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5月13日星期二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從SARS疫情我們學到了什麼?

●周成功

 SARS疫情對台灣社會的衝擊是空前的。從開始的漫不經心,到後來的驚慌失措,在在顯示我們社會對無名疫病的爆發從未認真地做好準備。疫情控制最重要的關鍵是有效阻斷病原傳染的途徑,隔離與檢疫雖會造成社會大眾極大的不便與經濟上可能的損失,但它仍然是目前控制任何無名疫情唯一有效的方法。從居家隔離的學生還去上補習班,與計程車司機病逝前仍在開車做生意,就可以看出我們似乎還缺少一套機制,可以確實有效地去執行疫病隔離的政策。從過去的登革熱、腸病毒,到現在的SARS,幾乎可以斷言,SARS絕對不會是台灣最後的一次流行疫病。從這次SARS疫情中能否確實學到一些教訓,關係著未來當我們面臨類似處境時,能否安然度過還是會再度被擊敗?

 全球疫病的偵測與掌握仍有賴國際間的通力合作。「世界衛生組織(WHO)」在這次全球對抗SARS的戰役中,可以說樹立了一個新的典範。當WHO發現它的一位傳染病專家在越南因感染SARS病逝,同時又獲悉香港與中國也不斷傳出類似病症發生的消息後,WHO在三月十二日就斷然發出全球警訊(Global Alert),這是WHO成立以來第一次發出如此的宣告。兩天後,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便啟動了它的緊急運作中心;並在WHO的整合下,成立了一個國際合作的研究網路,結合了十多個分散在全球的實驗室,共同全力尋找可能引起SARS的病原(三月十七日,台灣出現了首位SARS的通報病例)。不到一個月,兩篇分別來自德國與CDC的論文,四月十日在美國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同時刊出。這兩篇論文共同指出,一個新種的冠狀病毒可能是引起SARS的元凶。三個星期後,美國科學雜誌刊出美國與加拿大的實驗室分別完成對SARS病毒基因全部的基因定序。

 分析了SARS病毒完整的基因序列後,推翻了過去一些有關SARS病毒由來的假設!過去認為SARS可能是由一些在家禽或家畜中已知的冠狀病毒重組後產生新的病毒所引起,但從基因定序的分析中,我們知道SARS病毒從未存在過任何人身上,而可能是原先在一種未知動物身上的冠狀病毒,因為發生了基因突變,使它能感染人類細胞並造成病變。找出自然界中SARS病毒的宿主,將有助於防止日後相似疫情的再度爆發。

 在全球化的現代社會中,人員與物資的快速流動,已經使得任何疫情的發生都不再是意外,而對疫情發展或控制的準確預測,也成了極為困難的挑戰。像一九九四年印度鼠疫與一九七六年美國豬型流行性感冒的預測失敗,都曾使得當地經濟遭到重大的損失。但是當我們瞭解,流行疫病的走勢本來就存在一些無法掌握的因素,因此對疫病防治的檢討,是否也該多些包容,而非存著後見之明!另一方面,對未知病原迅速的偵測與鑑定,仍然仰賴一個健全的科技研發體系。像八○年代初,花了兩年時間才找出愛滋病的致病病毒;但對SARS,不到兩個月便從病原的鑑定做到病原基因的完全定序。科技的進步毫無疑問加速了我們對病原的掌握,但是防止疫病的流行與散播,除了科技之外,「人」才是真正的關鍵。各級政府有沒有做好應變的計畫以及各種措施的標準作業程序,社會大眾能否及時獲得對疫情正確的瞭解,並確實嚴格遵守各項預防的規範,都決定了我們未來對抗流行疫病的成敗。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次SARS的疫情,反應出我們距離現代社會的防疫標準還有一個很大的落差。未來幾個星期中,我們是去認真地反省每一個防疫環節的缺失,重新為下一次疫情的來臨做準備,還是被政客們牽著鼻子,把疫情當做政治鬥爭的武器,走向一條沒有前景的死路,就要看大家的智慧與選擇了!(作者周成功╱陽明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澄社社員)

 


新聞檢索

從SARS疫情我們學到了什麼?

由SARS看台灣眾生百態

推展「SARS淨化運動」
從SARS看國民素養
國中基本學測不應排除健康教育內容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