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副 刊

詩接力

◎白靈、顏艾琳、嚴忠政、林婉瑜、鯨向海(按書寫順序)


──兩顆星球會比兩顆心遠嗎
因此造物者為我們發明了吻
我的唇的存在
必須與你的唇交纏
方才存在
但它的根源我們仍捉摸不定
當我收回
我的唇重新消失
這就是做為兩對唇舌的悲哀
無法移動的兩座城池驅遣勇將
捉對廝殺後又鳴金收兵
一生就這樣,直到城空人去
唇毀,舌亡
唇慢慢領悟,它只是黑夜白天之間
蹩腳的翻譯家
舌是一座伸向空中試圖跨界的
肉做的橋
巫師手中造謠的法器
靈異逃亡於陰陽兩界的
走私者
道德終身在背後捉拿我們
但夜黑風高暴雨疾打
糾纏的界線上我們仍相互撕咬
繼續以言語咕噥地捉弄明天
企圖短暫地造橋鋪路
並成為我們白日無法辨識的
混血怪胎

黑夜裡存在著月亮,
而海複製了她。
在這裡,有一個秘密的岸
只屬於我們的邊陲;
由於太隱晦且無名
地圖上從不顯示。
當我們和月亮
一起來到漲潮的岸時,
海浪以溫柔而敏捷的手勢
織著白色滾動的蕾絲。
我們徒勞地以腳踝,
想撩起整片岸的底細。
我們走著
融入異地的月光海岸,
燈塔探測燈照到我們的時候,
地球忽然不見了!
那拖曳的燈光掃過之處
只剩我們的上半身
在愈來愈乳色的
海 緊貼著看不見的


我以愛你的全部雜質
裝填一具沙漏
於是我們必須反反覆覆
永恆才有足夠的時間
包紮傷口。在傷口的中線
黃昏曾經吹哨喊停
但是,你仍然將眼球罰出邊界
說,我還能說些什麼
兩顆星若能劃成星座,我們的
故事必然潮汐於海的框架
要折斷多少船桅,又多少的虹啊
在看不見的岸
是不是要拆下一根肋骨給它
支撐舌與蛇的說法
它是浪,是我企圖放蕩的形骸
當我收回
所有魚蝦都將死亡。不信
請便,請收回你的吻
網罟作為一門裝置藝術
並不能確立
我們停止相互殲滅的可能

(距離海面遠而高的山頂
風冰涼星星顫抖)
我們朝想像中的邊境出發
步伐糾纏在一起
所有事物有其極限
你說你記得所有風景
但忘了出發的目的
信念有其不能超越的邊界
你說你記得出發的目的
但已經感到後悔……
(有流星出沒
星星接近因為
寒冷集體顫抖
有一架飛機適時
飛過把天空切成兩半)
作為故事背景的星群
被拋得更遠
結局在最終一頁等待
你說:事物有其極限,信念有其極限
但我們並不相信
所以選擇像故事中沒有雙腳的鳥一樣
不願著陸,只往前飛
記得所有風景
與最初的目的,那樣地飛
Further and further
Higher and higher

窗外的黑暗沒有國界,不斷前湧
窗內的我,胸腔裡的熱血也是的
跟星星一樣遙遠的吻
跟海潮一樣漂流的岸
(神聖的事物,彼此總互有抵觸)
一度我幾乎就這麼跟隨祂們,一起沮喪了
愛與詩浪跡到了最盡處
那些消波塊以挽回之勢,奮力擋禦的
竟是戀人與詩人們,自身的窮困……
(所謂天涯何處
就是釣不到魚蝦還硬凹的地方了
所謂海枯石爛
就是發不動機車還硬踩的人生吧)
但這就是我們僅有的了
不可逾越的肋骨與唇
不可再向前一步啊,愛與詩,大鳥與飛機
彼此呼喊成冰河……
但這就是我們日思夜想的雲夢大澤所僅有?
一朝醒來,窗外日常淡淡,晨光依舊
凌越寂寞的雪線而來
微風穿霧與我們沒有邊界
鳥鳴和光原來與我們也沒有邊界……
一切又是,前所未有的了

中華民國93年8月15日星期日
相關新聞
詩接力
詩的可能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