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鏗 鏘 集
中華民國93年4月17日星期六
自由談鏗 鏘 集

另一種視野

李敏勇

 二○○四年總統大選,大勢底定,但紛擾不斷。可以想像:殖民體制的殘留是如何無法面對不復返的特殊統治權力了。

  三月的杜鵑仍未全然萎謝,四月的木棉花已然綻開,而二月就褪掉葉子綻出嫩葉的大、小葉欖仁已經綠油油了。

  儘管街頭、廣場仍然有附和著某些政客們暴亂的景象,但是林蔭大道的草坪,自由自在的斑鳩,卻那麼逍遙自在。

  看著一隻一隻的斑鳩,看著生態環境改善以後的風景。

  一首描述殖民體制國慶日,以面對一隻鳥的歡愉對抗面對口號、旗幟厭煩的詩〈一隻鳥〉(李敏勇╱一九九○)的片段,浮現腦海:

  我的心也跟著鳥奔跑

  忘卻吵鬧的口號

  忘卻旗幟的騷擾


  其實,三二○後有一本新出版的美國學者丹尼.羅伊(Denny Roy):《台灣政治史》漢譯本,約略地印證了我們這個島嶼的發展事況,序文〈美麗而糾纏的島嶼〉裡,有一段話,恰恰駁斥了首都市長馬英九的認識論。這一段話是:「台灣也以其從威權式警察國家,成功地轉型為全民直選總統的民主國家而聞名。」

  馬英九貌似進步,其實反動的思想,抄襲自共產黨宣言。他將推翻中國國民黨的中國共產黨祖師的開宗宣告「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改為「二○○四年,警察國家的幽靈,在台北街頭徘徊」。他把他的黨在戒嚴時期長期化的罪證,加諸在改革他的黨的新政治視野,正是一種醜惡的自我暴露。

  不斷的紛擾,源於無法面對民主化的挑戰;反動的抄襲思想,源於無法面對殖民體制統治權力的失落;哀傷和憤怒,源於黨國化不再的恐懼。

  問題是:一些人認為仍然深具殖民體制本質(因為這樣的國體是流亡者帶來的!)的中華民國是他們的。延伸的事況是:可以揮舞那樣的旗幟打人。

  看看那些杜鵑花,看看那些木棉花,看看那些大、小葉欖仁樹的葉子,這些自然的景致比在街道和廣場揮舞的旗幟美麗、動人多了。

  看看那些在林蔭大道上草坪的斑鳩,牠們的咕咕聲比騷擾的口號和言語,悅耳動聽多了。

  轉換視野、關掉電視機,看看那些花和樹,看看那些斑鳩。好好愛我們這個正從警察國家轉型為民主國家的島嶼吧!
  (作者李敏勇,詩人)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