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首頁 /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二王一頑童 生態保育推手 (92/3/17)

■ 林榮宗復育各類本土烏龜。(記者歐素美攝)
■台中縣大安鄉永安國小鄭清海老師利用螃蟹標本加深學童學習印象。(記者林群浩攝)
■潘智敏愛蛙成痴,在住家頂樓打造「青蛙園地」。(記者郭睿誠攝)

〔記者林群浩、郭睿誠、歐素美╱中縣報導〕台灣本土生態,用心體會最美!

  台中縣永安國小「螃蟹國王」鄭清海老師、台中市嶺東技術學院「青蛙王子」潘智敏老師以及「復育頑童」林榮宗,長期默默努力,成了推動生態教育的幕後英雄!

  被譽為「螃蟹國王」的鄭清海,原先只是對攝影感到興趣,喜歡拍動植物及大自然現象,但十多年前,他上課時,常遇到小朋友問一些身旁的動植物叫什麼名字、特性等問題,不過當時本土基本資料非常缺乏,因此尋找答案也相對的較為困難。 有鑑於周遭攝影同好都有特殊研究專長,讓他開始想要設定一個主題來深入研究,也因而一頭栽入鐵甲武士─螃蟹的小小王國。

  鄭清海開始在大安溪、大甲溪、大肚溪三大流域著手調查,到民國八十九年為止,共發現了五十一種螃蟹,約佔全台已被發現螃蟹的十分之一,鄭清海即利用這些成果來做為小學生的自然科學生態教學教材。

  恰好當時大安海濱樂園邀請鄭清海合作,要他在暑假帶領一梯次生態保育研習營,鄭清海便邀來另二名永安國小同好組成螃蟹研究團隊,而且從「螃蟹一丫爪八個」改編為螃蟹歌和螃蟹舞,在歌曲中詳細介紹螃蟹的概念,並邀請螃蟹來做朋友,讓小朋友從中學習「生命教育」。

  最讓鄭清海感到欣慰的是,第二年再前往大安海濱樂園帶隊時,曾隨口問:「有誰去年參加過這個活動?」結果有一個小朋友舉手,鄭清海笑著說:「這和去年的活動都一樣,你可能會覺得無聊喔。」小朋友卻天真地回答說:「不會,因為我是來送螃蟹回家的。」活動結束前,他發現這位小朋友詳細的「督促」其他小朋友要安全地把螃蟹送回沙灘、送回家,這一幕感動了鄭清海,因為這位小朋友已經知道「生命」的意義,生命教育希望的種子在發芽了。

  鄭清海另於校內經營螃蟹教室,透過巧妙設計的掛圖、名片、貼紙、字卡、文字接龍等學習單寓教於樂。

  經過多年努力,鄭清海的螃蟹研究與教學成果逐漸打出知名度,全國各地教育團體紛紛邀請他帶隊講解,民國八十九年,鄭清海更將「環境教育的新視野:台灣螃蟹生態的多元教材」研究論文送到香港中文大學粵港澳研討會,意外地獲得發表。民國九十年,他又將論文投送到台灣師範大學,同樣獲得發表,在當時眾多研究報告中,只有二組是小學老師發表的,其他都是教授、博士級專家,成果讓鄭清海感到相當欣慰。

  去年鄭清海研究作品「鐵甲武士主題探索活動─螃蟹生態環境教育多元教材開發與教學實驗」獲得「Grea Teach2002創意教學獎」優等獎,也因而成為教育部指定六大學習網中的自然生態學習網規劃委員之一,今年還接受委託在北中南三區舉辦教師研習會,培育生態教育種子教官,賦予散播學童保育觀念的重任。

  同樣對自然生態環境念念不忘,大學念中文系的台中縣大雅鄉民林榮宗出社會後在民間企業一路爬升至廠長,卻在廿年前巔峰時選擇回歸大自然,投入生態保育工作,他笑說,「只有在大自然中,才可以感覺自己呼吸順暢」。

  由於太太林色釧經營托兒所,經濟上無後顧之憂,林榮宗在石岡鄉山區買了一塊地,將原地主種植的檳榔樹砍伐殆盡,改種本土的相思樹、赤楊木、樟樹、水柳、白飯樹等,更在園中復育遠從宜蘭、台北而來的嬌客─翡翠樹蛙及台北樹蛙。另外,獨角仙、蝴蝶、竹節蟲等,只要是本土原生種,能夠設法養活的,都可能在這塊生態園區裡看見。

  林榮宗說,本土物種日漸減少,原因不在人為採集,而是棲息地被破壞,而棲地一旦遭到破壞,保育將淪為空談,因此,他希望盡一切力量,將野地無法存活的動植物昆蟲帶回繁殖,並藉由無償提供學校教學或學生觀察使用,讓自然保育觀念從小扎根,達到推動棲地保護的最終目的。

