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首頁 /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戲台漸式微 「千鶴」不忍飛 (92.11.18)

〔記者劉婉君╱麻豆報導〕台南縣麻豆千鶴綜合技藝團走過三十多年歷史,團員從早期的藥廠廣告團賣藥,到接受各地寺廟邀請演出,以在地的聲音,延續地方戲劇發展史,卻抵不過電視、電影五彩繽紛的影音魅力,風華不再,唯一不變的,是團員們對歌仔戲的堅持。
在早期電視並不普及的年代,麻豆因為經濟繁榮,設有多家戲院及戲班,千鶴綜合技藝團可說是當紅的表演團體,演出的項目有歌仔戲、時裝劇等,為了給觀眾不一樣的演出內容,團長周敏治還針對婚喪喜慶等不同場合,設計出多種別的團體沒有的陣頭,各地邀約不斷,鼎盛時期一天就有五場演出,僅有十多人的技藝團還得分成A、B兩組,分頭趕場。

  當家小生李千鶴的母親是早期麻豆牡丹社的當家小生,李千鶴就在戲班中出生,七歲即開始學唱歌仔戲,生、旦等角色是她的專長,時裝劇、新劇也難不倒她,還曾參加嘉義國愛製藥廠通天靈廣告團,巡迴各地表演、賣藥,其父、兄及民俗技藝的薪傳獎得主陳學禮、林秋雲夫婦也是當時的成員之一。
表演細胞極佳的李千鶴,演遍梁山伯、薛平貴等著名的歌仔戲角色,精彩的演技吸引不少戲迷,常有戲迷跟著她到處跑,欣賞演出,亦曾走訪新加坡、菲律賓等國,受邀上電視台表演,拿下全國的歌仔戲小生獎項,而不識字的李千鶴還曾親自編導「甘羅出世」等多齣新劇碼,透過向團員們一一訴說劇情、角色性格等,再由團員們憑著默契共同演出。

 周敏治說,團員們演戲完全沒有劇本,全靠彼此無間的默契,可以隨時根據邀請單位的要求,演出不同的戲碼,也可以將表演場地的現場狀況融入劇情,讓觀眾與表演者間的距離更接近。
不過,這樣的表演方式偶爾也會有小狀況出現,當台上有人發愣,一時不知如何答腔時,其他表演者必須趕緊支援,解除狀況,避免冷場,因此,團員們的默契、臨機應變能力特別重要,每一段演出,都是演員的經驗累積及實力展現。

  團員們從在地發出的聲音,為三十多年來麻豆地區的戲劇史延續,付出心力,隨著電視逐漸普及,千鶴綜合技藝團抵不過觀眾對刺激聲光效果的追求,邀約逐漸減少,早期觀眾在開場前搶佔好位置觀賞的盛況不再,台下的觀眾逐漸減少,至今已是寥寥可數,近兩年來技藝團經營更是陷入困境,有時受邀演出的機會,一個月只有兩、三場。

  泛黃的照片中,花樣年華的李千鶴,如今已六十多歲,團員們為了維持生計,都已另謀他職,待有演出時,再一一連絡,周敏治夫妻兩人也在住家附近開了一家麵攤,多年來演出的各式行頭,全都裝箱堆在路旁的大貨車裡,靜靜地等待主人再度發動引擎,每天來往經過的人車很少有人注意到它,了解千鶴綜合技藝團風光歷史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即便如此,李千鶴對演出仍有一定的堅持,絕對不使用錄音帶對嘴演出,也堅拒出賣自己的聲音為他人錄製錄音帶,她說,從小至今,學歌仔戲從沒有教科書,正式演出時也不會做小抄,劇中的一言一行,全都是靠頭腦、靠用心,一點一滴苦練而成,歌仔戲中有許多勸世的內容,四句聯仔也是自己想、自己編、自己唱,唯有每一場都真人真聲演出,才是對歌仔戲的尊重,用錄音帶演出是一種墮落,她絕不隨波逐流。

  李千鶴的兒女們都勸她不要再演出了,夫妻倆卻捨不下多年來用心經營的事業,也曾有大專院校想請李千鶴指導學校社團,但經驗豐富的李千鶴,卻擔心自己的學歷不高,一一拒絕,李千鶴說,用心、用真聲演出的傳統歌仔戲,才是真材實料,也才是「正港的藝術」,政府對於這種在地的傳統藝術文化應該更加重視,否則老演員日漸凋零,傳統歌仔戲文化也勢必將跟著消失。

 

呂文三 「刻」畫「寫」實人生(11/18)

獨鍾小木屋 巧手DIY(11/18)

懸壺半世紀 「醫」路伴漁村(11/18)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