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首頁 /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象迷林旺 雕鏤大象林旺 (92/3/3)

■陪伴民眾走過半世紀的亞洲象林旺辭世,與牠同名的雕刻家林旺將雕刻「林旺系列」作品,送動物園珍藏。(記者廖振輝攝)

〔記者黃淑鈴╱台北報導〕「我是大象林旺迷,知道牠走了,真的很感傷。」與亞洲象林旺同名的雕刻家林旺,年輕時曾幻想當馴獸師,經常走訪圓山動物園,後來重回老路,以礦工系列木雕闖出名號,也是國內製作保麗龍銅雕的第一人,最近他將創作「林旺系列」銅雕呈現牠的生平,希望送給動物園珍藏,形成「林旺雕刻林旺」的有趣話題。

 就像大象「林旺爺爺」一樣,雕刻家林旺也充滿傳奇色彩。高職美工科畢業的他,十幾歲就跟著黃龜理等民俗藝師,在北台灣各地寺廟雕刻木作品,二十幾年前關渡宮重新裝修,他在現場雕門神,被日本雕刻大師佐藤玄玄發掘,成為他最後的傳人。

 林旺說,佐藤是東京美術大學教授,也是國家美術院院士,與台灣前輩雕刻家黃土水都曾受教於高村光雲,在日本東京池袋及各地都有工坊,他曾巡迴秋田、和歌山、仙台、奈良等地創作、參展,為了雕刻佛像,還特地到京都佛教美術研究所進修了半年。

 林旺跟隨佐藤期間,佐藤已高齡七十幾,體力不如從前,常畫好圖案,由他來雕刻,因此林旺也學到獨特的保麗龍銅雕。他強調,保麗龍易碎,不論是在工具、刀法、心境上都須相當留神,現今台灣只有他以保麗龍當模型,創作銅雕藝術作品。

 佐藤辭世後,在日本待了十幾年的林旺學成歸國,繁華的台北是首要選擇,沒想到不久日本來了大訂單,某間佛寺要訂作三層樓高的大佛像,因此他重回離開已久的故鄉,定居在深坑山上,開了間小工廠,並展開創作之路。

 到底要以什麼為題材呢?林旺回憶,早年深坑到處都是煤礦坑,包括他的父親在內,左鄰右舍很多長輩都是礦工,只是後來礦場都收起來了,為了創作,他著手採訪老礦工、聽他們說故事,配合童年的印象,以檜木雕刻了一系列礦工的身影,除了在全省美展獲獎,也得到各種展出機會。

 林旺刀下的礦工,皮膚的紋理粗糙,臉上的皺紋流露著滄桑,最著名的「頭家請點心」,一名礦工坐在煤礦上大快朵頤吃米粉湯,當時他也分到一碗,正是年幼時甜美的回憶,另一片平板的木材,雙面各雕刻著礦坑內、外的寫實景象,訴說了礦工的艱辛。

 林旺說,他的作品以台灣本土的事物為主,也希望表達人的思考模式,早期有礦工、台灣歌謠系列,這幾年他跑遍各地的原住民部落,激發創作的衝動,也雕刻了原住民系列作品,目前正在尋找新的題材,大象林旺的生平正在他的腦中澎湃著。

 林旺十幾歲時,曾在大龍峒的寺廟作木雕,常常利用夜晚到圓山動物園,看「老師仔」陳德和訓練猛獸,由於看得太著迷,還曾動過當馴獸師的念頭,甚至和員工混熟了,加入動物園的英語班上課,他也認識當時的園長蔡清枝,還送給他一隻孔雀木雕。

 林旺說,自己名叫林旺,對大象林旺也特別有感情,他還記得以前每到傍晚,飼養人員總是拖著一牛車的草送到象舍,腳被鐵鍊拴著的林旺會不停地搖晃身體,現在林旺走了,他真的很感傷,打算用銅雕呈現林旺從緬甸到木柵的生命歷程,如果動物園願意負擔材料費,將送給園方珍藏。

 林旺的作品呈現台灣底層人民的樣貌,他也不斷探索台灣的文史風貌。他是台北縣市多所社區大學延聘的講師,開過雕刻、文史采風等課程,出版過深坑、石碇的導覽書,最近的台北大學課程將培訓日文導覽解說員,談起佛教史與佛像的演變,也是滔滔不絕。

 最近林旺將為法鼓山等佛寺鑄造大型佛像,他感嘆著說,現在作佛像的人愈來愈少了,進口大陸佛像,比台灣的木材還便宜,雕刻業產業外移,許多工匠都失業了,只有少數像他走「半藝術路線」,才能繼續生存,因此他的使命,就是把快要流失的技藝保留下來。

 現年五十四歲的林旺,正在尋找脫離「匠」的軌道,走向「藝」的世界。他說,朱銘也是因太極系列才聞名,藝術需要靈感,無法強求,但他有個夢想,就是為後世留下不朽的作品,這個夢,就當作是在尋覓「愚人金」(像黃金的銅礦)吧!



象迷林旺 雕鏤大象林旺(92/3/3)

半百之齡換跑道 一刀一斧雕人生(92/3/3)

吳建鈺 根留台灣 巧手打造足下奇「跡」(92/3/3)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