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廣 場

反恐、教改、和防疫的對比思考

謝炎堯

  目前世界各地的民眾,經常處於遭遇恐怖攻擊和感染SARS的恐懼中,各國政府均有防範恐怖攻擊和SARS流行的責任。現在的台灣,社會風氣敗壞,民眾是非不明,和教育有密切關係,從國民黨到民進黨政府,都投注許多心血,由李遠哲院長領軍,提出教育改革計畫,引發社會各界熱烈批評和討論,國人沒有接受兩代政府的教育改革,一定是正確有效的。相反的,過去和現行對SARS的防疫措施,除筆者以外,沒有第二個聲音,道理何在?

  要瞭解我國SARS防疫措施的瑕疵和不良後果,必須具備豐富的醫學知識,能運用統計學的原理,去分析每一項SARS防疫措施的利弊得失,全國不是只有筆者擁有這些條件,許多人因為有所顧忌,不敢明言直說而已,其中一位就是衛生署陳建仁署長,他和我的同學李明亮,也就是前任衛生署長,同樣有「不敢說真話」的苦衷,因為不具專業知識的各類「專家」、民意代表、行政長官和民眾,苛求衛生署及其屬下防疫人員應達成「完美防疫」的使命,所以他(她)們不得不有所表現,才有交代。

  這一季美國的福建型流行性感冒,確實的死亡人數無法統計,但是至少有二百人以上,其中有許多兒童和年輕人,當時筆者在美國,和我唸幼稚園的孫女在一起,學校只告知家長,若孩子發燒,就不要來上學,全美國都沒有要在機場、學校和公共場所量體溫的舉動,而我國的量體溫行為,只是裝模作樣,應付政府的命令而已,其不良後果就教育層面而言,是不良的身教,讓小學生看到社會虛偽作假的黑暗面,就政府威信而言,正好可以說明為何政府公權力不彰。

  高雄市政府衛生局韓明榮局長和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都曾在自由時報為他們的防疫措施辯護(自由廣場,九十三年二月十二日和九十三年二月二十一日),筆者邀請所有關心SARS人士,去看一下今年四月二十五日聯合報A3版所刊登之中正機場發燒篩檢站為兩位發燒旅客做檢查的照片,圖中醫師身穿防護衣,戴著頭罩、N95口罩和手套,可是兩位旅客和一位工作人員,卻僅戴外科手術用口罩,三人之間的距離不到二公尺,如果旅客之中有一位是SARS病人,極有可能會傳染給其他二人,一傳十、十傳百的擴散下去。

  韓明榮局長敘述去年SARS流行時,高雄市的「咳嗽、發燒特別門診」在八十三日內,累計超過上千人前往看診,共通報十七人,其中包括三名可能病例、九名疑似病例、排除五人。可見千分之九百九十七的發燒病人被冤枉地和三名可能是SARS的病人混雜在一起,是不衛生、不人道的措施。

  疾病管制局辯解說,九十二年五月二十九日至七月三日全國發燒篩檢中心總計篩檢十萬四千四百四十六名發燒病人,其中經醫師初步判定為疑似SARS病例者有四六一人(占○.四四%),和高雄市的情況類似。

  事實上,沒有任何一位醫師,能在發燒篩檢站內確認和排除SARS,因為需要數日以上的檢驗,才能確認,所以除非採用動物檢疫措施,將所有發燒病人集中留置於檢疫場所,等確認後才放行,否則並不能防範SARS的流行。他們都沒有提出經過發燒篩檢站篩檢,沒有被通報,事後證實是可能病例的人數,也沒有說明不經過發燒篩檢站篩檢,被其他醫師發現是SARS的病人數。我們更要擔心在「發燒篩檢站」內被醫師延誤診斷其他疾病而受害的有多少人,在「發燒篩檢站」內被交叉感染其他疾病的有多少人?

  疾病管制局也引用九十二年十二月十六日三總「發燒篩檢站」發現詹姓研究員疑似罹患SARS,作為支持「發燒篩檢站」有用的證據,但是詹先生並不是發燒後立即至三總「發燒篩檢站」看病,而是等到典型症狀出現以後,告訴醫師有接觸SARS病毒,才被三總「發燒篩檢站」通報為疑似病例,如果詹先生去其他醫院的家醫科或內科門診求醫,同樣會被通報。進一步要思考自詹先生發燒第一天至被隔離為止,數日內至基層醫師診所看病數次,接觸不少人,也沒有發生傳染事件。

  世界衛生組織二○○三年八月十五日公佈自二○○二年十一月一日至二○○三年八月七日,台灣的「可能是SARS」病人有六六五人,一百八十人死亡,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二十七,名列世界第一高位,二○○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公佈修改後的數值是「可能是SARS」病人數減少為三四六人,死亡人數只有三十七人,死亡率降低為百分之十一。可是國內流傳的「可能是SARS」病人死亡人數是七十三人,可見我國對SARS的統計,正確性可疑。

  美國第一次發生恐怖份子攻擊飛機以後,為防範航空器的恐怖攻擊,可以在機場對旅客施行嚴密的檢查,西班牙的恐怖份子攻擊鐵路運輸,美國和西班牙對鐵路旅客,因為數量龐大,無法比照航空旅客,施行同樣的檢查措施,只能提供情報,請大家小心而已。

  請社會大眾不要以「限期破案」的心態,苛求防疫人員達成「完美防疫」的使命。為了「限期破案」,會造成許多冤獄,傷害許多無辜民眾,同樣的道理,為了要達成「完美防疫」的使命,會讓衛生署為難,讓許多病人受害,由社會承擔巨大的代價。

  李明亮前署長和現任疾病管制局蘇益仁局長,為了業務,「不敢說真話」,為了良心,「不能說謊言」,心痛萬分,可能是蘇益仁局長再度請辭的原因。請大家思考有許多人進出中國大陸和加拿大、日本及美國之間,這三個國家有無要求民眾量體溫?民眾有沒有恐慌的戴口罩?有無設置「SARS發燒門診」?

  (作者謝炎堯╱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副院長)

中華民國93年4月27日星期二
新聞檢索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