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南式廟繪 莊武男第一把

◎記者辛悅弘╱專訪
  大半輩子都為寺廟彩繪的莊武男,擁有台灣寺廟少見的「台灣南式繪畫」技藝,他不只在台灣各地大街小巷的寺廟留下作品,金門和泰國的寺廟也有他的畫作,從事這一行已經四十多個年頭,大家都說:「阿男師靠著不服輸的精神,拚出一片天。」現年六十歲的莊武男,小時候家住淡水鎮下圭柔山地區,家中窮困,本身調皮又不喜歡讀書,卻非常喜歡繪畫,十六歲那年拜師洪寶真,從此浸淫於寺廟繪畫技藝中,當時「彩繪」工程是分家的,而他承襲的是「彩」的部份。

  所謂「彩」,包括地面、木料的補土、起草圖案、顏料選擇、煮油、油漆、安金、垛頭等,通常佔彩繪工程的八十三%,這一個部份對於廟宇的保護具有十分重要的功能。

  阿男師因為在這一方面頗有資稟,於是在短短的數年間進步神速,功力已達出場一展身手的境界。

  可惜的是,莊武男十九歲那一年,眼看著可以隨著師父洪寶真一起上陣,一邊工作一邊臨場學習,師父卻突然過世,在那個年代,少了師父帶領真槍實彈上場,可以說是重大損失,許多臨場的經驗不是隻字片語可以領悟得了。

  他說,傳統的彩繪樣式依地域、配色與畫風區分,有南式、北式與蘇式三種,他因為師父早逝沒有盡得真傳,加上南式沒有畫本流傳,只得靠自己摸索,經過將近五、六年的努力,終於在寺廟人物、門神及民間故事傳奇的精髓上,有長足的發展。雖然沒有師父引領,討生活時曾經四處碰壁,阿男師並不氣餒,他不停的推銷自己,憑著一股不服輸的精神,果然獲得大台北地區廟宇重建的彩繪工程,當時廟重建彩繪工程有﹁拚場﹂制度,目的就是要讓箇中好手互相較勁,譬如廟的左右邊分別外包不同師傅承造,內行人從門面即可以瞧出起造者的功夫優劣。

  不要以為拜師習藝是一件簡單的事,那時候做學徒要做的事對於現在的年輕人來說,是一件很難想像的事,莊武男那時除了接受訓練嚴格不得取巧,還必須先從煮飯洗衣等基本功做起,生活十分的清苦,如今想來,都有它的道理,如果沒有這些能力,出外工作還真的不方便。

  莊武男在四十多歲時,起了扎根文化的念頭,決定完成一座錦繡莊的佛教博物館,當時他雖然自豪畫得快且好,但是見到師父過世後空留遺憾,沒有留下絕技得以讓後人瞻仰,所以努力去收藏各寺廟古物,甚至於跨海到東南亞和中國的寺廟蒐集古物,如今數量高達數千件,存放在數千坪的倉庫中。

  另外,仰慕莊武男技藝的人不少,所以他開了一個繪畫班,教授的學生有退休的老校長、藝術學院碩士班學生等,由於聲名遠播,成為文建會開會受邀榜上名單之一,著名的燕樓匠師李乾朗更專書論述莊武男的各項技藝。

相關新聞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