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首頁 /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台灣蒐奇》專題報導

王文生「一刀流」 千尊尪仔大復活(92/8/17)

■每一顆尪仔頭都是王文生的心血結晶,他強調創作只為了找布袋戲的古早味。(記者蔡智銘攝)

〔記者蔡智銘╱中縣報導〕「聲五洲」布袋戲團甫入選台中縣傑出演藝團隊,第三團團長王文生更是一位執著於古典戲偶的雕刻者,沒有拜師學藝,十幾年來,卻靠著一支簡單尖尾刀自創「一刀流」手法,創作出上千個古典布袋戲尪仔。王文生說,刻尪仔不為別的,只是為了找回台灣布袋戲的古早味。

 在傳統布袋戲圈子裡,演師和刻尪仔頭師傅,分工十分清楚,絕少有人會跨越界線,但今年四十八歲的台中古典布袋戲團「聲五洲」第三團團長王文生卻以戲團之主的身分,打破這項傳統。

 「回想起來,自己刻尪仔的念頭,早在當學徒時就已浮現。」王文生回憶說,當時正在學擎尪仔,有一次看到一尊粗製濫造的尪仔頭,擎在手中,感覺真的很不舒服,心中就想:「如果讓我來刻,絕對不會刻成這樣。」一閃而過的念頭在十幾年後有了實現的機會。

 王文生的戲團剛搬到台中縣后里時,戲約不斷,尪仔的需求量大,對尪仔品質要求甚高的他,相當不滿意造型愈來愈現代化的尪仔頭。

 王文生指出,現代尪仔為求造型誇張,不注重臉部表情細節,完全失去古典布袋戲的韻味,和早期江加走等布袋戲雕刻大師的作品有天壤之別,別說成為收藏家眼中的珍品,連擎來演戲都覺得對不起自己和觀眾。

 找不到好的尪仔,王文生索性自己動手做。從自認最簡單的「囝仔」刻起,靠著長期來擎尪仔的經驗,從來沒有學過雕刻的他竟然很快摸索出竅門,一尊布袋戲尪仔就從他的十指間慢慢產生,而且靠的只有一支尖尾刀。

 戲稱自己的雕刻手法為「一刀流」,王文生說,這全拜自己是半途出家所賜,既然沒有拜過師,學過藝,一把刀也就足夠了。然而這種「一刀流」的旁門左道,卻在日後前往美國表演時,讓在場的「阿督仔」驚訝不已,王文生也不禁暗自好笑。

 不過,儘管只以一支刀子完成所有尪仔臉上的線條,但王文生卻能準確抓住木偶的神韻,完全不輸給正式拜師的雕刻師傅。王文生說,「誰叫我是擎尪仔的演師,因為我掌握它們,所以我知道每一尊尪仔究竟是什麼個性。」

 除了天賦外,其實在摸索的過程中,王文生也花了很大的心血去研究各種雕刻手法所能呈現的效果。有時專注到與人聊天,都會不禁把對方臉部表情與尪仔頭融合在一起,幻想在他臉上刻上幾筆。

 「還好沒有真的下手」,王文生笑著說。

 刻了一千多尊尪仔,問他最能掌握的是什麼人物?王文生認為應該是紅面關公;至於最難表現的,則是表情單純的小生、小旦,得刻壞許多材料,才能得到一個好作品。

 幾年來,有不少同行及收藏家都出高價想買王文生的尪仔頭,王文生卻從來沒有賣過任何作品。他說一則自己演戲用得著,再說這些尪仔個個都是他心血結晶,實在難以割愛。

 「聲五洲」近來接連傳出喜事,先是主團團長王金匙娶媳婦,緊接著又獲選台中縣傑出演藝團隊。王文生除了為自己的親友高興外,也更賣力地刻尪仔、錄製布袋戲口白及配樂。

 堅持古典風味的他說,花那麼多時間刻尪仔頭,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找回布袋戲的古早味,如果有機會,他更願意把這項功夫透過學校傳承給下一代。

 

王文生「一刀流」 千尊尪仔大復活 (92/8/17)

箍桶百百種 學問大不同 (92/8/17)

「皮鞋醫院院長」李文雄 妙手回春 (92/8/17)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