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5月18日星期日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藝 術 文 化

登上馬約卡島
追尋蕭邦《雨滴》樂聲

圖、文◎張伯順
 雨聲淅瀝淅瀝,雨滴不斷自屋簷落下,一滴、一滴…….,化幻成動人的樂章。
 「鋼琴詩人」蕭邦最膾炙人口的前奏曲作品《雨滴》,創作動機來自對法國女作家喬治桑的依戀。一八三八年的冬天,蕭邦因肺結核前往西班牙馬約卡島(Mallorca)養病,在一個暴風雨的午夜,他苦候情人喬治桑回家,心情萬般焦慮,被滴滴答答的雨聲引發了靈感,譜寫完成第十五號前奏曲《雨滴》。
 蕭邦和喬治桑離開巴黎遠走天涯,在馬約卡島度過一個寒冷的冬季,這段軼聞是他們兩人戀史最精采的一頁;百餘年來,《雨滴》打動了無數樂迷的心房,此曲的創作地點是馬約卡島瓦爾德摩莎村(Valldemosa)的修道院,終年吸引蕭邦迷前往「朝聖」。

浪漫八卦遍佈小島
 馬約卡島位於地中海,是西班牙巴雷阿瑞克群島(Balearics)最大的島,由於風光迷人,十八世紀即有大批歐陸國家遊客湧至。現今的馬約卡島,仍讓世間男女趨之若騖,甚至可用「人滿為患」來形容,八卦也成了傳統,蕭邦和喬治桑膽敢未婚同居相偕出遊算是開了先端,早年西班牙國王卡洛斯常駕著遊艇奔往馬約卡島私會情婦的新聞也喧騰一時;一九八六年查理王子偕黛安娜王妃及兩個兒子在馬約卡度假,查理王子突然提早三天離開,傳說是為了和卡蜜拉幽會,也是這對神仙眷侶婚姻首次出現了裂痕;而近年來,德國超級名模克勞迪亞雪佛在馬約卡島上蓋了豪華別墅,狗仔隊的蹤跡更是遍布四處。
 雖然有太多人狂愛馬約卡島;但是,古典樂迷到了那裡,在吃喝玩樂之餘,一定會去瓦爾德摩莎小村莊,參觀蕭邦和喬治桑幽居的修道院,仔細瀏覽蕭邦遺留的手稿文物,再聆聽一曲《雨滴》,和蕭邦在天涯海角進行一場知音相會。
鋼琴名家表達對蕭邦的思念。
 瓦爾德摩莎離馬約卡島首府巴爾馬約有十六公里車程,修道院位於瓦爾德摩莎小村莊內。穿過布滿紀念品商店及露天咖啡座的村道,始建於十三世紀的修道院尖塔馬上映入眼簾,循著指標前進,門窗面對山谷的連棟房間,就是蕭邦譜寫《雨滴》情境的歷史現場。
 蕭邦是經由李斯特介紹認識了喬治桑,他比喬治桑小六歲。當時的巴黎上流社會,喬治桑的放浪形骸遭受許多人議論,她常有女扮男裝、抽雪茄等大膽行徑,卻是蕭邦最深愛並依賴的女人。
 一八三八年十月,蕭邦的肺結核病好像又要犯了,喬治桑認為馬約卡島天氣較暖和,適合養病。同年十一月七日,喬治桑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莫瑞斯、索南、及保母阿梅莉亞,連同蕭邦一共五人在巴塞隆納搭船,翌日清晨抵達了馬約卡首府巴爾馬。
 馬約卡居民對蕭邦和喬治桑是很不友善的。蕭邦一行人原在巴爾馬租屋落腳,但當地民眾很害怕蕭邦的結核病會傳染,也討厭聲名狼籍的喬治桑,遂拒絕續租房子給他們,房東把大夥兒趕出門,連蕭邦睡過的床都燒掉,生怕被細菌感染。 蕭邦和喬治桑被迫搬到瓦爾德摩莎的修道院之後,音樂創作靈感如泉湧,連同兩人生活的點點滴滴,如今成為修道院最珍貴的文化資產。

