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首頁 /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北管先生-林水金 (92.10.12)

■國寶級藝術大師林水金熱愛北管音樂,八十六歲的他為了傳承,平日以寫曲本為樂。(記者蕭夙眉攝)

〔記者蕭夙眉╱中縣報導〕曾榮獲薪傳獎、八十六歲的「北管先生」林水金,縱使中風行動不方便,仍抱病奔波台中、台北兩地,向新新人類傳授這門漸漸失傳的傳統藝術。這位第一批受聘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的國寶級大師說,只要國家有需要,就算身體不舒服也要撐下去。

  遠赴台北關渡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教授北管的七年間,可用「艱辛」兩字形容,由於林水金年事已高,每次上課都要家人隨侍,不過,林水金從沒喊過累,他堅信不快點將北管傳遞下去,下一代就沒機會體會這門藝術的美。

  林水金將他在北管界的成就歸功於啟蒙老師徐火爐,從小聽著大里市福興宮「福興軒」的北管樂長大,十八歲那年想加入福興軒時,家人一度擔心他成為「唱戲仔」而反對,所幸地方耆老苦勸林家人,林水金才得以追隨徐火爐的腳步,進入北管世界。

  當時,林水金的師兄弟有近百人,徐火爐只好以小木板編號,依序上課,大部分的館員大都學單一樂器或角色,但林水金憑著對音樂的興趣和先天的稟賦,成為「福興軒」第二代子弟中唯一學習「總綱」的館員,曲辭、角色、樂器都涉獵。

  卅二歲開始,林水金獲得徐火爐認可,介紹至大里草湖「義樂軒」擔任「子弟先生」,先後教過的館閣有台中市新厝「新樂軒」、台中市「集興軒」、烏日鄉「新桃軒」等,範圍涵蓋台中縣市;民國八十五年應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邀請,成為第一批受聘學術殿堂的「北管先生」。

  受徐火爐的影響,林水金教學很仔細,不藏私、樂於和大家分享,讓學子對他留下深刻印象。

  林水金苦學北管數十年,傳授弟子近千人,且精通戲曲上百齣,早在卅多歲時,就花費心思創作「新甘露寺」、「黃河陣」等兩部戲曲,成為北管界中少數能創作戲曲的大師。

  曾擔任大里農會專員(現今秘書)、兩屆台中縣議員、台中縣長機要秘書等要職,平常公務雖忙,但林水金不忘北管,相繼完成「台灣北管滄桑史」、「大里福興軒創館沿革」、「北管全集」等著作,以文字記錄北管的起源、興盛和沒落等,榮獲文建會頒發薪傳獎殊榮。

  獲獎是責任的開始!這幾年各種娛樂輩出,北管學員人數遞減,林水金在感嘆風光不再時,也將觸角深入校園,台中縣四德國小、光正國小以及台北汐止白雲國小等,都可見「林爺爺」帶領小朋友吹嗩吶、拉殼仔弦、打板鼓的蹤影,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教授呂錘寬也「慕名而來」,邀請他教授「牌子」和「戲曲」。

  呂錘寬教授以「八隻交椅坐透透」的北管先生來形容林水金,代表他吹、彈、拉、打、敲、唱都精通,對複雜的北管音樂系統能有全面性的掌握,學習過的「牌子」約四百五十首,「弦譜」近九十首,「戲曲」三百卅多齣,「細曲」兩百卅多首,連布袋戲薪傳獎得主黃海岱也麻煩他代為創作。

  正當這門傳統藝術透過校園向下扎根之際,林水金卻於民國八十八年中風,因而造成手腳微恙,躺在病床上一直想著北管命脈的延續,堅強的意志力和責任感,促使他在短短的暑假中就恢復身體機能和體力,很快地又到學校上課。

  雖每兩週才一次的課,但對白髮蒼蒼的林水金來說,是體力和毅力的考驗,載林水金北上的女婿李日仁表示,岳父因考量自己行動不方便,縱使上課口渴也不敢喝太多水,以免上廁所耽擱時間,後輩雖不捨,岳父卻說「忍耐一下就好」。

  將生命與北管緊密結合,北管樂伴隨林水金度過人生中的喜、怒、哀、樂,縱使耳朵重聽,仰賴助聽器,但樂聲仍在心中激盪,秋天的午后,獨自坐在躺椅上,一首首戲曲浮現腦海,一筆一劃寫下一齣齣漸漸為人所淡忘的戲曲,偶爾,後輩登門拜託撰寫曲本,他總是鼎力相助。

  從十八歲登台演出「迫休」,數百本的曲本迄今牢記林水金的腦中,他說,早年北管子弟識字不多,依賴口述教學,但手抄曲本多有錯誤,所幸自己從小學習漢文,因此要趁著自己還有能力時,將先師徐火爐傳授給他的曲本記錄下來,雖然年紀大,手寫慢了點,但重要的是「把握現在,儘管去做!」

 

北管先生-林水金

和源餅舖後繼無人 百年老店將成歷史

「魚菩薩」林上海 救魚千萬尾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