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副 刊

只因為:三則

◎張讓  圖◎歐笠嵬
不要問為什麼。不然,只因為人在身在,便須以一生,獵取自己頂上的人頭。——且不去計較你是最無能又最堅持的獵人,也許在你錯失外界時至少能捕到自己。也許。

秋天腳下的聲響
 一路走來。十月底。
 滿街在腳下脆響的枯捲黃葉。
 喀嗤!喀嗤!乾脆悅耳的聲響,一步千百聲碎裂。
季節的聲響,需要節氣如大軍發動,不是一點一點而是忽然就不顧一切全面涼了下來,涼到空氣裡裝滿了飛刀和無情的責備,驚醒裸露在外甚至偷襲衣服底下的肌膚,涼到心裡召喚大夏天蒸籠的悶熱,不然是召喚火鍋、紅糖薑湯,以及舊詩詞。
 人到秋天,情緒總老化成古典。不能,也不願,進化到了無情緒。既然枯萎是遲早的事,不需要太早就乾成灰燼。
 風吹過,滿空飛舞的黃葉。如果你愛踩碎落葉,這是你的季節。如果你蒐集枯葉的語言,請走出門去。一步一個驚喜,腳下的碎裂翻譯成齒間咬碎的千層酥皮,與金黃原野、秋色、秋聲。
 若沒有四季,怎能有這樣豐盛的告別?這樣適合盟誓的色彩、慷慨明烈的聲音?喀嗤喀嗤,藍天底下你大步向前,一步千百聲碎裂。
 這不是抒情,是遊戲——不能再單純的獨人遊戲,一年一度。
 你臉上綻放好大一朵黃菊盛放的童心,而腳下一步一個爆發,清脆不可遏止的笑聲,沿街一路響下去。有夢
 你記得那場夢。在夢愈來愈少幾近完全消失時,你記得那場夢。
 有好幾個景,彼此完全無關。
 起初你在走路,兩腿間多了一條如象鼻擺盪的東西,是條不可能的陰莖,長到膝蓋,隨腳步上下跳動。 起初你不認識那東西,後來終於認清了,卻不知到底是不是異常,好像你不知自己到底是女還是男,該不該有這條擺動的東西,是不是急於要滿足情慾。你始終沒弄清楚。
 夢境變了。在紐約一間公寓裡,寬大空曠,非常現代非常荒涼的那種寬敞,大片大片的牆,漆了深灰色、鏽色、土黃色,掛著大幅的抽象畫,靠牆和角落處零星擺著冷淡的沙發和椅子。似乎有個派對在進行,一簇簇黑影似的人好像灌木叢散布各處,空氣裡迴盪輕微的話聲。你和他剛剛進來,不是來參加派對,而是來找廁所。逛街時你忽然有需要,想起了這名你認識但並不熟的作者,於是來試運氣,竟然她來開門了,請你們進去。她的樣子像俗濫的典型東方女性形象:斜飛眼,血紅唇,一頭披肩長髮,貼身的繡花長旗袍,她微笑說請進,廁所在客廳過去,伸手一指裡面闊大的空間,逕自走了。這女士是誰?寫過什麼作品?什麼時候在哪裡認識的?你想不起來。你們像魚一樣游過陰暗如鴉片間的客廳,穿過嗡嗡的低微話聲,你們走進一個黑暗的房間,牆上影像在動,是部電影,有些人坐在椅子上觀賞討論,你看不出是什麼片,只覺似乎深奧。你們又回到客廳,遠遠一端單身獨居的公寓主人在和一些人講話,她似乎很有錢,而且交遊廣闊,面上客氣,但一點都不熱絡,像她寬大森冷昂貴的公寓。你看見她又走開不見了,這派對好像是在外太空裡開的。
 然後你在游泳,在海裡,陽光穿過深藍的海水,海草規律舞動,你上下潛游,像在空氣裡一樣呼吸,自由自在,毫無恐懼。再一次,不會游泳的你在夢裡快樂游泳。
 那天早晨醒來你清楚記得那些奇怪的夢。有的夢你立刻就知道來源,但這些夢像許多夢無可追尋。你並不多想,只保留那記憶和驚訝的感覺。在這關燈閤眼幾乎馬上就物化成床鋪的時候,有夢就表示還有故事,還有夢想,連睡覺時都很努力。無夢的早上醒來,你不免自問:昨晚睡覺時做了什麼?只因為
據說到處是敘述,是故事。
 不是據說,你知道。於是你背了相機出門去,儘管自知不夠敏銳而且欠缺創意。
 左右張望,你終於心動舉起相機,景象卻忽然乾枯失色好似你認錯了人。你不得不承認已經又再錯過,那天地人交會的一刻。
 從一次錯失到另一次,總是這樣。且不說你的攝影這麼平凡,留下的也只勉強承擔得住起碼的恭維,或是出於恭維人的客套,也可能是無能分辨好壞。留下,只因再強烈的自知仍無法擺脫那溫吞不捨,和影像裡蘊涵的那一點仁慈:大自然吝於施捨的第二次機會!— —藉此你可回想那打動你的一刻,並加以補充,變成完美。
 你的壞習慣是:在面對事件進行的剎那已經飛奔到未來從距離以外往回看,於是你心跳加快頸上毛髮豎立整個人如繃緊的弓弦射向視線的焦點。你狩獵故事,為了爭取未來一點可貴的回憶,然後再度潛入過去——也許。除了也許,任何肯定都是奢侈或傲慢,暗藏了愚蠢無知。你絕不諱言你的無知遠超過於知,而你可笑的專長是犯錯。
 仍然,你蒐集了許多應該丟掉的相片,經常不知收斂地背著相機像抗槍的獵人——不,更像揮舞網兜追風的傻子——盲目而熱誠的搜索原野和城鎮。只因到處是故事,你知道,於是便以永不稍息的警醒和虔誠恆久狩獵。為什麼?
 為什麼?你自問。
 為什麼面對恆動的一切而卻要揚手高呼:「停!停!」
 為什麼明明不知而卻不免血脈賁張說:「我相信,我認為,我知道!」
 不要問為什麼。不然,只因為人在身在,便須以一生,獵取自己頂上的人頭。——且不去計較你是最無能又最堅持的獵人,也許在你錯失外界時至少能捕到自己。也許。
 於是你背了相機,把生命運集在兩眼,守候平常裡的不平常。
 而在眼角餘光之處,或偶然回頭的時候,那你不曾期待或必然錯失的一刻,完美如腳步起落之間的停頓,那樣充滿了,你費盡一生狩獵的故事。


中華民國93年4月9日星期五
相關新聞
只因為:三則
<四方集>遠與近
奈何天堂太輕,你無法察覺
——寫給最親愛的朋友袁哲生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