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首頁 /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新松金樓 流金歲月傷流逝(92/7/15)

■台灣工友總聯盟代表大會合照,背景就是新松金樓,整體外型並沒有太大改變。(引自《尋根探源--台灣開發史蹟展專集》,記者黃文鍠翻攝)
■走過近80年歷史的新松金樓,如今只留下外牆供人憑弔。(記者黃文鍠翻攝)

〔記者黃文鍠╱台南報導〕台南市西區大智、大仁街口的「新松金樓」,一度是府城地標的建築,曾因蔣渭水在此召開全工聯會議,在台灣民主歷史佔了一席之地﹔只是在歲月摧殘下,已見頹象的老屋,只能縮在城市角落,從記憶中追尋那段曾有的流金歲月。

  創建於昭和二年的「新松金樓」,最早是由蔡麒麟、蔡麒全兄弟及友人蔡金生合資構築,蔡麒麟的孫子蔡顯隆指出,日據時代,蔡麒麟等人原本在保安路的巷子內開設台式料理,取名就叫松金樓,後來,隨著新町區特種行業興起,三人決議在區內購買一塊面積約一百坪的土地,以自地自建方式蓋起一幢四層樓建物,取名新松金樓。

  新松金樓的繁華與凋零,和府城特種營業有相當密切的關係,清朝中葉,受地利之便,西區水仙宮成為內陸和臺澎間通商貿易重要口岸,不少特種營業伴隨而生,一直延續到民國初年。

  不做「粉味」生意 餐點取勝

  當時主要的特種行業大多集中在水仙宮附近,時稱粗糠崎(永樂街)一帶,咸豐九年詩人陳肇興就曾寫過赤崁竹枝詞,其中一首描寫當時的情景:「水仙宮外是儂家,來往估船慣吃茶;笑指郎身是錢樹,好風吹到便開花。」顯見當時生意興隆狀況。

  這個情況持續到日據時代,大正九年(一九一○年)到大正十一年(一九二二年)間,日人實施市地重劃,將當地的酒樓、妓院(日人稱為貸座敷)遷移到現在的康樂街「新町」一帶,「新町」此後就取代了粗糠崎,成為夜臺南的尋花問柳之區。

  當時新町區可說是府城夜生活最多彩多姿的區域,有一首竹枝詞曾形容盛況,「游人如鯽往來忙,舊曲新詞聽教坊;鸚鵡聲呼佳客至,群花爭認有情郎」,也因此,新松金樓每天門庭若市﹔不過,雖然位於風化區內,但三名股東都有默契,不做「粉味」生意,純粹以餐點取勝,就這樣,形成相當特殊的飲食文化。

  由日本人設計的新松金樓,有藝術裝飾式樣(artdeco),是一棟偏向現代建築風格的樓房,雖然相較於寶美樓等建築,顯得樸素多了,但還是有著獨特的風格。

  雖然名氣不如建於昭和七年的林百貨(五層樓仔)及昭和九年的寶美樓,但新松金樓完工時,不但是當時台南府城的地標,也率先引進了不少現代設備的觀念,由於是當時最高的建築物,為了避免雷擊危險,屋頂還裝設有避雷針﹔此外,在服務消費者的考量下,新松金樓也裝設有電梯,在當時,都成為民眾茶餘飯後的話題。

  台灣工友總聯盟 在此開會

  新松金樓成立後的第二年,也就是昭和四年(西元一九二九年)二月十一日,一生都在鼓吹台灣民族精神,倡導台灣非武裝抗日民族運動,「廿年辛苦爭平等,半世奔馳倡自由」的蔣渭水,在此地召開台灣工友總聯盟第二次代表大會,當時還將前一年(西元一九二八年)二月十九日,台灣工友總聯盟在台北市蓬萊閣成立時,遭沒收的標語牌「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再度懸掛出來,除了引起外界側目外,也讓新松金樓在台灣民主化的過程中,有了一席之地。

  西元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後,新松金樓仍然沒有改變經營型態,蔡顯隆回憶表示,每天晚上新松金樓招牌歌曲「東京安娜」響起,對面「白宮特種酒家」也會隨之播放「上海來的一封信」,在兩首樂音中,打扮入時的紅男綠女,紛紛湧入展開精彩的夜生活,這樣的場景,持續了十幾年。

  水鬼事件 改變新松金樓命運


  不過,民國四十九年(一九六○年),發生震驚社會的「水鬼事件」後,改變了新松金樓的命運。

  蔡顯隆指出,當時有俗稱「水鬼」的海軍陸戰隊蛙人,憑著強壯魄,到附近妓女戶企圖白嫖,結果被妓女戶內「圍事」的小弟圍毆,在寡不敵眾情況下,該名蛙人一路竄逃到新松金樓樓下,但還是被對方堵住,拳打腳踢,奄奄一息。

  當時蔡顯隆的父親蔡大陣聽到樓下傳出巨響,探頭看見這個狀況,立即出聲制止,雖然讓蛙人倖免於難,但也為自己和新松金樓帶來一場厄運,因為,過沒幾天,蔡大陣無緣無故被憲兵隊請去「喝茶」,雖然幾天後就被釋放,但新松金樓也因而被勒令停業,一停就是五年。

  民國五十三年,蔣經國擔任國防部長,經過家屬一再陳情,新松金樓獲准繼續營業,但當時大環境已經逐漸凋萎,蔡家於是將整棟建築分租,收取租金。

  蔡顯隆表示,當時二樓就租給布袋戲天王黃俊雄及西卿夫妻,除了開設清茶館以外,兩夫妻還架設小舞台,就地表演布袋戲,也曾引起轟動。

  至於三樓,則是租給在空軍服務的一名士官經營清茶館,由於業主和經營項目不同,形成二樓是本省人出入場所,三樓則清一色是外省人聚會場所,由於當時本省人和外省人之間還是壁壘分明,這樣組合,成為當時相當特殊的現象。

  民國六十八年左右,隨著新町區逐漸沒落,蔡家將內部重新整理,分間出租,昔日繁華走入歷史﹔而隨著內部結構日趨毀損,蔡家在十年前和所有房客取消租約,洗盡鉛華的新松金樓從此走入歷史。

 

 

 

 

新松金樓 流金歲月傷流逝(92/7/15)

白天是水泥匠 晚上粉墨登場 (92/7/15)

蔡潘秀花獨門手法 治皮蛇 (92/7/15)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