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10月10日星期五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寰 宇 探 索

東德竊聽秘檔 柯爾醜聞見光死(10/07)

■根據「青龍木檔案」,直到一九八九年,都還有一萬名左右的東德線民在西德活動。

文圖/駐歐特派記者胡蕙寧

 東德正式消失了十三年,餘威猶在的卻還有一項「秘密武器」,那就是前東德秘警竊聽偷錄而來的龐大庫存檔案。

  在這些「無所不聽」到處竊取的資料中,最陰魂不散又最引起媒體與史學家興趣的,就屬關係到前德國總理柯爾六到七千頁的「竊聽檔案」。在柯爾所屬的基督教民主黨「非法政黨獻金」風波一直無法平息的德國政壇,這些秘秘檔案被寄以「揭發歷史真相」的高度期望。

  記錄柯爾與妻子關係

  西德前總理遭到東德這樣的「長期竊聽」,在面子上已經是掛不住的事情。而這些檔案堪稱所有東德秘檔中「最珍貴的部分」,不但德國政壇將因之掀起地震,連美國中央情報局都對之興趣濃厚。推測這些自一九八○年代初期就開始竊聽的秘檔,會包括所有冷戰期間西歐國家領導人的「高層交談資料」,從法國總統密特朗、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到俄羅斯總統戈巴契夫,他們與當時柯爾之間的「私下關係」都將透露無遺。這份竊聽檔案一直持續到一九八九年十一月柏林圍牆倒塌時才停止,時間整個跨越柯爾擔任德國總理的十六年期間。除了西歐政壇的密史將被揭露外,柯爾與兩年前自殺身亡的妻子漢娜羅瑞之間的私人關係,也可能在秘檔中藏有紀錄。柯爾在下台之後官司纏身,他力阻東德秘秘警察檔案管理局公佈他的「個人相關檔案」,也屬其中之一。

  柯爾自一九八二年起擔任德國總理,十六年來權傾一時,並將兩德帶向統一。但是兩德統一之後的柯爾卻不再享有清靜日,除了國家財政問題因概括承受東德而無法擺平之外,基民黨收賄醜聞開始侵蝕柯爾的政權。這些懸案至今未決,東德秘密竊聽檔案中最引人興趣的,就是可能暴露基民黨收賄的「真正買家」與「秘密銀行帳戶」。柯爾個人清譽事小,但是已經淪為兩屆大選反對黨的基民黨可能又要因此「一蹶不振」。柯爾過去三年來在官司之間掙扎奮戰,一方面拒絕公佈政黨非法獻金的來源,一方面也起訴東德秘秘警察檔案管理局意欲公佈他的個人相關檔案為非法,理由是非法秘密竊聽根本就侵害了他的市民權利與人性尊嚴。柯爾堅持他應該和所有東德秘秘警察「國家安全部」裡的受害人一樣受到保護。而他也更進一步主張,東德秘秘警察的紀錄根本就「不可以完全相信」。

  本案是由柯爾在二○○一年提出告訴,因為當時東德秘秘檔案管理局認為「基於歷史考量」,願意公開與柯爾相關的秘秘檔案。被告的東德共黨政權秘秘警察檔案管理部門主管瑪麗安娜.比爾特勒(Marianne Birthler)在行政法庭上表示,該檔案局在保留私生活部分的情況下,過去已經對外披露過其他德國人的談話紀錄。她的律師提出,對柯爾讓步將使「呈現東德歷史真相的努力受挫」。

  科爾在二○○一年中勝訴,當時判決認為他是「受害者而非叛徒」,他的個人隱私權應該獲得保護。因此在未徵得柯爾同意前,德國政府不得將東德秘警蒐集的柯爾電話紀錄檔案公諸於世。

  瑪麗安娜•比爾特勒再度嘗試,於去年三月依然敗北。問題是,前兩次判決都是在柯爾「自己的護法」下獲得庇護而勝訴。柯爾在一九九○年促成東西德統一之後,由他執政的政府立法禁止了「公開東德秘秘警察竊聽而來的所有談話紀錄」,其中當然包括了「當代人物」。初級行政法院裁決時就指出,柯爾當時依然適用於這項法律。

  但是該案繼續上審,柏林行政法院卻在今年九月判決裡一舉「推翻前論」,認為在新法案施行後「柯爾的護身符失效」,身為公眾人物,其個人檔案就應該對公眾公開,在以供研究目的的範圍內可以申請查看這些資料。

  所謂新法案是東德秘警文件法(Stasi-Unterlagen-Gesetze)的修正案,這是在去年九月之後將過去的法律基礎做了「歷史性的更動」。

  青龍木檔案諜影幢幢

  柏林行政法庭也駁回柯爾方面所提出新東德秘警文件法修正案違憲的說法,認為因此侵害了當事人「資訊自決(informationelle Selbstbestimmung)基本權」的立論也並不存在。這個讓德國史學家與媒體振奮的判決出現時,敗訴的柯爾並沒有在場。但是官司還沒結束,柯爾的律師已經表示會再提出上訴。於是在整個案件落幕前,所有渴望「揭發真相」的人還是只能屏息以待。

  柯爾本身並非完全贊成封鎖所有東德秘警的文件,例如他就贊成公佈一份在東德秘檔中的「青龍木檔案(Rosenholz-Dateien)」,這是一份在西方活動的所有前東德分散在各國的「精英間諜名單」。他稱這些人是祖國的叛徒,在國家危難期間雪上加霜。柯爾本人對這些人都「很有興趣」,唯一反對的就是公佈關係到他本人的任何資料。

  非法文件公不公布兩難

  根據「青龍木檔案」,德國秘警檔案管理局的說法是,在一九五○年到一九八九年之間,至少有一萬兩千名西德人「為東德效勞」,其中估計有三千五百名間諜一直到東德崩潰前,都還直接隸屬於東德情報組織。到東德政權最後的一年,也就是一九八九年,還有一萬名左右的東德線民在西德活動,而東德情報組織的資料顯示,東德地區還有十七萬三千名「非正式員工」呢!

  「青龍木檔案」因此被歷史學家與情治單位列為「珍貴資料」,以電子鎖封存在三十五萬個索引卡中。但是媒體報導在兩德統一之後,這些資料卻在「秘密作業」下不明所以的流入美國中情局手中。然後在過去三年裡,再以三百八十一片CD光碟片回到德國政府的懷抱。

  德國政府年中承認,這些檔案確實提供給美方使用,但是在德國本土,目前整個事件都還在法律問題上旋轉,用何種法律基礎來查看這些竊聽或盜取來的「非法歷史文件」,又用哪種法律規範來保護當事人,一時之間依然無法落幕。

新聞檢索

東德竊聽秘檔 柯爾醜聞見光死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