言之,就是安全第一,療效居次。二百多年前英國名醫Withering說:「治療無法擺脫人類奇想、不正確、及謬誤的影響」。一九七三年英國Derrick Dunlop爵士說:「大部份的醫師對任何一種疾病的藥品治療,因其個人所能診治的病人數目相當有限,無法正確評估所使用的藥品的效果,而僅能獲得主觀的『憶斷』(impression)而已。並不是所有的醫師均精通所有的藥品,事實上我們也無法期待如此。因此,如果不給予適當的輔導,誤用或濫用藥品是無法避免的。」

 許多中醫師相信他們能治療SARS,也有民眾期待獲得中醫師的治療,都是來自個人個案的觀察或耳聞,不是經科學驗證,確認安全有效的療法,因此,筆者提出下列建議。

 請行政院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遴選二十位中醫界的菁英,在中醫藥委員會的主導下,制定「中藥治療SARS人體試驗計畫」,提出標準治療藥方,收納經認定是「可能罹患SARS病人」,認定標準是胸部X光片應有肺炎病變,血液送請疾病管制局經現時聚合連鎖反應(RT PCR)檢驗為陽性病人。判定有效的指標包括胸部X光片的好轉,生命徵象的進步和死亡率。試驗執行醫院僅限中國醫學院附設醫院和長庚醫院,病人應簽署書面經告知同意書,全部研究計畫書應送請「行政院SARS防治專家委員會」審查和認可,在專家委員會的監督下,進行試驗性治療。治療結束後應將每一位病人的病歷資料完整的送給專家委員會,由專家委員會聘請具臨床藥理學、毒理學、生藥學、基礎藥理學、感染症、胸腔病、和統計學專業的學者判讀療效,對照組可採用病例對照研究方法,從台大醫院和新光醫院的病人中挑選。

 經上述現代化的臨床試驗研判中藥治療SARS有效以後,只是完成第二期的人體試驗,要確認中藥治療SARS有效,尚須進行大規模的多中心平行對照人體試驗。

 基於維護病人權益和法律尊嚴,不能放任中醫師隨意使用草藥或中藥治療在醫書典籍上從來沒有記載過的SARS。(作者謝炎堯╱臺灣大學醫學院內科退休教授)

 


新聞檢索

從SARS風暴談全球化

SARS的溫度效應

慎重思考中醫師治療SARS
中藥或許有助防治SARS
暑假先放又何妨!
副總統「備位」的積極意義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