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5月7日星期三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和平醫院隔離日記》衣服自己脫光,手機銷毀

☉ 曉明 

  封院第六日

  (二○○三年四月二十九日)

  腋溫仍是三十七度C,咳嗽變得較輕微。

  今早有人打電話來找我談日記的內容,是A六的L小姐,從她的談話中我終於可以拼湊出這次事件的全貌,她告訴我封院前後我所不知的另一半—B棟那邊發生的事情。 「四月二十三日封館前,阿長說B八那邊急需要人手,叫我去上小夜班,我問說那邊有沒有做好防護措施?阿長說已經做好了。我說我還是不想去,阿長就大罵我,說我怎麼這麼自私!

 如果這次我不去,以後就不用回來上班了,我想我是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家人都失業,我沒工作他們就沒飯吃了,只好硬著頭皮答應,前提是那裡已經做好防護措施。可是當我戴著口罩進到了B八病房問那邊的隔離衣在哪裡,那邊的學姐指著牆上的白袍叫我穿上,我說這不是隔離衣呀?她說這就是隔離衣。真的耶!她們就只是戴個口罩穿著白袍就在SARS病房裡走來走去。我們B八病房裡總共大約有三十個病人,卻只有三個護士在照顧(就我所知整座B棟大樓約有一百多個病人,護士只有二十幾人),忙都忙到累死。學姐叫我去量所有病人的體溫、心跳、呼吸速率和血壓;我去量了,發現所有的病人都在發燒,心裡實在很害怕。

 因為我不想碰到那些病人,就用電子血壓計量,學姐看到了說,不準,重量。我當然知道電子血壓計比較不準,可是用水銀血壓計我就要碰到那些病人了呀!她又指那兩間負壓病房說,裡面的也要量。我問醫生說那是不是SARS病人,醫師說,不是,他們只是一般呼吸衰竭的病人而已。他叫我進去時要穿手術衣、戴手術帽、手套、穿鞋套,我真的欲哭無淚,這只是一般開刀房的無菌穿著,哪裡是隔離衣呢?我趕快進去裡面量一量趕快出來,發現裡面四個人全部都被插管接呼吸器,那時候真的快要當場哭出來。

 我還有看到開刀房的學妹,她們只是護生,還沒畢業,連量個血壓都不會,我發覺她們什麼都不知道,開刀房護理長要她們過來她們就被騙過來了,什麼都要教,現在那邊照顧SARS的人力都是師徒制,一個帶一個,很少人真正有加護病房的經驗。我下班回到替代役中心,阿長又派C小姐去上大夜,然後白班又排我,真的很不公平,為什麼不讓其他人去呢?後來有白色防護衣後就有人自願要去了,然後我跟C小姐的班就沒有了,直到第十四天才有我的班,叫我待在房間裡不要出來,我看到阿長排的班表我就明白我被犧牲了。我原先想的也是這樣啊!為什麼要騙我?我是受害者,你知不知道?我可能會死掉,而我的家人連我的屍體都見不到,他們還要餓肚子。

 請你把它寫出來,但不要寫出我的名字,我不怕得罪任何人,我早就豁出去了,我只是怕我的家人看到我的名字,他們會很擔心、會很難過。」說完就哭了。我答應她寫出這段故事,看來封院時B棟的感控比A棟更糟糕,這種情況,我估計大約在第三天的時候才穩定下來,難怪封院第二天B棟的護理人員會跑出來抗爭,而A棟的人員沒有人想去B棟,不是沒有道理的。雖然我知道B棟的W督導和許多A、B棟的護理長早就親自下海,可是看來有人已經陷下去,就不顧別人的死活。這場SARS防疫大戰的最根本問題在於沒有去面對現實,防疫的概念太隨便,措施不符合防疫原理。如果封院時防護措施有做好,那派去B棟的人員將是撲滅SARS大火的水,如果沒有,那他們就是送進大火的油。這個故事只是冰山一角,我無法估算封院三天內有多少人成為當局粉飾太平的受害者。注意!是受害者而不是犧牲者!非自願或不知情者為受害,自願的人才是犧牲,當然也有些自願的人只是去作秀而已。我想起昨天有人打電話來幫我們爭取撫卹金,那時實在應該答應他的。

  今天的廣播已經不是吳院長的聲音,而是葉金川教授的聲音。他向我們解釋目前醫院的處理政策,他承諾分三天把B棟的病患及人員全部撤離,到時醫院的危險降低而A棟又沒有人發生感染的話,隔離的十四天期限一到就可以全撤。他呼籲有發燒症狀的人一定要報告主管,然後到B棟一樓的急診室照X光,吃Ribavirin。我們都暫時接受這個官方說法。C醫師打電話過來說她在松山醫院,目前身體情況還好。他們一進醫院衣服就要自己脫光,所有東西都不能帶進去,連手機都被銷毀。她費了好大勁才聯絡上我們,那邊沒有水沒電的,問我們能不能送點水跟食物還有鬧鐘給他們?因為他們在裡頭完全不知道外界的時間。

  下午傳出B棟男看護工病危而太太不得進來的消息。晚間又有一位內科醫師插管轉國泰醫院。而且A棟五樓的加護病房又有人呼吸衰竭死掉,不知道是否是SARS病人?我們科上的醫師送便當去A棟B二的太平間時嚇了一跳,怎麼都是穿白色防護衣的人?才知他們剛轉一個屍體出去。

  晚上主任跑來告訴我,她剛才被高層叫去刮了一頓,說是看到我的日記,寫到AB棟沒有做好分棟分層控管,我心裡想他們可能看到我第三天的日記。主任說她跟高層說我寫的都是事實啊!可是高層就是很不高興,她教我要稍微節制點。我跟她說不用擔心,這是我的個人行為,我會自己負責,我還是要照實寫,她聽了也啞口無言。目前我身邊沒有任何的資源和工具可以對SARS做研究,唯一能做的,國中生物課本有教過我們,那就是觀察與記錄,這幾篇日記就是我的觀察與記錄。其實我也不是沒有考慮過我自己的處境以及前途,不過面對生命的問題,不是最需要誠實嗎?希望台灣的防疫高層能夠誠實的面對問題,不要再作秀了。(作者為和平醫院醫師,曉明是筆名)

 


新聞檢索

防治SARS,台灣應參與WHO

《和平醫院隔離日記》衣服自己脫光,手機銷毀

假面具與真面目
小學生為什麼需要先教羅馬字,之後才學漢字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