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中華民國92年9月12日星期五
今日要聞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 自 由 廣 場

「一攤血」故事是一個時代的傷痛

☉葉金川

 民國五十五年,一位原住民婦女難產,因無足夠醫療費用,在就醫未果回途中,不幸流血過多死亡,而留在鳳林莊診所的一攤血,觸動了證嚴法師的悲心,發願解除天下蒼生病苦,而有了慈濟。這件事實,最近因莊家子女與慈濟之民事侵權官司,引起各界議論。

  就事實來看,原住民婦女難產求醫,因為沒能力支付醫療費用,而未得適當醫療照護,結局是留下一攤血,造成該名婦女往生的遺憾。而這個三十七年前真實存在的故事,是個歷史的傷痛,但若要來勉強還原事實真相的所有細節,以司法來解釋或審判歷史,則會愈理愈亂,也無必要。

  以當時的醫療環境及醫療人權觀來看,病家必須先籌措一筆醫療費用,才能獲得診治,此應非個案,而是普遍存在的常態。今以民國九十二年的社會價值觀去看待莊醫師,實是以不同時代的價值標準去衡量造成的偏頗。依相關資料顯示,莊醫師較之當時台灣各醫院及醫師的普遍行為,應不算差。

  從「醫療人權」發展的角度來看,雖然在民國三十七年十二月頒布的醫師法第二十一條中已提到:「醫師對於危急之病症,不得無故不應招請或無故延遲。」但當時仍普遍認為醫療費用是個人及家庭的責任和義務,所以像一攤血主角陳秋吟這樣的個案,在當時不算特例;而這樣的故事,在許許多多沒有醫療保障的地區,現在還在發生。慈濟醫院成立之後,不收保證金,逐漸影響到其他醫院,乃至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醫療法公布施行,社會大眾才漸漸認同醫療是醫院及醫師的責任,但在醫療費用上仍是避而不談;直到民國八十四年三月全民健保施行,政府也三令五申取消保證金制度,大眾才普遍認同醫療是社會國家的責任,也就是「醫療人權」的伸張。這樣的進步,實值得台灣人民欣喜與珍惜,而這樣的進步,耗費了三十年以上的時間。

  反觀證嚴法師,在三十七年前,因為這樣一個普遍存在的現實造成的悲劇故事,觸動了惻隱之心,創建了慈濟,並倡導「尊重生命」的觀念,使得這種生命價值觀逐漸推展開來,實可謂「醫療人權」的先驅。試想,如果一直無人正視像「一攤血」這樣普遍存在的悲劇故事,台灣的醫療環境是否能進步到現在的狀況,還有待商榷。

  既成的歷史事件,由司法來探究其細節,而說證嚴法師涉及「侵權」,實在太沉重!正如法官所言,兩造皆是好人,和解才是社會樂見的雙贏結局。若將事件置諸當時的環境來看,莊醫師以當時的醫療標準,仍是良醫;但證嚴法師對生命的看待,比時代超前廿年以上,法師看到的是一個時代的悲傷,他的陳述毫無詆毀之意,而重在啟人悲心,並無侵權之虞,反而促成大時代的進展,在醫療人權史上跨出一大步,這點亦應給予同樣的肯定。

   基於上述理由,我認為用司法來審判歷史,既不切實際,也無必要,就讓歷史的歸歷史。同時,國人更應珍惜現今「醫療人權」的進步,積極健康地往前看。(作者葉金川╱董氏基金會執行長)

新聞檢索

美國外交政策:夥伴策略

公家頭路

「一攤血」故事是一個時代的傷痛

除了奸巧,還是奸巧

《給台灣的一封信》豆子,成就一座花園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