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5月16日星期五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教羅的歷史包袱沈重宜改良

☉許極燉

 楊允言「籲請制訂白話字為標準的台語羅馬字」(自由廣場,五月九日),要求教育部將白話字(通稱教羅)訂為台語的「標準」羅馬字。其實教羅因為歷史包袱沈重,這些年來使用教羅的人越來越少。楊氏對教羅的重大缺陷,都視而不見,一味在媒體上「造勢」,不得不質疑如下:

 一、楊氏說:教羅是文字不是音標。其實不對。教羅是「音標而想兼文字用,並非文字兼音標用」。教羅也即所謂白話字,是鴉片戰爭時代,英國傳教士為了在閩南地區傳教的需要,採用英式羅馬字整理出來注漢字音用的。漢字的閩南讀音有「文言讀書音」和「白話口語音」,因一般口語多屬白話音,其羅馬字才又叫白話字,也是英式教會羅馬字。這種羅馬字的宗旨正如台語學界泰斗故王育德博士在四十年前即已指出:「是針對漢字很忠實地加以注音的發音符號」(台灣語講座,第五講)。王先生對這項宗旨持懷疑態度,而且對教羅系統諸多缺陷亦有所不滿意,所以他才先後設計了兩套台語的羅馬字。但是,他又是在日本獨立運動的領袖,他的著作無法在台灣出現,雖然在日本推行王式羅馬字,畢竟單槍匹馬力量太有限,對象也太少。在臨終前的世台會席上,宣佈放棄自己設計的,遷就有組織、有歷史的教會羅馬字。然而迄他生前最後一篇有關台語研究進展的論文,他並不贊成撤銷對教羅的宗旨與缺陷批評的言論。

 二、教羅的音標性格遠超過文字的性格。這只要看教羅的拼寫法便可驗證。漢字是一音節一音節。教羅的掇字法是用音節,即漢字做單位,所以多音節詞就分割來拼注,結果是一個(多音節)詞割裂成(至少外觀上)幾個詞的樣子,不是良好的書寫法。例如Bin-chu-chu-gi(民主主義),本來民主主義是democracy一個詞,卻被分裂,分明是受漢字的拘束注發音。

 三、還有一個證據,亦即台語連讀時要變調,教羅不注變調後的實際語音,卻採注本調。結果同一字,「音不同則語義不同」的原則被忽視了,這不是受限於替漢字注音嗎?例如「無去」的無,有兩種讀法,讀第五聲(略降後上昇)時,其意是「消失不見了」,若讀第七聲(中平聲)時,其意是「沒有去」,但是教羅無法區辨兩者的不同。總之,教羅雖然想用來當文字,卻受漢字束縛,所以是音標,算不上是文字,除非是從漢字注音解放出來,台灣是Taiwan而不是 Tai-oan!

 四、教羅對台語某些音素的認定失察,所以有些字母符號有缺陷。例如「花」拼為hoe而不是hue,讀起來怪怪的。又如,第五聲是「先略降後上昇」,教羅用的符號卻是「先上昇後下降」,完全相反。再如「ㄛ」這個非常重要的母音卻用 ,「ㄛ」跟ng結合時,o右上角的那一點又要取消,造成不一致的缺點。教羅不合理的規定如不改良,是否配做標準的台語文字呢?

 因此,莫怪使用者越來越少,莫怪歷來有很多學者,包括一九二○年代的周辨明,三○年代的羅常培,五○年代的朱兆常、王育德以及其後廈門大學及台灣的學者團體都絞盡腦汁替台語羅馬字裁新衣。(作者許極燉╱日本明治大學教授)

 


新聞檢索

反恐與阿富汗、伊拉克重建並進

SARS突破的台灣獨立歷史契機

感恩與學習
讀賣新聞不要挑軟柿子吃
護理專業還要繼續被漠視嗎?
教羅的歷史包袱沈重宜改良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