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5月3日星期六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影 視 綜 合

肝炎變肝癌 苦苓「鬱卒」啦!

〔記者楊希文╱專訪〕苦苓得了癌症?這則未經查證的耳語,在他辭去了所有螢光幕前的主持工作的那一天,就悄悄在演藝圈流傳。

 「聽說你得了癌症?」記者直接向苦苓查證這條新聞,苦苓聽了哈哈大笑說:「哈哈!沒有啦,但是我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個傳言,因為我是B型肝炎帶原者!我有肝炎是真的,你也知道,肝炎的人比較容易累,前一陣子去做肝的檢查,肝指數過高,現在也在吃藥控制中,此『炎』非彼『癌』喔!」

 飽受失眠苦 上山養病去

 身處演藝圈,飽受流言苦是每個藝人都有過的經歷,繪聲繪影又加油添醋地說苦苓得了肝癌的流言,並不讓苦苓覺得意外,但是這兩年的風風雨雨讓苦苓感觸更多,也做出了告別「苦苓」,回歸自然的決定,他說:「我做苦苓做了十幾年,這個角色在我的扮演之下顯然是失敗了,既然失敗了,就該下台一鞠躬,謝謝再連絡!從今以後,請叫我王裕仁。」

 辭去了所有台前的主持工作後,無事一身輕的苦苓將自己放逐到南橫公路附近山區,住民宿、洗野溪溫泉、吃野菜兼養病,「希望有朝一日當有人對我提及『苦苓』兩個字時,我會想不出來這兩個字跟我有什麼關係!」苦苓平靜地道。

 近半年來,苦苓一直飽受失眠之苦,嚴重到每天輾轉反側,直至清晨四、五點都還不能成眠,「長期失眠最明顯的影響,就是讓我容易忘記事情,我常常出個門要回家三次才能出得成!」苦苓表示,他本來也不以為意,後來他還曾經出現半身僵硬麻痺的症狀,朋友覺得情況不對,硬拉著他去看醫生,醫生一看診,就斷定他得的是現代人的文明病︱「憂鬱症」。

 剛開始苦苓還不相信,但是後來身體上陸陸續續出現了很多莫名所以的症狀,例如他的頭皮長滿了疹子,去看皮膚科醫生時,皮膚科醫生一看就直接對他說道:「你的壓力太大了,身體已經跟你提出抗議了!」這才迫使他不得不正視自己的心真的病了的事實。

 名利如浮雲 高薪換平靜 

 於是,苦苓毅然辭去了月入數十萬的高薪主持工作,「我不想再ㄍㄧㄥ了,我退出這個圈子,等於承認我自己垮了。但是其實我不是很在意耶!因為我只要不存在這個圈子裡,就不會有令人困擾的人際關係了,我現在願意付出一切的代價來換得平靜。」

 於是苦苓選擇了離台中的家較近的南橫山裡避居,「醫生還不准我一個人去!因為,醫生說,憂鬱症的病人有潛在的自殺傾向,他不放心我一個人去山裡野放!」苦苓其實最不缺的就是朋友,在一位男性友人的陪同下,苦苓到了山裡,過著如隱士一般的生活。

 「看過村上春樹最新的作品『海邊的卡夫卡』沒?」當詢及山裡的生活如何時,苦苓卻反問記者這句話,不過,他馬上就解釋說:「說穿了,這本書就是敘述一個人選擇了大自然以逃避複雜人際關係的故事,我的情況也是如此吧!因為,大自然不會用盡機心來算計我。」

 曾經自嘲自己「周休五日」的苦苓笑說:「我現在周休七日!」定期服用抗憂鬱症的藥物,苦苓每天睡得飽飽的,然後大清早在山裡的步道散好步幾個小時,靜聽蟲鳴鳥叫順帶飽覽自然美景,這才發現,之前幾十年做苦苓做得真的很累,還好及時被診斷出憂鬱症,「否則我遲早會精神分裂!」苦苓說道。

 結束訪談前,苦苓還叮嚀著,以後記得要叫他「王大哥」,不要叫他「苦大哥」了,現在的他,只求好好地養好身體,至於名與利,對他而言,已如浮雲。



新聞檢索

王力宏進軍日本 Gackt「唯一」推薦

肝炎變肝癌 苦苓「鬱卒」啦!

紅杏出牆? 張瓊姿說不清楚

麗塔「孕」籌帷幄 有錢好商量

「重裝上陣」不必懂 觀眾「駭」就好

《漢城火線》李秉憲違約 索賠30億韓幣

《東京傳真》濱崎步駁流言 照「長」拍拖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