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首頁 /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林啟豐浸「銀」半甲子 「手」住一片天 (92.11.23)

■林啟豐父子三人精心打造的修竹映亭台銀藝品,入選文建會國家工藝獎。(記者王俊忠攝)

記者王俊忠╱南市報導

  日據時期,府城台南曾為台灣打銀業寫下輝煌史頁,如今手工打銀業漸趨式微,府城仍保有手藝精湛的打銀師傅,曾獲文建會國家工藝獎的林啟豐、林盟修、林盟振父子檔三人即是箇中翹楚,他們堅持用手工打銀的信念,為沒落的細銀工藝找到傳承的希望種子。

  談到府城的打銀業,得回溯到日據時期,當年許多銀樓開設在舊市區民權路一帶,匯集成一條專業的「打銀街」,雖然這條街在二次世界大戰中被毀,迄今忠義路、民權路口附近仍有幾家銀樓,為昔日打銀街的鼎盛年代留下點滴見證。

  台南師院教授劉文三研究發現,日據時期府城打銀業盛行,曾有多位不同專長的打銀師傅,分工合作打造一座每扇窗戶都可開闔的「銀製赤嵌樓」送給日本皇太子帶回,典藏在日本皇宮中,這足以映照當時府城銀藝師傅的精湛手藝。

  同是府城銀樓業者出身的林啟豐,以金飾打造起家,中途轉行打造銀製佛帽,繼而因其三十多年來堅持「純手工」製造銀帽的信念,讓他與克紹箕裘的兒子林盟修、林盟振三人,在細銀工藝的世界裡大放異彩,成為國內細銀抽絲技術的第一把交椅。

  民國二十六年出生於高雄茄萣的林啟豐,十歲時隨家人遷到台南,因父母親在台南開設銀樓、打造金飾,林啟豐十八、九歲開始學做金飾,並師事台南細銀師傅林登山,學做銀帽。

  林啟豐說,都屬貴金屬的金、銀,性質相近,但需精緻手工的銀帽製作確實較一般金飾的打造困難多了!有感金飾與銀帽製作差異性很大,林啟豐一方面學習林登山的細銀抽絲技術,一方面親自到各寺廟觀察諸神佛的銀帽樣式,不斷反覆鑽研「柳絲、塹仔路、挑、刻」等打銀技法,費時約八個月,方熟稔製造銀帽的精細工法。

  三十四歲那年,林啟豐發現國內金飾業景氣嚴重下滑,做金飾的收入足足少了三分之二,恰有一位友人拿來一頂年代久遠、變黑的銀佛帽請他清洗,他心想不如「改途」打造銀帽,就這樣創設「啟豐銀帽工藝社」。

  度過轉行辛苦奮鬥的四、五年後,台南啟豐銀帽的知名度逐漸打開來,各廟宇訂製銀帽的CASE如雪片般飛來,訂單多到除需妻兒幫忙外,還須多聘幾位師傅才能應付得來。

  林啟豐的銀帽作品遍及台灣南北各地,北港媽祖廟、新港天后宮、關渡媽祖宮、台南西羅殿等地廟宇,都有他的精心傑作。

  為了將這項古老的細銀技藝發揚光大,林啟豐結合現代與古早技術,研發抽出比縫線還細的銀絲,還能將十六條銀絲同排黏貼,並將這些精緻的細銀技術,轉型製作成深具藝術、欣賞價值的銀藝品。

  林啟豐說,因為堅持用純手工打造銀帽與銀藝品,他的細銀技術與日俱進,不斷成長,只要有圖案,都可以用細銀打造出成品,難不倒他。

  林啟豐的長子林盟修、次子林盟振從小耳濡目染,分別在十六歲、十八歲入行、繼承父親細銀衣缽,迄今已有十多年,父子三人不但悠游在銀帽世界裡,這幾年更投入銀器工藝品的製作鑽研,成就非凡。

  前幾年台南市府為鼓勵、發揚傳統民間工藝舉辦的傳統銀器競賽,連續四年比賽,林氏父子三人均有斬獲;去年文建會舉辦的國家工藝獎,林盟修與林盟振兩兄弟各自推出「修竹映亭台」、「狀元、夫人帽」兩項作品,分獲入選與三等獎,其中獲三等獎的「狀元、夫人帽」還得到文建會典藏。

  父子三人出手甚少空手而返的佳績,讓林氏父子的細銀工藝更獲肯定,去年總統府舉辦地方文化節活動與台南地方工藝展,林氏父子都獲邀參展。

  林啟豐不諱言地說,三十多年來,銀帽確是他與家庭賴以為生的生財工具,但若手工細銀技藝不傳下去,這古老技藝將有失傳危機。

  對於兩名克紹箕裘的愛兒,林啟豐語帶欣慰的說,幸好盟修、盟振很乖巧,學生時期,只要放學就會主動幫忙,正因他們腳踏實地的學習,十多年來幾已吸收他卓越的細銀技藝,加上他們肯創新、求變兼有年輕本錢,相信兩個兒子在細銀技藝上的成就會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至於藝術價值較高的細銀工藝品,林啟豐坦言這種以欣賞功能為主的工藝品實用性低,若非懂得鑑賞或金字塔尖端的客層,一般人鮮少買得起,可買賣交易的市場有限;他認為國內政府應效法日本政府廣為收藏銀製藝術品的作為,讓國內銀藝師傅努力發揚傳統銀藝文化的同時,也能獲得三餐溫飽、生活無虞的有力後盾。

  過去傳統銀藝未獲政府重視,林啟豐有著深刻感受,他指出以往國內傳統工藝競賽、展覽付之闕如,直到近幾年,政府多投射些關愛的眼神,舉辦這類活動,他強烈建議政府未來應多舉辦這類傳統工藝競賽,且最好細分出各種媒材,分項競賽,給參賽工藝師們一個標準一致的評比環境,如此一來,銀藝師傅才有盡情展現精湛手藝的公平舞台。

  林啟豐發覺近幾年著重在設計層次的「學院派」銀藝家逐漸崛起、較受重視,這將使長年專注於精緻手工實務的銀藝師傅日漸凋零,他擔心這麼一來,手工細銀的傳承勢將後繼乏人。

 

林啟豐浸「銀」半甲子 「手」住一片天

吳森雄 滿口「鳥」經愛玩「蛋」

呂進加 含情「墨墨」臻「畫」境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