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首頁 /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鴿笭賽 庄頭大對抗 (92/3/24)

■ 鹽水鎮田寮和天保厝鴿笭賽即將開打,村民加緊操練賽鴿負重。(記者楊金城攝)

〔記者楊金城╱南縣報導〕風行嘉南地區的鴿笭賽即將在下月初登場,這項具有地方特色的活動多在春初、春末農閒時舉行,最大特點在於村落(庄頭)與村落的對抗,強調對抗的娛樂性,比賽時間甚至長達一個月,頗能凝聚村民情感與團結意識。

  嘉南地區鴿笭賽以學甲、鹽水、義竹三地最為盛行且最著名,其中學甲鎮頂洲和紅茄對抗的歷史傳說最久,但論起參與的村落多寡,鹽水人可以驕傲的說「叫我第一名」,鎮內有六個鴿笭賽,十一個庄頭參賽,比學甲三庄、義竹四庄來得多。 鹽水的鴿笭賽,有田寮對天保厝、牛稠對後寮、大莊對舊營、番仔厝中寮對竹埔、羊稠厝對孫厝里、大埔對學甲寮等六場賽事,扣除「外庄」的學甲寮,鎮內有十一個庄頭至今仍然參賽對抗,且都在四月初比賽,採手拋式和掀籠式放賽鴿都有,舉行時間比學甲頂洲稍晚。

  田寮對抗天保厝的鴿笭賽最有看頭,兩庄鴿友說,對抗歷史比起學甲不遑多讓。

  近些年來,兩庄互有輸贏,去年田寮贏得比賽,依例今年四月六日將帶著賽鴿到天保厝,將兩庄一百個「公笭」揹回田寮,翌日再由天保厝的賽鴿揹回「公笭」,比賽時間持續一個月。

  田寮今年爭取連勝的兩大主力吳燕欽和許期,正加緊操練賽鴿,天保厝的村民也是如此,隨著比賽時間逼近,情緒愈來愈亢奮。

  「玩」鴿笭賽快六十年的許期,今年七十歲,可能是參賽最久、奪冠次數最多的冠軍鴿主,大家都說他養鴿的技術最好,才能幫助田寮贏得對抗賽,無論參賽年紀、參賽紀錄,鎮內無人能出其右。

  與學甲鴿笭賽史相比,能找到與他同年代和輝煌戰績的,寥寥無幾。

  庄內的養鴿同伴吳燕欽,比許期小十七歲,吳燕欽說,他小時候就看許期參賽,因許的成績好,全庄都視許期是英雄人物。 許期玩賽鴿的興趣來自其父,許期說,他在十一、二歲時跟著父親學習養鴿參賽,玩上癮至今。

  鴿笭賽相傳清末時就很流行,其起源一說為抵抗海賊或外庄人入侵時示警之用,不過無法考證;一說是農閒時的娛樂活動,則被普遍接受。

  揹鴿笭的賽鴿是俗稱的「菜鴿」,「選手」只要夠強健,可以年年參賽,若揹不動鴿笭,一旦被對手庄頭「俘擄」,即淪為「下酒菜」。

  比賽方式分拋手式和掀籠式放出賽鴿,鴿笭外型在沿海和靠內陸農村又有長、短差別,形制在五寸二至一尺四之間,多以揹回鴿笭數、重量區分勝負。

  至於賽鴿揹負的傳統鴿笭,其製作幾乎都出自沈怡彬之手,在鴿笭賽最熱鬧的前幾年,鴿會曾有訂製過近一千個鴿笭的紀錄。

  家住鹽水鎮竹埔里天保厝的沈怡彬,現年四十五歲,雖然雙腿不良於行,但用手開創了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算算沈怡彬製作鴿笭的時間,已有二十三年之久,最特別的是,他竟是無師自通,當年他模仿傳統鴿笭,細心研究製作方法,至今是鹽水、學甲地區唯一會製作、修復鴿笭的人。

  沈怡彬說,普通六、七寸的鴿笭,製作時間約一天多,材料除了白樹,笭身以檜木片削薄製成,他說,檜木沒有毛細孔,鴿笭因空氣流入才能發出「呼嚕」聲響,即是製作經驗累積得來的。

  鴿笭賽之所以迷人,就在於一年只有一次庄頭對庄頭的對抗賽,雖然參賽者各有各的養鴿「秘訣」,但庄頭對決則關係著村落全庄的榮譽。

  許期說,大家「拚氣魄」,比賽後庄頭握手言和,贏的庄頭並擺席宴請輸的一方,輸的一方則製作賀匾,相約明年再拚,比賽雖激烈,卻很有人情味,讓人樂此不疲,未來還要參賽下去。

 



鴿笭賽 庄頭大對抗(92/3/24)

聽障畫家 巧手覽山水 (92/3/24)

環保義工 鞋伴47寒暑 (92/3/24)

男院長女檢座 同名相惜(92/3/24)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