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廣 場

如何讓病人死得明明白白的?

郭正典

 日前媒體報導國家衛生研究院研究員溫啟邦的研究,發現國人平均每十五位死者當中就有一位因「診斷欠明」而死因記載不明,為美國的八倍。溫啟邦認為台灣醫師顯然對死者死因不夠重視,這可視為醫療品質的指標之一,此現象雖已逐年改善,但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應從加強醫師教育著手。但我認為我國的法律規定不夠完善、民眾的觀念不夠開通才是國人每十五人就有一人死得不明不白的主因。

 我曾在紐西蘭奧克蘭醫院的重症醫學科進修一年,我發現他們的醫師對於死因不明病例的處理方式和我國有很大的不同。如果病人死亡而醫師無法確定其致死原因時,他們的醫師一定會依法通知檢察官及法醫,儘快擇期解剖,以查明病人的死因。紐西蘭這樣的法律規定及做法深得我心,因為我們在臨床上診治病人時,即使已經很努力地替病人安排各種檢查、請教資深的醫師、會診相關科別的醫師,但限於設備、知識、病人病情及時間等因素,並不是每個病人最後都能得到確定診斷的。如果直到病人死亡時都還無法得到確定的診斷,不知其死因,則醫師通常會用比較模糊的病名來當做診斷,如「心肺衰竭」、「呼吸衰竭」、「中樞衰竭」等,至於是那種疾病或病因引起這些器官的衰竭,則莫宰羊。

 病人病危時,由於其生死已處於一線之間,有許多檢查無法進行,以免因此而惡化其病情。等到病人死亡時,要替病人安排一些他生前無緣接受的檢查,也有許多困難,例如家屬通常不會同意搬動死者甚至取其部分組織檢驗以免褻瀆死者、健保不給付對已死病人的檢查、刑法第二四七條「侵害屍體罪」的威脅等。

 醫療法第五十四條規定醫療院所有發給各種證明書之義務,即醫院診所如無法令規定之理由,對其診治之病人不得拒絕給予診斷書、死亡證明書或死產證明書。照道理,醫療院所要發出死亡證明書或死產證明書之前一定要負責診治的醫師對病人的死因很有把握才行,否則如何簽具死亡證明書或死產證明書給病人家屬?然而實際情形是:即使負責診治的醫師已盡力檢查病人的病因,但有不少病人直到死亡時仍然是病因不明、死因不明,這時候病人的死亡證明書該如何開立?為了讓家屬能順利地替病人辦理後事,醫師只好寫些模糊的診斷來交差,卻讓病人死得不明不白。我們的法律並沒有授權醫師們在此情形下有權替死者做局部甚至大體解剖來查明其死亡真相,能責怪醫師嗎?只加強醫師的教育有用嗎?

 查明病人的死因對該疾病的了解及以後罹患類似疾病病人的治療有無法取代的重要性,因此,教學醫院中才會有「臨床病理討論會(CPC)」。但一般人對病理解剖的重要性不是很了解,社會大眾也一直沒有一定要查明死因的觀念,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人死得不明不白的。在SARS席捲全台期間,所有已確認及疑似病例都被迅速送去火化,幾乎沒有做病理檢驗以查明病因的,原因是我國的傳染病防治條例第三十三條規定因傳染病致死之屍體應由醫院或該管衛生主管機關施行消毒及其他妥善處置;其檢驗不明時得施行病理檢驗,並不是「應」施行病理檢驗。由於沒有確定診斷,SARS來襲時到底有多少人確實死於SARS,那些人該獲得補償,曾經帶給社會相當的困擾。

 這次醫療法修正之前衛生署曾舉辦過數次修法公聽會,我曾代表醫界出席過兩次公聽會。在修法公聽會中我以紐西蘭的開明、科學做法為例,希望我國的醫療法中也能納入「將死因不明的病人交由檢察官及法醫擇期解剖以查明死因的條款」。我這個修法建議對主持修法公聽會的副署長而言顯然太過聳動與勁爆,所以當場被嚴詞駁斥,毫無機會列入修法考慮中。現在看來,我當年的那個建議還是走在時代的前面(僅限於華人世界)。

 為了讓我國的病人能死得明明白白的,也為了提升我們的醫療品質及提高生命統計數據的準確性,著手移風易俗及修改醫療法、刑法及傳染病防治條例等有關的法律是勢在必行的。

 (作者郭正典╱台北榮總教研部醫研科主任)

中華民國93年4月23日星期五
新聞檢索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