瓦爾德摩莎修道院充滿琴韻
修道院內放了蕭邦的鋼琴。
 瓦爾德摩莎位於海拔四百二十五公尺的山丘上,是馬約卡島最小的村莊,只有一千四百餘居民,修道院是村莊的地標。現今的修道院於一八一二年八月十五日正式啟用,屬新古典建築風格,修道院的禮拜堂天花板壁畫非常有名,出自西班牙大畫家哥雅妹婿佛瑞米格巴耶(Fray Miguel Bayer)之手。走進偌大的迴廊,先經過存置了一百三十五個彩陶藥罐的修道院藥房,再繞行至面對山谷的後段迴廊,一整列面對山谷的雅房即是蕭邦和喬治桑居住之地。編號第二、四號房是蕭邦和喬治桑曾經短暫擁有山居歲月的空間。
 走進第二號房,文物櫃陳列有蕭邦十一封信札,牆上除了蕭邦油畫肖像,也展示蕭邦譜寫曲子的手稿;房間左側放置一尊蕭邦頭像,是由喬治桑的女婿波瑞尼可勞(J.Borrel Nicolau)雕刻創作,牆角有一台馬約卡製鋼琴,琴鍵上放著一朵玫瑰花,營造重現蕭邦作曲的寧靜氛圍。
 這架馬約卡製鋼琴曾讓蕭邦又愛又恨。原因是,蕭邦動身前往馬約卡以前,先在在巴黎辦好託運法國普雷耶(Pleyel)廠牌鋼琴的手續,不料託運一再延誤,蕭邦天天苦等沒訊息,只能使用馬約卡本地製的鋼琴,雖然蕭邦此舉是因陋就簡的變通方法;但是,他在馬約卡的大部分作品均靠這台鋼琴譜寫完成,其中包括了前奏曲《雨滴》。
 蕭邦和喬治桑在馬約卡島總共待了九十八天,最讓他生氣的是,普雷耶鋼琴竟然在他要離開前廿天才運到。這台普雷耶鋼琴陳列於第四號房,外型典雅,有七十八個鍵,其中有四十六個鍵是象牙製,三十二鍵烏木製,不愧為蕭邦最喜愛的鋼琴。
 房間另有一面牆掛滿著鋼琴名家相片及簽名,也是參觀重點之一,塞爾金、法蘭斯瓦、霍洛維茲、阿勞、李希特、克麗達等人,他們有的是來此憑弔蕭邦留下紀念,有的是希望自己也融入修道院的蕭邦時光隧道。
 蕭邦和喬治桑的馬約卡之行稱得上是狼狽,在他們離去之後,許多物品都被丟棄或燒毀。為此,對於參觀修道院的人來說,精神層面是追憶蕭邦音樂創作的重要驛站,遠大於實質展出的文物數量;這兒每年竟能吸引十六萬人專程來此,唯一目的是想感染蕭邦行腳的回憶。
 蕭邦在修道院的生活處境很艱困,天氣又如此糟;但是,起居室外的露天台地及庭園,再延伸至山谷的美景,自然天成,這些也帶給了蕭邦寫曲的興致。修道院和一個小型演奏廳相連結,來到這兒,靜靜聆賞馬約卡音樂院學生輪流擔綱演奏,《雨滴》定然是最受歡迎的曲子。

《雨滴》表達內心掛念
 蕭邦的個性纖細敏感,他對喬治桑似乎存有戀母情結。《雨滴》的創作原由,是有一天喬治桑有事外出,待在修道院的蕭邦六神無主,心中掛念著喬治桑為何還不回家,午夜窗外下著滂沱大雨,雨聲淅瀝淅瀝,自屋簷不停墜落,牽引他譜寫了三段體式的《雨滴》,樂曲帶有愁悶與悲涼,也有雨過天青的喜悅與遐想。
蕭邦在馬約卡島寫的作品,除了廣為世人熟悉的《雨滴》,也有A大調第三號波蘭舞曲《軍隊》;此外,他描寫喬治桑的愛犬追逐玩樂尾巴的情景--降D大調第六號圓舞曲《小狗》,也有是在馬約卡譜寫的說法。
 無論如何,蕭邦揮別馬約卡之後,曾把前奏曲作品以五千法郎價格賣給普雷耶琴商;一八四一年四月廿六日,他還在巴黎普雷耶廳登台演奏在馬約卡所寫的樂曲,證明了馬約卡的冬天雖然濕冷,並未澆息蕭邦譜曲的熱情火焰。
 蕭邦和喬治桑在馬約卡島留下一段刻骨銘心的回憶,不論是苦是甜,瓦爾德摩莎卻因蕭邦而聲名大噪,不但修道院吸引蕭邦迷徘徊流連,每年夏天此地還舉行蕭邦音樂節,讓樂迷一次把蕭邦作品聽個夠。
 蕭邦音樂節自一九八一年起舉辦,時間通常訂在八月,今年邁入第廿三屆,節目包括室內樂、交響樂、聲樂及鋼琴獨奏等,西班牙鋼琴家拉蘿加,旅英華裔鋼琴家傅聰、俄羅斯鋼琴家普雷特涅夫等均曾受邀前往演奏。畢竟,對任何一位熱愛蕭邦的鋼琴家來說,能置身於歷史情境彈奏蕭邦作品,也是一種最虔敬的膜拜。



新聞檢索

登上馬約卡島
追尋蕭邦《雨滴》樂聲
女性主義先驅喬治桑
入祀萬神殿殊榮就等席哈克同意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