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首頁 /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乾旦」李毅清 七十又七 票戲成精 (92.10.05)

■六年前李毅清以七十一歲的高齡,應中國京劇迷邀請,在天津中國大戲院演出「春閨夢」,身段之美讓京劇迷津津樂道。(李毅清提供,記者鄭旭凱翻攝)

〔記者鄭旭凱╱台北報導〕京劇在台灣已經沒落,但是京劇的愛好者一定不會忘記,四十四年前在台灣首次以張派(張君秋)唱腔與胡少安合演「銀屏公主」的知名票友李毅清,如今已是高齡七十七歲的老阿公,不過令人驚訝的是,他的唱腔至今依舊甜美,唱起高八度的「嘎調」,仍然游刃有餘,尤其裝扮成十七、八歲的名門閨秀,清麗脫俗的模樣叫人雌雄莫辨。

  京劇藝術以往以男扮女裝為正宗,京劇四大派的鼻祖梅蘭芳、程硯秋、荀慧生及張君秋,清一色是男兒身,也就是「乾旦」,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至今仍保有絕佳唱腔、扮相、身段、做表的「乾旦」,在海峽兩岸都已不多見。

  李毅清以七十七歲的高齡,去年及今年年初還在股市聞人黃任中家裡的「皇龍票房」粉墨登場,分別演出「陳三兩」及「狀元媒」,他楚楚動人的扮相,以及絕美的水袖功夫,贏得在場觀眾如雷的掌聲,一般觀眾絕不會相信,台上千嬌百媚的李淑萍(陳三兩劇中的女主角)及柴郡主(狀元媒劇中女主角),竟是個年逾花甲的老阿公。

  李毅清說,他的外孫女已經廿六歲,孫子也有廿歲,票戲六十多年,演出超過八百場,精熟的劇目則有八十多齣,包括梅派的「宇宙鋒」、「代金殿」、「三娘教子」、「生死恨」、「鳳還」;程派的「鎖麟囊」、「碧玉簪」、「金鎖記」、「春閨夢」、「荒山淚」、「珠痕記」;荀派的「尤三姐」、「霍小玉」、「金玉奴」、「坐樓刺媳」;張派的「銀屏公主」、「望江亭」、「楚宮恨」、「趙氏孤兒」、「西廂記」等。

  李毅清在中國湖北省出生,由於父執輩都是標準的戲迷,他早在五、六歲時就常常跟著大人到處看戲,十二歲時因為抗戰而投身軍旅,那是他第一次參加業餘劇團,並跟隨名票葉天生學戲,十八、九歲在漢口大舞台擔任會計工作,經常聽到老伶工榮蝶仙為劇團團員說戲、排戲,在耳濡目染下,為自己在京劇的唱、唸、做、表等各方面的功夫,打下深厚的基礎。

  李毅清表示,三十八年他隨著國民政府來到台灣,參加申克常兄弟的票房,他高亢的嗓音經由電台播放,意外得到當年號稱「兩岸老生第一人」胡少安的賞識,邀請他加盟海光劇團,往後的三年他與胡少安合作演出超過兩百場戲,這期間堪稱他的戲劇生涯的全盛時期。

  李毅清回憶他當年在京劇界崛起的原因,他表示,當年在中國的張君秋,改寫各大門派的劇碼,由於張君秋擁有高八度及低八度的絕佳嗓音,紅遍全球華人世界,京劇界也到了「無旦不學張」的地步,他則能快速模擬張君秋的唱腔,而且維妙維肖,因而有劇評家將他比喻為「台灣的張君秋」。

  看著自己數十年來演出的各派戲碼的劇照,李毅清客氣的表示,就算保養得再好,他的嗓音和扮相絕對無法和年輕時相比,不過他臉上的戲,舞台上舉手投足之間,以及水袖功夫等,都和數十年前無異。

  在戲劇生涯中,李毅清最得意的是與胡少安的合作,他說,四十八年初他第一次與胡少安共同在國光大戲院(現為國軍文藝活動中心)演出全本的「紅鬃烈馬」,不僅轟動一時,更創下票友與內行(科班出身者)合作的先例,同年年底他模擬張派唱腔再次和胡少安合作演出「銀屏公主」,更可謂盛況空前。

  李毅清表示,另一件得意的事是早年也曾經為徐露啟蒙,而徐露後來則成為台灣京劇界的一代名伶。

  李毅清說,他真的要感謝父母親讓他生就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即使到了七十七歲,他的聲音依舊高亢、宏亮,加上他善於模擬,使他一人能兼學四派的戲碼,他至今對京劇仍無法忘情,每星期二下午都在票房內與一些票友共同拉拉唱唱,他希望未來自己能進攝影棚,把自己一生中最有心得、最得意的幾齣戲全部錄下來,也對自己的戲劇人生做個最後的註腳。

 

三代絕活 屹「笠」不搖

「醋矸」和事佬 有求必應

「乾旦」李毅清 七十又七 票戲成精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