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5月4日星期日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和平醫院隔離日記》有人冷靜面對,有人製造混亂

☉曉明

  封院第三日

  (二○○三年四月二十六日)

  喚我起床的是院長的全院廣播,除了信心喊話之外,還強調已做好A、B棟的隔離措施。我聽了想想這真是個不錯的開始,沖淡了不少昨天悲戚的氣氛。起床測體溫,攝氏三十六點七度,很好。

  中午去領便當時發現事實又不是如此,還是跟前幾天一樣,各單位的人派人戴著口罩推著推車領便當,而且是A棟、B棟的人混合排在一排。排隊的時候還看到感染科的L醫師,他自己一個人來拿,耳鼻喉科的學長說,他現在是人見人嫌,醫院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他感控沒做好的緣故,所以他必須自己拿。吃便當時,陽明醫院的一名小兒科醫師出現在科內的辦公室,我們問市府派二十九名醫護人員來我們醫院做什麼,他回答照顧A棟的病人,我們說A棟根本不需要什麼醫師照顧,我們自己照顧就很夠了,你們來就是去B棟照顧SARS病人。他說來之前就已經跟醫院簽切結書了,說絕對不去B棟,他算是半自願進來的,想說每天有一萬元可以領還不錯,他的醫院只有一位是自願要來的。其他的醫院都是發配名額抽籤,誰抽到誰倒楣,我們心裡想,這些醫師是來這裡瞎攪和的嗎?有皮膚科的還有婦產科的,現在醫院裡婦產科的病人只有一人,而且我們五位婦產科醫師全部被關在這裡不能走。至於皮膚科醫師,真不知道要來幹嘛?

  早上C醫師有來電,問我們能不能幫她查到香港的人口,我們幫她上網查了,香港的總人口數是六百八十萬,她估計了一下,算出了如果感染已經擴散,那實際上留在和平醫院的一千人中只有九人會發病(後來隔了一天,她修正為一百人),我們當時聽了都深具信心。下午約兩點的時候,我們打電話過去,得知她開始喘,護士給她氧氣她還自己拿下來,她說如果她需要她會自己戴,之後就不接電話了。H主任很著急,因為現在都沒人管A棟。美國CDC的兩位官員進駐,可是並不了解目前我們A棟的情況,而我們A棟的人員很想疏散,但是外面不相干的人又跑進來。於是她想出來一個分隔A、B棟以及疏散的系統,我們看看都覺得她的構想比C醫師設計得更完善,於是Y醫師把她的想法打成電腦檔。

  她這個構想已經跟很多高層說,只是他們都沒心情及時間聽。

  下午新聞報導B棟出現三人死亡的消息,一人上吊自殺,原本我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SARS的殺傷力已經表現在它的非生物面;另外兩人是心律不整和心肺衰竭,和平醫院內科以前就天天有人死,只不過現在他們的死,大概都會被解釋為SARS吧!

  晚上得知C醫師的情況已經好轉,吃了Ribavirin之後,已經退燒而且不喘了,不過還有泥巴狀的腹瀉。她已經轉往國軍松山醫院隔離觀察,昨天深夜在急診室留觀的時候,還寫了封信給高層當局。C醫師!我覺得如果留在醫院裡的每個人都是像她這樣,那SARS就好辦了。有人自私地製造混亂的同時,有人是沈著冷靜地去面對,而且還考慮到其他人,真是人性的兩極。

  主任極力斡旋的結果,我們終於也可以轉往國軍松山醫院,但不久又打電話來通知我們不能去。A棟的阿嫂全部住在A6,可是我們常常看到她們沒戴口罩擠在小小的房間裡吃便當。B棟的八名阿嫂有幫忙推病人的,據說幾乎全倒了。醫院緊急徵調A棟的阿嫂前去支援,但其中有一人發燒,坐車去替代役男中心又被打回來A棟。有位阿嫂說,好在她每天都有吃普拿疼預防,才能夠順利去替代役男中心。也有B棟胖胖的內科醫師跑回來A6佔據房間,不去照顧病人。A、B棟的隔離其實已沒意義,自我隔離才是最重要。只要這幾天做好自己跟外界的隔離,一旦發病,身邊的人就不會怪你。

  入眠時我再度想到如何解決SARS的問題,以目前的情況,就算是今天解除封院令,我也不想回家了。我天馬行空地想了許多方法,做了許多的假設,直覺這種新的疾病一定能夠破解的,以我才畢業一年的學養,我想得到的,病毒學家一定想得更多更深。目前經歷這場隔離才第三天,日子還長得很,端看我們要以什麼態度去度過。(作者為和平醫院醫師,曉明是筆名)

 

 


新聞檢索

在瘟疫籠罩下,她沒有逃跑

《和平醫院隔離日記》有人冷靜面對,有人製造混亂

脫下「政治口罩」吧!
SARS新聞中的公害與公益
台灣的南丁格爾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