  林榮宗對本土原生物種的熱愛,也顯現在住家的環境裡,屋前小小的水池潛藏著數百隻鱉、斑龜、材棺龜、食蛇龜及金龜等本土烏龜,屋後的庭院則規劃成蛙類棲息地,也是他夜晚欣賞蛙鳴合奏的大自然音樂廳,幽暗的地下室則養著一箱箱、數以千計的獨角仙。

  太太經營的托兒所也成為他的生態園地,遍植各種綠樹,試圖營造大自然,更斥資上百萬元規劃設計了一座生態池,為的只是提供青蛙繁衍棲息及復育珍稀的芡實等水生植物,網室裡栽種的一盆盆蜜源植物,則為「招蜂引蝶」之用。

  林榮宗笑稱,自己在山區很出名,只要他一出現,農友就知道「肖仔擱來了」,因為他的果園種的都是不值錢的樹,似乎也道盡他對生態保育的那股傻勁。

  林榮宗及林色釧夫婦假日經常穿梭在山區、海邊,夜宿野外或車上,只為等候某類昆蟲現身,林色釧夫唱婦隨,林榮宗心懷感謝地說「每個放肆的男人,背後總是有雙溫暖的小手!」

  在生態保育界闖出一番天地後,許多學術團體到雪霸國家公園進行生態巡禮,都指名擔任義務解說員的林榮宗導覽,他平時也受邀至文化中心或學校開課,甚至與教科書出版商合作,訓練培育自然生態科教師。

  另外,台中市東山路則是住了一位愛蛙成痴的老師潘智敏,想找他,倒也不難,走在東山路上,只要聽到蛙鳴,大概就可以循聲找到潘家。

  潘智敏年幼時經常在田間凌虐青蛙,長大後卻與青蛙結下不解之緣,除出版攝影專輯外,還四處宣揚青蛙生態保育的重要及理念。

  潘智敏談起青蛙如數家珍,並得意地表示「有一種古氏赤蛙會發出母雞咯咯叫聲,另有一種青蛙長腳赤蛙會發出啾啾鳥叫聲,還有一種貢德氏赤蛙叫聲類似狗吠,還有人還曾誤以為是流浪狗被困在水溝裡」。

  潘智敏在住家頂樓精心設計「青蛙園地」,朝夕與青蛙相處,台灣現有僅存的卅一種蛙類,他都「包養」過,而族群穩定的蛙類,他就放回原來棲地。不過,入夜後住家附近二、三百公尺都可聽到響徹雲霄的蛙叫,曾引起鄰居反彈,並到潘家抗議。但經潘智敏耐心溝通,鄰居漸漸習慣蛙叫,秋冬季節青蛙進入冬眠期,鄰居甚至還會詢問「青蛙怎麼都不叫了?」

  潘智敏投入研究台灣蛙類生態,幾乎全省走透透,而且有整整二年的時間都在車上過夜,只為了在半夜拍青蛙的照片。日夜與蛙兒相處,他自嘲連自己的長相和肚子也變得愈來愈像青蛙了!

  他這幾年來外出攝影時,如果發現青蛙棲地被破壞,就會把青蛙帶回家養,等到生態穩定,才又小心翼翼把青蛙送回原棲地;而發現農友使用農藥或化學肥料,他都全力勸導,希望讓青蛙有最理想的生活環境。

  青蛙也成就一段美麗的姻緣,潘智敏多年前在南部一個芋頭園守夜,被農友誤認是小偷,經不斷解釋,老農夫才確認他是單純、執著的老師,最後潘智敏還把這位農友的女兒娶回家,傳為美談。

  潘智敏曾在大里市青年高中服務,目前在台中市嶺東技術學院教攝影,學生也被老師感染,一天到晚青蛙長、青蛙短,學生甚至成立青蛙俱樂部等,共同宣揚青蛙生態保育的觀念。

  對於青蛙生態,他語重心長地說,許多青蛙棲地被過度開發,政府相關單位也未能察覺問題的嚴重性,如今青蛙生態面臨威脅,只能盡自己一點力量,為青蛙爭取更多生存空間與時間。



二王一頑童 生態保育推手(92/3/17)

神氣人家 延續廟宇香火 (92/3/17)

台灣仔痴 戀戀古早味(92/3/17)

獨臂蔥王 名聲響叮噹(92/3/17)

受傷小天使 溫馨避風港 (92/3/17)

鏡頭看人生 處處皆驚喜(92/3/17)

單腳救生員 水中一條龍 (92/3/17)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