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首頁 /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蘭嶼石鮒 魚名一錯100年 (92.12.07)

記者魏斌╱專題報導

  蘭嶼石鮒滅絕了嗎?始終是「紅頭嶼」魚類相裡一宗懸案,多少魚類學家為牠「牽腸掛肚」,朝思暮想不得其解。

  整整一百年,謎底終於揭開!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企研組主任陳義雄博士,不久前解開蘭嶼石鮒之謎。

  見過「蘭嶼石鮒」嗎?這種顧名思義存活在蘭嶼的魚類,自二十世紀初美國魚類學家喬丹(Jordan)命名後,百年來再也沒人見過。

  飛越亞、歐、美三大洲,重新檢視台灣早期魚類標本,陳義雄發現,蘭嶼根本不可能存在蘭嶼石鮒這種初級淡水魚,牠是一種在二十世紀初被魚類分類學家誤認的一種魚,確曾在台灣本島西部河川出現過,只不過百年時光飛逝,早已在本島滅絕,如今只存活在離島金門,牠的棲地常受到人為干擾與破壞,所面臨的危機不亞於國寶魚櫻花鉤吻鮭。

  這項突破同時解開魚類學裡的好幾道謎題,過程曲折離奇。故事得拉回到二十世紀初,從喬丹身上說起。

  美魚類大師命名
  喬丹是二十世紀初美國魚類學大師,西元一九○二年前後他和學生Evermann陸續發表台灣海水及淡水魚名錄,其中有關蘭嶼魚類部分被認為是學界首次紀錄。

  喬丹發現,蘭嶼有種鯉科新種魚,他將其命名為蘭嶼石鮒,喬丹和Evermann還定義蘭嶼石鮒是一種初級淡水魚。

  就這麼一句話,讓魚類學家困擾百年不止。

  非純淡水不活
  初級淡水魚又稱為「純淡水魚」,牠們終其一生都只能在鹽度小於千分之五的淡水裡存活,無法像其他次級性或周緣性淡水魚,偶能進入鹹淡水或海水區域活動。

  台灣東部因受中央山脈地理阻隔,純淡水魚組成比例已明顯偏低。如果離島蘭嶼曾是純淡水魚蘭嶼石鮒的生活領域,牠們又是怎麼來的?總不可能凌空飛越中央山脈和太平洋播遷到蘭嶼島水系吧?或是說,蘭嶼在千萬年前根本就和台灣本島或其他陸域相連,因為水系串連,為蘭嶼石鮒製造有利拓殖機會?

  百年前魚類學家命名的新種魚掀起爭論,如果蘭嶼石鮒確曾存在,不只生物演進歷程要重做修正,連蘭嶼和台灣本島間的關係恐怕也要大幅翻轉。

  研究人員因此多次進出蘭嶼,試圖找尋蘭嶼石鮒蹤影,希望就此撥開疑雲,但並未如願。陳義雄於是飛越亞、歐、美等三洲調出台灣早期魚類標本,終於出現契機。

  文獻圖鑑明顯有出入

  他發現喬丹在一世紀前留下的蘭嶼石鮒文獻和圖鑑,兩者根本就有明顯出入。圖鑑中記載,蘭嶼石鮒採集地點在Kotosho(蘭嶼的日文名稱),但文獻中寫的卻是Suwata。

  陳義雄認為,以百年前的研究工具來看,圖鑑、文獻確有可能出現人為註記疏漏,因此以蘭嶼從未發現蘭嶼石鮒為研究基礎,研究人員大膽假設,圖鑑中記載失誤,蘭嶼石鮒正確採集地點在Suwata。問題是,Suwata又在哪裡?

  陳義雄四處探訪,好不容易查出Suwata原來是宜蘭縣蘇澳一帶舊稱,但問題至此仍未結束,如果蘇澳曾發現被誤記為蘭嶼石鮒的魚類,為什麼現在再也找不到了?

  在這段抽絲剝繭的查證過程,研究人員重新檢視二十世紀以來所有魚類學家發表過的台灣淡水魚類,結果有驚人發現。他們查出英國魚類學家雷根(Regan),一九○八年曾在嘉義附近收到一種初級淡水魚,命名為「大鱗石川魚」,該種魚類標本現存於大英博物館,但把牠的標本與蘭嶼石鮒圖鑑比對,發現根本是同種魚類。

  故事至此還未結束,喬丹的學生、也是為國寶魚櫻花鮈吻鮭命名的日籍魚類學家大島正滿(Oshima),一九二○年在屏東麟洛一帶採集到新種鯉科魚類。

  大島正滿和雷根一樣,他相信喬丹發表的蘭嶼石鮒紀錄,基於此一認定,認為自己發現的是有別於蘭嶼石鮒的新種魚,將其命名為「高木氏細鯿」,但研究人員比對圖鑑,「高木氏細鯿」根本就和蘭嶼石鮒長得一模一樣。

  學名大鱗細鯿
  這宗讓魚類學界困惑近百年的懸案至此總算拼湊出真相;原來,喬丹對蘭嶼石鮒的紀錄出現疏漏,所謂的蘭嶼石鮒根本和「大鱗石川魚」、「高木氏細鯿」是同一種魚,證實了喬丹發現的蘭嶼石鮒原產地不在蘭嶼,而是在台灣本島。

  大島因為相信老師喬丹,錯失了「正名」的機會。根據「二名法」命名原則,保留雷根的「大鱗」種名,屬名則用大島「細鯿」,所以從不曾在蘭嶼出現的蘭嶼石鮒,正式學名應叫「大鱗細鯿」。

  在謎底揭開同時,更讓人關心的是,這種曾在二十世紀初出現在蘇澳、嘉義、麟洛的初級淡水魚,如今又在哪裡?

  陳義雄遺憾地說,牠們幾乎在台灣本島絕跡了,喜歡棲息在河川中下游緩流處或水潭、渠道的大鱗細鯿,因人為干擾破壞,本島從來沒人再發現過。遙想二十世紀初,喬丹等魚類學者在北、中、南各地採集、命名過程,當年,大鱗細鯿曾遍殖河川中下游,百年一晃卻走上滅絕之路,更令人唏噓。

  揭開蘭嶼石鮒之謎,真相確有幾分不堪。陳義雄說,大鱗細鯿在本島確是滅絕了,可是在另個離島金門部分水系中仍能見到牠們蹤影。為免島上大鱗細鯿成為「明星動物」,反引來不當干擾,詳細棲息地點是最高機密,研究人員只能衷心期盼,牠們不要再受人為干擾破壞了,否則再一個百年後,後代子孫恐怕真的只能從圖鑑、標本認識這種一度活躍於台灣本島的魚類。

 

蘭嶼石鮒 魚名一錯100年(12/07)

鑼鼓若響 北管樂聲揚12/07)

林獻忠辦義學 銀髮族上課「趣」 (12/07)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